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網>>觀點

新京報: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股市國家戰略?

馬光遠

2015年04月16日09:11    來源:新京報    手機看新聞
原標題:我們需要什麼樣的股市國家戰略?

資本大國的風採,不僅表現在指數的飛漲和財富效應的聚集,更主要的是,這種指數的上漲建立在一個有效的監管制度和成熟的投資者隊伍之上。就眼下看,我們最該做的,就是腳踏實地,夯實股市發展的制度基礎。

如果想讓一個經濟學家尷尬,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他去預測中國股市。

在實體經濟持續下行的情況下,中國股市卻經歷了一輪令人瞠目結舌的暴漲,股指在1年左右的時間裡幾乎翻番,一舉從全球表現最差股市成為全球最亮麗的股市。中國股市的這種反常表現,超乎絕大多數經濟學家的想象,也很難用正常的經濟學邏輯解釋。

為什麼實體經濟很差股市卻逆勢飛揚?中歐陸家嘴國際金融研究院研究員於衛國的一篇文章認為,這是國家戰略。他在文章中說:“股市,從來沒有被中國政府提高到如此的戰略高度。國企改革、推行IPO注冊制、降低企業杠杆率、提高居民財富收入、經濟轉型等等,這些戰略任務的實施都需要一個繁榮的資本市場做基礎。換句話說就是:國家需要牛市,經濟轉型需要牛市。”基於此,他得出結論:“股市將接替房地產市場,成為新的國家戰略。簡而言之就是:不印鈔票,印股票﹔不賣土地,賣股票。”

對中國資本市場稍有研究的人都知道,對諸如“資本大國崛起”,“股市的國家戰略”等詞匯應該並不陌生,每一次股指上揚的時候,這些言論立即迎來了共鳴者的最大市場,但像於衛國這樣直白的不多。

就全球經濟大國興衰的邏輯而言,一個經濟大國要成為經濟強國,必須有強大的資本市場做保障。在全球范圍內,資本市場已經取代銀行等金融機構成為一個國家最重要的金融資產和存在,它已經成為一個國家經濟盛衰的象征,各國不遺余力增強資本市場的競爭力。資本市場積弱所導致的國家競爭力的殘缺是實體經濟根本無法彌補的,一個大型企業需要多大的努力才能創造1個億的利潤,而如果資本市場競爭力弱,千億資產瞬間即可灰飛煙滅,成為其他國家的財富。

就實體經濟而言,中國的經濟規模已經成為僅次於美國的第二經濟大國。中國在包括外貿等很多領域已經位居全球第一。但就資本市場而言,中國仍然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弱國,資本市場是中國經濟最大的短板。一方面和金融改革滯后、金融抑制嚴重有關,另一方面,也和我們沒有把包括資本市場在內的金融改革放到最重要的戰略地位,沒有把提升金融軟實力作為中國當務之急的國策有很大的關系。

基於此,筆者從來不否認資本市場的強大在中國崛起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也一直呼吁把包括資本市場在內的金融改革作為中國最重要的改革之一。十八屆三中全會以來,包括注冊制在內的資本市場的關鍵制度的改革穩步推進,令人期待。

然而,一個簡單的常識是,我們需要的是真正強大的資本市場,而不是一個缺乏制度基礎、缺乏上市公司業績和實體經濟支撐的人造的虛幻的海市蜃樓。一個資本大國,其風採不僅表現在指數的飛漲和財富效應的聚集,更主要的是,這種指數的上漲建立在一個有效的監管制度和成熟的投資者隊伍,以及宏觀經濟好的基本面之上。

必須指出,人為催高的指數怎麼上去,也會怎麼下來,這是股市的基本規律。以今年一季度的股市表現而論,筆者真感覺在看《西游記》,所有的股票都成精了,不管有沒有翅膀,都高高飄揚在空中。研究機構也指出,最近殺入股市的主要是散戶,這不由讓人想起20多年來每一次暴漲暴跌,投資者損失慘痛的歷史。強大資本市場的建設絕非單靠股指暴漲就能達到,這是一種“股市大躍進”,違背資本市場建設的基本規律。

有些人忽悠,股市好了,對市場經濟也有支撐作用,筆者用所有的經濟邏輯也沒有想通這裡面的道理:股指高了,是上市公司的業績也就高了,還是虛假的繁榮讓實體經濟也好起來?很顯然,這是一種極其荒唐的自欺欺人的想法。

必須承認,不管股指如何,中國資本市場本質上仍然屬於新興市場,新興加轉型的市場弱點是:盲目,無序,充滿投機和政府干預的特征明顯。我們隻能靠扎扎實實的制度建設,縮小和發達資本市場的差距。對這麼一個市場,切不可輕易妄言人造牛市的國家戰略,而是應該腳踏實地,清醒應對各種問題,夯實股市發展的制度基礎,切不可搞大躍進,笙歌一片。

□馬光遠(經濟學者)

分享到:
(責編:董曉偉、文鬆輝)

相關專題



注冊/登錄
發言請遵守新聞跟帖服務協議   

使用其他賬號登錄: 新浪微博帳號登錄 QQ帳號登錄 人人帳號登錄 百度帳號登錄 豆瓣帳號登錄 天涯帳號登錄 淘寶帳號登錄 MSN帳號登錄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區登錄
用戶名: 立即注冊
密  碼: 找回密碼
  
  • 最新評論
  • 熱門評論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時排行 | 新聞頻道留言熱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