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评:让孩子远离“毒跑道”还要靠法律发力!

宗国

2016年06月12日07:44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近日,有网友反映北京市丰台区星空俊才实验艺术幼儿园有多名孩子出现了流鼻血、咳嗽、头晕、出红疹等症状,甚至有孩子凝血功能出现异常,家长怀疑跟最近新翻修的塑胶操场有关。记者7日到该幼儿园看到,园方正在组织孩子们现场抽血检测。与其他类似新闻的遭遇一样,记者“一问”,换来园方“三不知”。

至此,北京校园疑似“毒跑道”事件已有5起。放眼全国,不仅是北京,江苏、广东、上海、浙江、江西、河南等地的学校,都出现了多起学生流鼻血、咳嗽、头晕、反复发烧等症状的意外事件,“祸首”均指向塑胶操场。“现在一见到孩子流鼻血,我就怀疑学校跑道或土地出了问题。”一位家长的吐槽,道出了许多家长共同的惶恐。疑似“毒跑道”事件接二连三发生,多数却不了了之,消弭于无形,可谁家的孩子又离得了学校呢?家长们于是集体处于深深的安全焦灼中。空气有害、食物有污、校服污染、跑道有毒,孩子们连个健康安全都难保?又能算什么“祖国的花朵”、“祖国的未来”?

在众多疑似“毒跑道”事件中,家长们的声声质疑拷问着企业的良心。我们发现,施工单位资质不合格、用料不环保、偷工减料等问题不同程度的存在。其中,监理公司难辞其咎,疏于对原材料优劣的鉴别,送检产品和成品两张皮;建筑行业层层转包机制则是罪魁祸首,从建筑公司中标到施工单位接活,经过多层转包,层层压价,导致施工方想方设法使用“三无”材料。可以说,道德之失、利益之诱、资本之恶造就了一条又一条戕害学生健康的有“毒”操场。

如果说跑道建设链条上的企业流淌“不道德的血液”,那么监管条线上的教育、住建、质监、环保等多个部门则是集体陷入“责任的打盹”。比如,北京第二实验小学白云路分校的跑道中标公司,其注册地址是假的,工程项目负责人的注册建造师执业证书“张冠李戴”。试问这样的公司是如何中标的,又是如何拿下北京多所学校操场改造工程标的?对于焦虑的家长来说,仅是国家没有统一的强制标准、“九龙治水”的窠臼、行业审批门槛降低等解释,难有说服力,更难有公信力。

“祸之作,不作于作之日,亦必有所由兆。”直到风险爆发才开始寻找病因,寻找病因还总是烟雾缭绕,追问责任也总是推三阻四。每一次疑似“毒跑道”事件,都是沿袭着舆论推一步、相关部门迈一步的路径,能不让家长寒心么!家长的穷追猛打,是为了孩子的健康;媒体的不舍追问,是为了维护正义。校园之内,如果靠良心不能让孩子远离“毒跑道”,那相关部门又岂能采取鸵鸟政策?为何不采取雷厉风行的切实行动,把学生的健康与安全放在第一位,联合在全国范围内展开集中检查,彻底铲除“毒跑道”的滋生土壤,彻查其中是否牵涉教育腐败,严肃追究相关人员、机构的责任,用主动守护尽力还校园一个安宁、健康。

当然,要让“毒跑道”远离我们的孩子和学校,更要发挥法律的威力。各地应当严格按照《公共文化体育设施条例》等法律法规以及有关标准执行,在校园公共设施等的生产、采购、施工、验收、使用、监管等各个环节规范操作,用最负责任的态度保障校园设施、塑胶跑道等的安全。而近年来各地疑似“毒跑道”事件高频度大范围地一再发生,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该领域法治建设的不完善。我们要尽快完善这一领域的法治建设,法律不完善的要尽快修订完善,不仅要制定更细致的法规法条,关键还在于要真正发挥法律的权威性,提升法治的执行力发挥其震慑作用,要依法严惩,让参与“毒跑道”生产、销售、购买的每一个不法分子都倾家荡产。用法律制裁、终结“毒跑道”,既是公众的期待,又是公正的检验。也惟有法律,才是校园公共设施质量和安全的“守护神”。

塑胶跑道虽然现代华美,但里面如果裹挟着太多的功利,做不成放心工程,那么只能让校园沦为现代化的讽喻。没有孩子健康的守护,哪有未来祖国栋梁的成长。任由“生态炸弹”埋伏在孩子身边,无论财富多少、地位高低,所有人都可能是潜在的受害者,这正是每个忧心家长夙夜难寐之处。还望企业、学校、政府各尽其责,依法做到全过程规范管理,让孩子们远离有“毒”跑道,安心地在操场上撒欢儿奔跑。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