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學苑論衡:增強社會學的實踐自覺

洪大用

2019年05月20日05: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現代社會學誕生於19世紀中葉,是西方工業革命和社會轉型催生的一門現代社會科學。100多年來,學者們對於現代社會的體驗、研究和理論建構推動著社會學不斷發展。在此意義上,社會學是一門經驗性科學,從其誕生之日起便對社會實踐保持著敏感。但是,對社會實踐的敏感並不等同於實踐自覺,最多只是實踐自覺的前提。我們所說的實踐自覺是一種理性認識和自覺行動,包括社會學者直面社會實踐及其變化開展學術研究,並對分析研究社會實踐及其變化所使用的概念、理論與方法進行清醒反思,同時在科學認識社會實踐的基礎上積極投身於社會實踐,為人民福祉和社會進步而不懈努力。

  我們每個人都生活在社會實踐之中,我們的社會行動是社會實踐的一部分並影響著社會實踐。那麼,為什麼還要強調增強社會學的實踐自覺呢?主要原因是,社會實踐總是歷史的、具體的並不斷發展變化的,當代中國社會的歷史性巨變及其全球性影響與催生現代社會學的西方現代化轉型實踐有著本質不同。2016年,習近平同志在哲學社會科學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講話指出,“當代中國的偉大社會變革,不是簡單延續我國歷史文化的母版,不是簡單套用馬克思主義經典作家設想的模板,不是其他國家社會主義實踐的再版,也不是國外現代化發展的翻版,不可能找到現成的教科書。我國哲學社會科學應該以我們正在做的事情為中心,從我國改革發展的實踐中挖掘新材料、發現新問題、提出新觀點、構建新理論”。這為面向實踐的中國特色社會學指明了發展方向。

  需要指出的是,由於社會學是一門源於西方的學科,其知識體系受到西方歷史文化和實踐的明顯影響。雖然這些知識對於揭示人類社會運行和發展規律提供了一種參照,但如果對西方社會學的知識體系不加批判地全盤接受,就會不自覺地戴上有色眼鏡,在觀察、分析和預測當代中國社會實踐時就會發生偏差。哲學社會科學從來都不是價值中立的,而總是以這樣或那樣的形式產生著實際的社會影響。因此,我們必須對西方社會學的知識體系保持清醒的反思與批判。

  尤為重要的是,中國特色社會學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的社會學,實踐性與人民性是其根本屬性,這與倡導所謂“價值中立”的西方社會學有著本質區別。我國社會學者不能置身於社會實踐之外,而應積極主動地投身於社會實踐之中,在實踐中認識社會並不斷檢驗、修正和發展理論。今年全國兩會期間,習近平同志在看望參加政協會議的文藝界、社科界委員時指出,文學藝術創造、哲學社會科學研究首先要搞清楚為誰創作、為誰立言的問題,這是一個根本問題。我國社會學者要多到實地調查研究,了解百姓生活狀況、把握群眾思想脈搏,著眼群眾需要解疑釋惑、闡明道理。一切有價值、有意義的學術研究都應該反映現實、觀照現實,都應該有利於解決現實問題、回答現實課題。

  事實上,在中國社會學發展史上,一代又一代學者持續推進社會學中國化,致力於建設兼具中國特色和國際視野的社會學,這已經隱含了對於中國社會實踐的自覺和對於西方社會學知識體系的反思。費孝通在認識到文化現象兼具一般性和特殊性的基礎上,提出了“文化自覺”概念,強調生活在一定文化中的人要對其文化有“自知之明”,在理解所接觸到的多種文化的基礎上確立自己的位置。鄭杭生進一步提出了“理論自覺”概念,強調中國社會學需要根據中國社會發展和社會轉型的實際,結合中國社會歷史悠久的豐富傳統學術資源,進行原創性的或有原創意義的理論創新,學習借鑒但是不在西方社會學理論或社會理論的籠子裡跳舞。可以看出,正是對中國社會實踐特殊性和中國社會學主體性的充分認識,催生了文化自覺、理論自覺概念,並對解構西方社會學知識體系、引導中國特色社會學健康發展發揮了重要作用。明確提出並強調“實踐自覺”概念,可以說是對文化自覺、理論自覺概念的豐富和發展。在一般意義上講,實踐自覺是文化自覺、理論自覺的基礎和前提,文化自覺和理論自覺又對實踐自覺起著指導、促進作用,為實踐自覺提供正確的立場、觀點、方法。同時,實踐自覺更加強調以人民為中心的建設性學術行動和社會行動。實現文化、理論與實踐的充分自覺,有助於明晰中國特色社會學學科建設的正確方向。

