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

新京报:须防“直男癌”从私域向公域扩散

徐行

2015年01月16日09:26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直男癌”是种什么病?

我们要守住社会公共生活中“男女平等”的铁闸,而对“直男癌”等病症,可以通过法律舆论,控制其不从私域向公域扩散。

这个话题重新点燃了关于男女地位问题的争论。经历了女权主义、女性运动等历史事件与理论建构,男女平等已经如种族平等一样,成为文明的共识;但直觉和经验都告诉我们,无论如何批判声讨,也改变不了大男子主义思想继续存在流布的现实,造成这一事实的原因何在?

原因之一当然在于强大的传统文化基因。男尊女卑,最早是由于男性拥有更大的“力量”,承担着更多责任和义务的现象,然后,又转化为强大的文化传承,中西文化在这方面表现出惊人的一致性。中国因袭千年的伦理纲常固无须赘言,西方除了夏娃的神话外,美杜莎毒蛇的头发、让所有人石化的眼神及其凄惨命运的神话,也未尝不深藏着古人对女性诱惑的恐惧和镇压。而从柏拉图以降的那些哲学家们,偏激点说,甚至多数哲学家,都对女人多少抱着一点成见。我们可以轻易地举出卢梭、罗素、叔本华、尼采等一大串熟悉的名字。

原因之二在于,男尊女卑还关涉到文化心理乃至生理。男性有力量、偏理性,女性偏柔美,重感性。因此男性更容易树立“强者”形象。而对强者的尊敬渴慕,其实是超越性别的本能——只要看看猴王在猴群中的地位就知道了。这也能解释为何军人与哲学家们更容易大男子主义,因为这正是男性的力量与思辨力可以驰骋的场所。另一方面,落实到情感领域,男女的互相渴慕出于天性,本来是平等的,但男性更理性的天然特点使其更容易占据主导地位。

因此男权思维部分源于难以摆脱的惯性,卢梭即存在着一面赞美女性价值,一面倡导男权制的理论矛盾,这种矛盾也可视为理论与现实行动的矛盾。这种惯性女性同样难以祛除。像莎乐美那样即便面对尼采或里尔克强大的场域也能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女性实属少数。即便如具有独立思想的阿伦特,也不能不接受海德格尔对她命运的拨弄。而洞察世事的张爱玲,面对胡兰成,最终也只能留下惆怅并用孤独来守护自己的骄傲。

基于此,直男癌正如同“癌”一样,短期肯定会局部存在,好在也只是“局部”。普通而琐碎的日常生活,抹杀了双方在少数领域的不平等,体现了优势互补的好处,甚至还体现了女性优势。作为策略,我们要守住社会公共生活中“男女平等”的铁闸,而对“直男癌”等病症,可以通过法律舆论,控制其不从私域向公域扩散。随着文明的进步,公众免疫力的不断增强,相关病灶自然会慢慢萎缩。 

分享到:
(责编:袁云儿(实习生)、王倩)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