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版望海樓:沉著冷靜地觀察世界大勢

■ 王偉光

2019年06月11日05:0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對當前錯綜復雜、風雲變幻、驚濤駭浪的國際局勢到底怎麼看?習近平總書記早就明確指出,時代在變化,社會在發展,但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依然是科學真理。盡管我們所處的時代同馬克思所處的時代相比發生了巨大而深刻的變化,但從世界社會主義500年的大視野來看,我們依然處在馬克思主義所指明的歷史時代。

  這讓我們想起毛澤東同志在1959年寫的一首《七律·登廬山》:“一山飛峙大江邊,躍上蔥蘢四百旋。冷眼向洋看世界,熱風吹雨洒江天。”這首詩教育我們一定要用正確的世界觀、方法論分析認識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冷眼”是什麼?就是冷靜嚴峻的眼光,表示對反華勢力的藐視。“冷眼向洋看世界”,就是要一切以時間、地點、條件為轉移,沉著冷靜地觀察、分析世界形勢。

  要善於從利益上觀察世界。經濟利益是一切社會歷史事變的總根源。任何社會歷史活動都是人的活動,分析國際問題,應當抓住人特別是代表性人物的言行加以考察,善於發現並揭示代表性人物背后的真正經濟利益本質,透過利益本質來看問題。當今世界風雲變幻,各類沖突事件紛至,各種矛盾錯綜復雜,各類政治人物紛紛在國際舞台上亮相,極像《紅樓夢》裡說的“你方唱罷我登場,亂哄哄一片……”然而,表面上看是一團亂麻,實際上每個政治人物的背后都受一定階級利益集團的支配,都代表著一定的階級、階層和利益集團的利益,他們都是一定利益的代言人,背后都有一條清晰的利益鏈條。找其背后的利益使然,就會把問題的實質看清楚,就會找到問題的真正原因,也就找到了解決問題的應對之策。

  要善於從政治上觀察世界。政治是檢測世界局勢的“晴雨表”,一定要從政治上看國際問題。如果不從政治上來看國際問題,就容易出差錯、看走眼。政治問題必然是從思想上從意識形態上反映出來的,從政治高度看問題要站在思想高度和意識形態高度。西方反華勢力扼殺我們、軍事包圍我們、恫嚇是后手棋,他打的先手棋是政治仗、意識形態仗。先是用“西方民主”,讓你亂起來,然后搞“顏色革命”顛覆政權。這就是政治斗爭。從政治上看問題,必須明確國際斗爭的大是大非問題。有人說國際問題沒有是非,隻有利益,隻有實力。這話不完全對。實力不等於是非。處理對外關系要看實力,但不完全取決於實力,必須講是非,什麼是正義的,什麼是非正義的,要分清楚。

  要善於從戰略上觀察世界。什麼叫戰略?戰略就是全局、長遠、根本、宏觀、發展。什麼叫戰略眼光?就是從宏觀上、長遠上、根本上、全局上、發展上來看問題。毛澤東同志說:“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這就是一句戰略判斷。為什麼說帝國主義是老虎?因為它武裝到牙齒,吃人。但從長遠看,從戰略看,從全局看,從根本看,它就是紙老虎。對策研究是必要的,但對策研究要建立在戰略研究的基礎上。研究要有提前量,要有理論性,要有學理性,要有戰略性,要有超前性。當然,也需要從對策上、從具體戰術上出主意。兩個人打拳,計較哪一拳打對,哪一拳打錯,這從戰略上不好說。必須算總賬,是不是最關鍵的致命一拳最后把對手打趴下了,而不去計較每一拳的對錯,這才是戰略家。當然,每一拳也是取勝的鋪墊和前提。當前,我們搞國際問題研究的,一定要把戰略大局看清楚,“丟掉幻想、准備斗爭”。

  (作者為十三屆全國政協常務委員、民族和宗教委員會主任,中國社會科學院原院長、黨組書記,中國社會科學院大學教授)

(責編:岳弘彬、董曉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