  立足新時代,增強社會學的實踐自覺,對我國社會學者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一是加強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學習,學懂弄通做實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堅持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最新成果為指導。科學把握認識和實踐的關系,遵循追求真理的一般規律,堅持把當代中國的實踐巨變作為社會學研究和發展的重要基礎。社會學者既要多讀書、讀好書,又要讀進去、走出來,學會理論聯系實際,與時代同步伐,切實做到“從實求知”。

  二是掌握並運用科學的社會學方法論,更為深入、全面、系統、科學地把握當代中國社會實踐的巨變。我們既要學習借鑒西方社會學知識,更要以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進行的偉大實踐為中心,著眼於中國與世界的交流互動,著眼於中國社會發展,注重運用歷史思維、系統思維、辯証思維、批判思維、創新思維分析中國社會現象的歷史邏輯和辯証邏輯,在中國社會歷史演變的軌跡中把握實踐的變化,在分析社會矛盾的辯証運動中把握實踐的發展,在中國與世界的互動中把握實踐的趨勢。要特別注意認識並克服西方社會學文化的、歷史的、國家的乃至階級的種種局限性,探索形成更接地氣、更能解釋中國社會實踐的概念、理論、方法,避免以西方理論剪裁中國實踐。

  三是堅定為人民服務的立場,始終著眼於廣大人民的現實利益、整體利益和長遠利益,自覺承擔為人民做學問的使命與責任。注意傾聽人民的聲音、了解人民的思想、滿足人民的需要,圍繞保障改善民生、加強創新社會治理、提升社會建設水平、防范新型社會風險和推進社會現代化等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深入開展研究,把學問寫在中國大地上、寫進群眾心坎裡,立志做人民的社會學家。

  四是不斷改進人才培養方式,落實立德樹人根本任務。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社會學人才培養取得了顯著成績,但在一些方面依然存在不足。比如,一些學習研究社會學的人深入接觸社會的機會少,從書本到書本,對社會現象的認識不夠深刻、全面﹔一些學生在學習研究中存在從概念到概念、以西方理論剪裁中國實踐或簡單地以中國實踐驗証西方理論的傾向﹔甚至還有一些人自外於火熱的社會實踐,成為旁觀者或者缺乏建設性的簡單批判者。要針對這些問題,大力開展多種形式的實踐教學,推進實踐育人,豐富社會體驗,培育家國情懷,不斷增強學生的實踐自覺和學習研究社會學的責任感、使命感。

  回溯中國社會學的發展歷程可以發現,增強社會學的實踐自覺是社會學學科在中國落地生根、開花結果的客觀要求,是中國社會學貢獻於世界社會學進而引領其發展的必由之路。增強實踐自覺,既是對每個社會學者的基本要求,更是對整個學術共同體的基本要求。沒有學術共同體的共同認識、有效分工、科學評價和一致努力,沒有代代相傳的優良學風傳承,是很難形成真正的實踐自覺的。我們要高度重視對中國社會學發展史的學習和研究,向老一輩社會學家學習,學習他們實踐自覺的學術素養和學以致用的家國情懷,從治學精神上接續文脈,在研究方法上傳承創新,推動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學健康發展。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社會學理論與方法研究中心教授)


  《 人民日報 》( 2019年05月20日 13 版)

(責編:白宇、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