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財評:韋博跑路,預付式消費真的沒辦法管?

斯遠

2019年12月11日16:41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不久前,武漢韋博英語培訓機構跑路倒閉,僅武昌區涉及的學員就有1000多名,未消費培訓費達到1826萬元。 據不完全統計,今年以來,全國各地“跑路”和突然閉店的僅課外培訓機構就超過20家。其他涉及到預付消費的如健身、美容院等機構,也多有“跑路”現象,實在讓人倍感無力。

“跑路”背后的原因多種多樣。比如擴張太快,師資、質量跟不上開店的速度,后續運營難以為繼﹔比如挪用了預付金他用,導致資金鏈斷裂﹔還有少數機構涉嫌詐騙,貪圖高額的預付金故意為之……這些已經成為預付市場進一步發展的制約因素。

同時,“跑路”機構也給社會穩定帶來了潛在的風險。據報道,自從“韋博跑路”消息擴散以來,武漢韋博就亂套了。“每天有三四十名名學員或家長到學校要求退費,一些人情緒非常激動,個別發生了肢體沖突,網上還出現了維權群。”當然,也有部分消費者,或因金額較小或因維權困難,由於“無力計較”被迫選擇“不計較”。但無論如何,商業機構都不能隨意侵奪民財。

每一次類似的事情發生,多數媒體都會為消費者普及常識,告訴消費者如何甄別挑選靠譜品牌等等。不能說這樣的科普沒什麼用處,但鑒於供需雙方客觀存在的信息不對稱,讓消費者自行控制消費風險,顯然不是根治的方法。在這類事件中,消費者不是過失方,而是受害者。對相關企業事前加強監管,事后嚴厲追責,增加其誠信經營成本,才能以儆效尤,遏制悲劇再次發生。

社會化培訓,或健身、美容等,所牽動的並非小小不言的費用。以英語培訓為例,每人的培訓費動輒上萬,人數一多,這就是很大一筆金額。而在監管上,大多數地方對此缺乏針對性強的明確約束條例。一旦發生卷錢跑路事件,人去樓空,消費者很難進行索賠。幾乎每一種“跑路”背后,都對應著某種監管的鬆弛,或者說盲區。在此情形之下,監管部門應有所作為。

對於預付消費,不僅該管,也是能管的。深化“放管服”改革、優化營商環境,是一個整體的提法,不可割裂。有“放”、有“服”,當然也要有“管”,合理、適度的監管,本來就是促進經濟發展、維護公共利益的必要保障。更不要說,涉及到大額資金的異常流動,本身也是金融監管的重要內容。

在這個問題上,北京市走在了前邊,前不久,針對“跑路”難題,北京市市場消費環境建設聯席會議辦公室組織北京市市場監管局、北京市商務局、北京市教委、北京市體育局、北京市交通委、北京市文旅局等單位,起草了《關於加強預付式消費市場管理的意見(征求意見稿)》等7份文件,盡管這些文件還未最后通過,但其中多項規定讓人耳目一新。

比如“經營者每季度須填報預收資金支出情況”“健身機構原則上不應發售有效期超過3個月、面額(預付額)超過3000元的預付健身產品”“建立並不斷完善黑名單制度,將卷款跑路、查無下落的預付式消費市場主體及其高級管理人員,納入黑名單管理”……

此外,杭州市提出搭建“校外培訓機構資金監管服務平台”,建立培訓費專用賬戶﹔福建省則探索建立風險基金制度,對校外培訓機構按學費收入的一定比例提取,用於出現風險時退還學生學費、償還債務等支出。

這些規定指向性很強,屬於靶向治理。盡管能否據此根治“跑路”者,還需要實踐檢驗,但這些地方的努力至少表明,從制度層面規范和約束預付式消費,並非不可企及,制度的籠子織密了,“跑路”者才會心有戒懼,市場才會這樣一點點臻於完善。

該出手時就要出手,不能讓“跑路”灼傷服務市場。一個健康、繁榮的市場,既是包容的、有彈性的,也應該有著各種嚴密的監管與約束。包容是為了創新發展,約束則是為了更健康的發展,二者並不矛盾。

(責編:朱一梵、曲源)

相關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