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些“無聲的聯系”(人民論壇)

徐文秀

2019年02月12日04:3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春節剛過,不少人回味,這幾天隻與親人團聚,過得清爽,過得愜意。當下,越來越多的人也感到,這些年來人與人的交往就像潮水退去一樣,漸漸地安靜下來了。過去那種兩天一小聚、三天一大聚,不是喝酒唱歌就是甩牌搓麻的現象少了,那種拉拉扯扯、勾肩搭背的喧囂漸漸淡去,人們回到了平靜和理性,人與人“無聲的聯系”多了起來。

  這是一種好現象,正所謂無聲勝有聲。過去那種熱衷於“熱線聯系”,整天泡在一起推杯換盞,打得火熱、走得很近,今天一個同學會、明天一個鄉友會等,一言以蔽之,無非就是有所圖。正所謂“以利相交,利盡則散﹔以勢相交,勢敗則傾﹔以權相交,權失則棄﹔以情相交,情斷則傷﹔唯以心相交,方能成其久遠”,“無聲的聯系”可以少些紛擾嘈雜,讓心靜下來、神定下來﹔少些“小圈子”“小團伙”滋長的土壤,讓人與人之間的關系純淨起來﹔少些精力上的分散,讓自己有更多的精力用在工作、學習上。

  多些“無聲的聯系”,是一種靜靜的守望。“無聲的聯系”的可貴在於,無論是天涯海角,還是各奔東西,心卻在一起,心心相印、守望相助。馬克思和恩格斯在長達40年的革命生涯中,相互支持與牽挂,然而他們曾20年身處兩地,更多只是一種“無聲的聯系”。當恩格斯患病時,馬克思在給他的信中說:“我關心你的身體健康,如同自己患病一樣。”兩地一心的守望,志同道合的默契,雖天各一方,但思想和心靈的溝通卻始終不斷。共同的志向、追求和品質,可以讓人與人的交往精神高於物質,無形重於有形,雖遠在天邊卻近在咫尺。

  多些“無聲的聯系”,是一種穩穩的守護。“無聲的聯系”並非冷漠無情,當他人身陷困境,能夠雪中送炭,敢於擋風遮雨。明代詩人鄭少谷與王子衡相距千裡、素未謀面,卻彼此傾慕、互相贈答。鄭少谷曾有詩贊王子衡“海內談詩王子衡,春風坐遍魯諸生”。鄭少谷去世時,王子衡哀傷至極,為素未謀面的朋友千裡奔喪。人與人的交往,都是平日看似平常,有事時卻顯非常,患難與共、肝膽相照,既給人力量,又讓人溫暖。

  多些“無聲的聯系”,是一種默默的守候。“無聲的聯系”不是忘卻,也不是拋棄,而是把記憶和美好存放心裡。宋代王安石與孫少述交情極深,孫少述離別王安石時,王安石曾寫過一首《別少述》詩為之送行,字裡行間盡顯彼此間的真誠和友誼。后來王安石到朝廷掌了大權,有好幾年孫少述同他沒有來往,人們猜測兩人之間有矛盾、合不來。等到王安石再度罷相而歸、隱居山林,路過高沙,孫少述與其徹夜長談,依依難舍。這種君子之交詮釋出“無聲聯系”的一種魅力,不因久別而褪色,不因沉寂而荒蕪。

  “君子之交淡若水,小人之交甘若醴”。“無聲的聯系”是一種“淡若水”的表達,逢年過節時,或身患疾病中,或挫折失意之際,一聲問候、一句叮嚀,都會如春風般溫暖,似春雨般滋潤。多些“無聲的聯系”,人與人的關系就多一份純粹與干淨,多一份清澈與明媚,多一份醇厚與朴實,人與人的交往就更加行得穩、走得遠。


  《 人民日報 》( 2019年02月12日 04 版)
(責編: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