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觀點

新京報:男色消費,從劉翔的臀到寧澤濤的胸

劉耿

2015年08月10日09:09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男色消費,從劉翔的臀到寧澤濤的胸

越來越多的各路成功者像寧澤濤一樣,被統一到“顏值”的標准上來,包括商業領袖、政客,因為這是一個偶像時代。在這個時代做偶像的體驗,不是被多少人學習,而是引多少人舔屏。

寧澤濤的成功與個人價值的悖論同時到來。

才華全在水中,最被盼望的時刻是出水﹔明明靠著實力說話,收入的大部分將是靠臉賺的。他成功了,可是他的自我價值被異化了。

越來越多的各路成功者像寧澤濤一樣,被統一到“顏值”的標准上來,包括商業領袖、政客,因為這是一個偶像時代。在這個時代做偶像的體驗,不是被多少人學習,而是引多少人舔屏。

寧澤濤正經歷了一波這樣的高潮體驗,是空前的,卻一定不是絕后的。他被視為劉翔之后體壇偶像的填空者,他被稱為“泳壇劉翔”,與劉翔拼成一盤是一道“海陸大餐”。不過,按照偶像演進史的代際劃分,劉翔與寧澤濤分屬1.0和2.0兩代。

劉翔是介於榜樣與偶像之間的中間態。榜樣是體制的,偶像是市場的。劉翔在賺錢的方式與量級上,已實現市場化,但是,其氣質與其所仰仗的是體制的,“翔之隊”在面對兩次退賽危機公關時的無能就是最好的注腳。

寧澤濤的迅速躥紅,緊接著各大廣告商集體瘋狂尋找寧澤濤的“經紀人”的狀態,完全是一股由獨立於體制外的力量托起來的,不需要自上而下的宣傳和號召,因為他的“肉體”已經刷屏,而造榜樣的程序已沒有內存啟動了,顯然,“榜樣”要弘揚的是精神和感謝國家。

關於身體,劉翔器大活好的部位是臀部,“連黑人都比不上”(孫海平語),這利於他提拉大腿、跨欄,可惜,劉翔的肥臀並沒有得到寧澤濤的豐乳所得到的打賞——游泳運動員慣有的寬肩膀,為寧澤濤帶來不少“胸粉”。蓋因劉翔做偶像的時代還沒有微信朋友圈。

對應於“借胸上位”柳岩的男粉,寧澤濤的女胸粉們在朋友圈裡大肆刷存在感,給人一種女權擴張的印象。這實在是一個誤讀。消費男色說明女人討論男色可以和男人討論女色一樣正常化而不受到男權的打擊而已,頂多是不同性別的話語權趨於平等,好好說話就是:女人的“力比多”也挺多的。

“男色消費”並非女權進步,隻不過是消費社會的一個折射面。這裡之所以宕開一筆將男色消費從女權主義的頁面拖進消費主義的頁面,因為寧澤濤的偶像之路也可以在此得到解釋,消費主義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主頁”。

進入21世紀的這15年,是男色消費崛起並大行其道的年代。熱媒體和新媒體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其起作用的機制是塑造了虛擬真實,作為家庭電視遙控器主要使用者的女性,對選秀節目中的“好男兒”擁有評判權、投票權,女性在這虛擬真實之中獲得不真實的權力。而新媒體向女性開放了更多的指點江山的權力。回到現實世界,大多數女性的擇偶對象還是有北京戶口的朝陽群眾,而不是“斯巴達三百勇士”,盡管她們對商家組織的這男色消費津津樂道。

而體育進入全球化的商業運作與以上的時間段基本是重合的,作家喬治·卡爾德拉在其《羅納爾多:足球全球化的光榮與悲劇》一書中認為,這一切始於2002年世界杯。這其中起重要作用的也是新媒體,“這座數字化的巴別塔修建起來,可以使同一事件同一時間傳遍全球”。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劉翔一戰成名,中國體育明星從“榜樣”向“偶像”的遷移之路開始。

這就是寧澤濤一秒變偶像的時代邏輯,他是泳池中的一枚飛魚,卻是全球化的商業大潮中的滄海一粟。

分享到:
(責編:張雨希(實習生)、王倩)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