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他山之石:弗萊堡如何成為德國“綠色之都”

本報駐德國記者 李 強 花 放

2019年08月13日05:4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圖為位於弗萊堡火車站外的自行車專用停車場,是一座完全依靠太陽能供電的節能建筑。
  本報記者 李 強攝

 

  ■將垃圾費與垃圾產生量直接挂鉤,促使居民減少不可回收垃圾量。把控制垃圾量視為首要任務,垃圾回收利用次之,最后才是垃圾焚燒。

  ■變廢為寶,發展循環經濟產業。建設節能建筑,利用當地充足的太陽能發電。

  ■多種措施鼓勵市民綠色環保出行,綠色理念融入當地居民的日常生活方式。

  

  走進弗萊堡火車站內的游客服務中心,隻見顯著位置擺放著一摞“綠色城市地圖”。地圖上沒有名勝古跡、酒店餐館等信息,而是標出了弗萊堡的33處綠色示范點,並設計了一條游客參觀路線:使用太陽能發電的市政廳、零碳排放酒店、生物垃圾發電廠、全德最大自行車停車場……

  弗萊堡是德國西南部一座超過800年歷史的古城,如今其最著名的不僅是中世紀的哥特式建筑,還包括全德領先的垃圾回收率和自行車保有量。這座德國“綠色之都”的環保理念,為改善現代城市治理提供了很好的樣本。

  垃圾分類成為精細科學

  弗萊堡城市清潔服務公司坐落在市區邊緣。這裡幾乎聞不到任何刺鼻氣味。如果不是來回進出的垃圾卡車,根本看不出這是一個垃圾處理中心。

  垃圾處理中心的場地裡,擺放著一個個巨大的垃圾斗。不同的垃圾斗裝著對應的垃圾:廢舊金屬、舊電器、舊家具、瓷器……“這些垃圾尺寸比較大,不允許扔在住宅區的垃圾箱,需要市民親自開車送來,亂丟會被罰款。”工作人員彼得·克勞澤對記者介紹道:“這裡每周開放兩天,供市民前來投放大型垃圾。”

  弗萊堡的垃圾回收率高達69%,在德國各城市中遙遙領先,這得益於持續30多年的垃圾分類實踐。如今,這裡每個家庭都有5個不同顏色的垃圾桶,分別對應廢紙、塑料、玻璃瓶、生物垃圾和不可回收垃圾。

  克勞澤說,這5類垃圾中4類都可以回收利用,隻有不可回收垃圾對環境影響最大。弗萊堡的經驗是將垃圾費與不可回收的垃圾量直接挂鉤。垃圾公司根據家庭人口數量訂立基本垃圾費。在此基礎上,根據不可回收垃圾桶的尺寸和上門清理頻率收取額外費用。例如,一個三口之家,選擇35升的垃圾桶及14天清理一次,一年垃圾處理費為180歐元。如果選擇240升的垃圾桶及每周清理,費用將高達685歐元。

  如今,弗萊堡市人均年產生90公斤不可回收垃圾,遠低於所在州的平均值。這歸功於弗萊堡處理垃圾的核心理念,即把控制垃圾量視為首要任務,垃圾回收利用次之,最后才是垃圾焚燒。

  從1994年起,弗萊堡城市清潔服務公司就與學校和相關機構合作,開設課程及參觀活動,組織表演“垃圾分類”情景劇,舉辦各類競賽活動,以培養青少年的垃圾處理意識。弗萊堡經濟促進署的員工丁楠告訴記者,當地從小就開始培養孩子們的垃圾分類意識。學校裡有專門的垃圾分類游戲,小朋友們自己親手制作垃圾桶,然后將代表不同垃圾的卡片分類投入垃圾桶。這樣的方式比口頭指導孩子怎麼扔垃圾要有效得多。

