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

观点1+1

官员“非正常死亡”为何总“不了了之”?

蒋萌

2015年11月24日16:13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官员“非正常死亡”为何总“不了了之”?

背景:11月22日,广西桂林市秀峰区区委书记赵孑兑生在自家楼上坠落身亡。据公开报道的信息,这是今年广西发生的第3起官员非正常死亡。而放眼全国,截至11月23日,本月至少已有6名官员非正常死亡;若从上月23日算起,30天内已有9名官员非正常死亡。

新京报发表朱达志的观点:在未弄清真实死因前,有关方面和媒体慎重起见,先称这些官员为“非正常死亡”未尝不可,甚至是必须,但是这种说法毕竟只能是暂时的描述,不应该成为一种定论。但我们看到的往往是,死者长已矣,一月甚至延宕数月,那些“非正常死亡”的官员,仍然没个让人信服的确切说法。这类情况,根本上说恐怕还是源于当地领导或相关部门的有意为之。其中难免有种种成色可疑、公私因素掺杂其间的现实考虑,有些借口还十分冠冕堂皇,比如为维护当地声誉、维护投资环境、保护个人隐私等。在这样的考虑之下,针对公众探求真相的正当诉求,一些地方能掩则掩,能拖则拖。官员“非正常死亡”成为断头新闻,这样的情况对于官场生态和社会公共生活而言,也是一种“非正常”。一个官员倘若清清白白,其意外死亡之后,理论上就不应该有什么断头新闻。如果这些意外死亡的官员都是没有问题的,那么让一个意外死亡的官员带着清清白白的名声离开人世,也是有关方面应该尽到的职责。

小蒋随想:从新闻传播规律看,受众确实喜新厌旧。所以,一些地方出现“不光彩”新闻时,当地官方时常怀有熬过头几天舆论轰炸、时间久了事情就可以不了了之的心态。这是包括官员“非正常死亡”在内的敏感新闻往往“有始无终”的一大原因。某些管理者巴不得你早点淡忘,怎会主动重提自找麻烦?在这种闭口的背后,调查可能未深入,真相未必被真心揭开,某些行政者只求“尽快平息事态”。至于政府信息公开,要么被选择性适用,要么直接被无视。一些管理者躲过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也没有伤到自身的权力羽翼,这对他们而言就够了。他们并不会考虑行政的公信力可能面临积少成多式丧失,他们也不真正关心群众的质疑与不满。这也为局部官民关系不和谐、沟通梗阻、成见日深埋下危险的种子。对公众而言,不希望总是靠倒逼,才能让行政者如挤牙膏般透露一点信息。有始有终地调查与公开信息需要法制性的保障,而且必须摆脱左手管右手式监督。

乘客突发肠梗阻,南航与急救也梗阻?

背景:这两天,民航乘客张先生的遭遇引爆了舆论。起因是:张先生从沈阳搭乘南方航空CZ6101次航班飞往北京首都国际机场。途中,这位乘客突发肠梗阻。但航班落地首都国际机场后,50分钟才打开舱门,随后空乘和急救人员又为谁抬患者下飞机发生争执,患者最后自行勉强下旋梯爬进救护车。

新京报发表杨耕身的观点:涉事航空公司方面回应,舱门开启延误是因飞机刹车系统故障需待拖车拖行。但这仍令人不解。即使发生故障,也不代表舱门打不开。更重要的是,正像一些空管资深从业者所说的,“开舱门按规定一定要到停机位,给指示才可以开门,但如果有特殊情况机长有权下开门指令。”那么航班与机场事前是如何沟通的?机场方面是否予以有效应对?当舱门总算打开,又发生救护人员与空乘为“谁来抬病患僵持不下”的一幕。当患者自行“半蹲半爬下梯子”和“爬上救护车”时,居然无人扶他一把。这个在众目睽睽下的艰难爬行者,是不是像极了那曾经倒在大街上无人上前搭一把手的老人?那些环立于张先生身边的,没一个是不负有责任者。当包括航空公司在内的市场服务主体及公共机构,现有应急保障资源都能为一个普通公民的生命而动用,个体生命尊严才不会在濒危时刻倒地不起。

京华时报发表舒锐的观点:南方航空11月23日通过官方微博对旅客表达歉意,称对在与救护人员配合中发生的协调问题,将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加强与相关单位的沟通协调,完善相应的工作流程;南航一位负责人还迅速登门看望张先生。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急救中心对张先生同样采取了先致歉和致电慰问,并表示将登门看望。但这一事件的关键,其实并不在涉事方的低头。依张先生的诉求来说,是希望涉事者主动“理清急救流程”,“不能让下个人再遇到我的遭遇”。如果只有个案的道歉,而无制度的完善,下一轮的舆论危机恐怕又将毫无意外地被触发。生命为大,救人优先。这一常识性原则在今天看来,仍有重申的必要。

小蒋随想:机场与航空公司对特殊旅客登机与下飞机有特殊流程。这些流程可能存在不完善的地方,如果再遇上沟通协调不畅,乘客可能急疯。我本人坐轮椅乘飞机的一次经历,就让我“终生难忘”。那次是从首都机场T3航站楼出发,乘国航飞机去重庆。上飞机时,工作人员说,按规定必须用他们的专用轮椅。但他们的轮椅只有一个,当时被推去给另一名乘客使用。我问,登机口近在咫尺,可否用我自己的轮椅登机,或由家人和工作人员将我抬上飞机。对方说:都不行。这一等就是一个多小时,直到飞机快关舱门,我才上飞机。而后,家人又急匆匆地去托运我的轮椅。个中的焦急与慌乱可想而知……事情还没完,从重庆飞回北京,还是坐国航飞机,还是降落在首都机场T3航站楼。这次是下飞机出了岔子,机组人员说机场没接到要接轮椅乘客的通知,又让我等专用轮椅来。结果,我等到新一波乘客都上了飞机,飞机马上要关舱门准备再次起飞,也没等到专用轮椅来。最后,机组人员也没辙了,只好“违规”把我抬上升降机下到停机坪,后来又把我抬上机场的摆渡车,此时距离飞机降落已过去近两小时……幸好我没有急病,幸亏接机的司机还在等我,当时我没有找机场与航空公司理论。但此后,当我看到一些乘客在机场“发飙”的新闻时,却有某种“感同身受”。我们的机场修得十分现代化,我们的航空公司的飞机也很先进,但一些软件服务却令人挠头,某些工作人员的态度更让你无语。有关单位上嘴唇一碰下嘴唇就可以完成道歉,但服务能否提升、教训能否吸取,恐怕得两说。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分享到: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

相关专题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