人民網>>觀點

北青報:三少年弒師 典型的病象報告

王石川

2015年10月22日09:18    來源:北京青年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三少年弒師 典型的病象報告

  3名中小學生入室搶劫至小學宿舍樓,持木棒毆打一名52歲女教師,並用布條堵住其嘴巴,終致女教師死亡。10月18日下午,湖南省邵陽市邵東縣發生一起“未成年人殺死女教師”惡性事件。據介紹,“3個孩子,2人是留守兒童”。劉某父母雖然在家務農,但親生母親多年前已離家出走,趙某父母都在服刑,最小的孫某父母都在外面打工。

  3人均未成年,分別出生於2002年、2003年、2004年,最小的11歲,最大的也不過13歲,為完全不負刑事責任年齡,即不管實施何種危害社會的行為,都不負刑責。他們年齡雖小,作案手法似乎頗為老道,從媒體披露的情節可知,先是1人將老師引出房間,並襲擊老師頭部,后集體毆打老師,用毛巾捂住老師口鼻,最后將老師捂死后將尸體藏在臥室床底,且不忘清理現場血跡。

  該事件最讓人痛心的,無疑是老師無辜被戕害﹔最讓人震驚的,則是施凶者皆是未成年人,其中他們身上的留守兒童標簽,顯得特別突兀,讓人黯然神傷。留守兒童違法犯罪並非新聞,不妨拿兩組較新數據佐証:一是,日前,河南省高院在商丘、南陽兩市隨機抽取的120件未成年人犯罪案件中,留守兒童作案的有47件,所佔比例高達39.2%。二是,前不久,廣州天河法院介紹,從2012年至2015年上半年,該法院共受理未成年人犯罪案405件,佔所有刑事犯罪案件的4.5%,其中留守兒童犯罪佔未成年人犯罪的74.8%。

  在公共視野中,留守兒童是被侮辱與被損害的群體,他們被冷落,被羞辱,被性侵,甚至被殘害,是最讓悲愴的群體。殊不知,留守兒童中的一些人卻輕易滑向違法犯罪邊緣,抑或墜入犯罪深淵。並無數據証明他們比其他群體的犯罪率高,我們卻不能忽略他們人性的幽暗。應看到違法犯罪的留守兒童是害人者,同時也是受害者。他們心智不成熟,價值觀未定格,卻做出傷天害理的事,難道僅是他們自己的錯?

  調查顯示,留守兒童有“三缺”:生活缺乏照顧,不良習慣行為多﹔內心缺少關愛,孤獨內向不自信﹔行為缺乏管制,易成“問題少年”。三缺的留守兒童不意味他們一定以身試法,但較為可能走上歧途。當行為缺乏管制,淪為問題少年時,也許他們的靈魂深處就不知不覺埋下了犯罪的沖動。也許正因缺乏關愛和管教,有業內人士總結出當前留守兒童犯罪特點,比如“三低”:低年齡、低文化、低法律意識,且暴力犯罪、激情犯罪等特點明顯。

  對留守兒童不可污名化,對問題兒童更不可歧視。但是,必須正視。不正視,就不可能開正確藥方﹔不對症下藥,就不可能治療他們身上的“疾病”。這3名嫌疑人在網上被聲討,他們固然該被聲討,但該止於聲討嗎?留守兒童的不幸,何其多矣,一定程度上說他們走上歧途具有一定必然性。由於留守,就缺乏足夠管教﹔在最需要塑造健康價值觀的時候,無人呵護,正如扣錯了第一個扣子,人生路必然彷徨乃至扭曲。

  有個細節是,3人作案后並未回家,后在縣城一網吧內被抓獲。國家不是一再禁止網吧接納未成年人嗎?他們能夠坦然上網,正暴露出網吧經營者無視禁令,也暴露出當地監管部門失職。別讓留守兒童成為野孩子,成為自生自滅的野草,否則他們野蠻生長的過程,要麼被傷害,要麼傷害別人。

  說到如何遏制留守兒童犯罪,專家開出的藥方是,改革戶籍制度。比如幾年前全國政協委員敬一丹等人在提案中建議,全國人大在修訂未成年人保護法時,應從法律上保障農村留守兒童的權益。公安、教育、衛生、民政、城建等部門,要加快取消與戶籍相聯系的教育、醫療、住房等各種城鄉隔離制度。這當然重要,但不是唯一途徑,報道中3人家庭都不健全,比如趙某的父母都在服刑,劉某的父母雖然在家務農,但親生母親多年前已離家出走,對這樣的孩子,當地政府是不是早就該有溫情和有效的制度應對?

  3少年弒師,是一個典型的病象報告,提醒我們不能在留守兒童問題上再犯錯,再掉以輕心了。

  

分享到:
(責編:董曉偉、文鬆輝)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