  經過多年不間斷的管理實踐和習慣培養,如今垃圾分類在弗萊堡已經成為一門精細科學。

  新型建筑實現能源自給

  在弗萊堡,不可回收垃圾最終被運往城南的垃圾處理和能源生產中心,並通過安全環保的焚燒技術發電。據了解,目前該中心可滿足3萬戶家庭用電,同時每年產生1220萬千瓦時的余熱,可以供給與之相鄰的沼氣站和生物垃圾處理中心,這二者可再為4900戶家庭供電。

  “生產能源之外,工業余熱還可以直接用於房屋供暖。”弗萊堡經濟促進署綠色團組工作人員弗洛裡安·福萊辛格爾指著辦公室的暖氣片介紹說,經濟促進署辦公樓以及附近的弗萊堡會展中心,冬季採暖全部依靠當地的一家過濾嘴工廠的工業余熱。

  除了“變廢為寶”,弗萊堡從數十年前便開始利用當地豐富的太陽能發電。記者一出火車站就看到了當地地標:60米高的太陽能塔。整個建筑南側外立面覆蓋了約240塊光伏板,不但造型美觀,每年還能發電2.4萬千瓦時。距離火車站一公裡處,是剛落成兩年的新市政廳。這是一幢能源自給建筑,屋頂和四周覆蓋了約800塊光伏板,產生的能源不但可以滿足建筑自身供暖、制冷、通風和照明需求,還有余量並入城市電網。

  像新市政廳這樣的節能建筑在弗萊堡隨處可見。位於城南的沃邦小區佔地約40公頃。1998年,弗萊堡市決定將這個區域改造成節能示范小區。1999年,德國第一幢被動節能公寓在這裡改造完成,可以用非常小的能耗將室內調節到合適溫度。通過可再生能源實現自供暖,如今已成為小區標配,幾乎每幢房子的屋頂都安裝了光伏板。

  綠色理念驅動城市發展

  來弗萊堡的游客,大多會造訪沃邦小區。這裡的生活方式,生動詮釋了弗萊堡的綠色城市理念。

  記者乘坐有軌電車抵達沃邦小區。這裡的古樹和綠地在改造過程中大多得以保存,房屋屋頂也進行了綠化處理,可以收集儲存雨水。兩條雨水滲透渠將雨水直接滲漏保留在小區內,而不是被管道排走。小區內道路禁止停車,機動車隻能停放在小區外的停車樓內。大部分住戶通過有軌電車和自行車出行。

  在這條有軌電車的終點站——弗萊堡火車站外,坐落著一個可存放1000輛自行車的專用停車樓。大量市民白天從火車站騎車到公司,晚上再返回火車站通勤回家,完全無需使用私人汽車。

  除了自行車停車樓,弗萊堡還建設了大量自行車專用道路網。市中心的多條道路,都噴涂了明顯標志,明確自行車的先行權。如今,弗萊堡的私人汽車使用比例已降至30%。每1000人隻擁有393輛汽車,低於572輛的全國平均水平。

  出行如此,日常購物同樣也在貫徹綠色環保理念。記者走進市中心一家“零包裝超市”,隻見這裡從米面糧油到洗發水、清潔劑等都是散裝,並且產品都產自本地或周邊。這樣既避免了過多的包裝垃圾,也減輕了長途運輸帶來的碳排放。記者看到超市裡的顧客,都自帶著瓶瓶罐罐購買貨品。正在購物的大學生托比亞斯告訴記者,當地人早已習慣這樣的購物方式,平時也會有意識地減少塑料制品的使用。

  綠色理念與環保生活方式,不僅有利於保護環境,基於能源和環保的產業經濟,也成為弗萊堡的支柱產業,吸引著越來越多的人才和投資。目前,弗萊堡無論就業機會、人口增長還是游客數量,在德國都名列前茅。環境經濟、教育和環保研究領域從業人員的比重,也遠高於全國平均水平。

  (本報柏林電) 


  《 人民日報 》( 2019年08月13日 18 版)

 

(責編:曹昆、仝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