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大家手筆:重視馬克思財富論的現代意義

衛興華

2019年01月21日05:27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提高人民生活質量,重要的不是勞動者通過增加勞動時間、提高勞動強度創造更多價值,而是力求用更少的勞動耗費生產出更多的社會財富。

  

  馬克思的財富論是其經濟學體系中一項具有重要理論和實踐意義的內容。長期以來,學界比較重視對勞動價值論的討論和研究,這是必要的。在新的社會歷史條件下,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下,馬克思財富論的理論和實踐意義應引起學界更多重視和深入研究。

  在馬克思的著作中,價值與財富是兩個既相聯系又有區別的概念。財富是由使用價值構成的。人類社會的存在與發展依賴於財富的生產與創造。在商品經濟條件下,使用價值是價值的物質承擔者,由使用價值構成的財富以產品的形式直接存在。而價值則不然。在商品經濟中,價值隻能通過貨幣表現自己的存在。人們之所以重視作為一般等價物的貨幣,歸根到底並不在於價值或貨幣自身,而在於作為價值表現物的貨幣可以轉化為相應的財富即使用價值。正因為這樣,在現實經濟生活中,往往把貨幣也作為財富。馬克思從價值或貨幣形態上講財富時,稱其為抽象財富,意指它是可以轉化為各種具體財富的一般財富。

  生存資料、發展資料與享受資料是由使用價值即財富構成的。提高人民生活質量,重要的不是勞動者通過增加勞動時間、提高勞動強度創造更多價值,而是力求用更少的勞動耗費生產出更多的財富,以滿足人民的物質文化需要。同時,社會的進步、人民生活質量的提高,不僅表現為物質文化水平的提高,還表現為人的全面發展和勞動時間的減少,表現為休閑時間即可自由支配時間的增加。可自由支配時間的增加、社會財富的增長、勞動時間的縮短,有利於人的全面發展。這取決於生產力的發展特別是勞動生產率的提高,而具有決定性意義的是科學技術的創新與革命。

  在馬克思的財富論誕生100多年后,在新的社會歷史條件下,出現了以下兩個新的社會經濟因素,要求我們更加重視對財富論的研究。

  其一,金本位制崩潰后,世界各國都以紙幣執行貨幣職能。價格運動的軌跡已難以反映價值運動的軌跡。本來,即使在金屬貨幣流通的條件下,價格也不能絕對地而隻能相對地反映價值的變動。而紙幣本身沒有什麼價值,只是一種價格符號。從長期來看,由紙幣表現的商品總價格呈上漲趨勢。更何況,在現代經濟條件下,紙幣的發行量已不受流通所需金屬貨幣量的制約,往往超額發行。過多的紙幣流通會造成通貨膨脹,價格或慢或快的長期上漲使其更加脫離價值的實際。作為價格基礎的價值不再通過某種商品價格時漲時落的平均數來顯示。

  目前,各國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率以不變價格計算,所反映的實際上並不是價值變動指數,而是使用價值變動(即財富增長)指數。我國的人口和勞動力規模大於美國幾倍,但我國的國內生產總值和人均國內生產總值要小於美國。這反映的是,由於勞動生產率存在差距,因而所生產的財富總量和人均財富量存在差別。可見,我國要縮小同發達國家的經濟差距、提高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不應主要通過大量增加物化勞動和活勞動的投入來增加產值,而應努力實現低投入、高產出,主要依靠科技進步提高勞動生產率,提高人均產出率,從而增加社會財富總量和人均財富佔有量。

  其二,經濟全球化的發展使國際貿易的地位和國際經濟的比重空前提高。在國際商品關系中,商品價值量要由世界范圍的社會必要勞動時間來決定。我國是發展中國家,進出口總額不斷提高,但由於我國目前的勞動生產率還落后於發達國家,生產商品的國內必要勞動時間遠多於發達國家,較多的國內價值隻能被計算為較少的國際價值。因此,僅僅靠增加國內勞動耗費來增加國內價值,其意義日益降低。在新的國際經濟格局下,財富論的意義更加凸顯。我們要更加重視科技的發展與應用,重視創新驅動發展,重視管理創新與體制創新,重視質量和效益的提高,重視經濟發展方式的轉變。這些都會促進勞動生產率的提高,從而以更少的勞動時間生產出更多的社會財富,更好滿足我國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提高我國國際經濟競爭力。

  (作者為北京市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研究中心學術顧問)


  《 人民日報 》( 2019年01月21日 09 版)

(責編:白宇、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