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1+1

從昆山砍人案看“宜將剩勇追窮寇”

蔣萌

2018年08月30日16:10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從昆山砍人案看“宜將剩勇追窮寇”

背景:8月27日晚,江蘇昆山市發生一起因行車沖突引發的血案。監控視頻顯示,一輛白色寶馬車駛入非機動車道,與正常騎行的電動車發生爭執。先是一男一女從寶馬車上下來,與電動車主交涉。而后,寶馬車司機、一名紋身壯漢突然下車,對騎車人拳打腳踢,后來又回車內拿出一把長刀,砍向騎車人。騎車人連連躲避,但仍被砍中。寶馬車司機在砍人時,長刀不慎落地,騎車人搶先撿起長刀,反過來砍向寶馬司機,寶馬司機躲避逃竄,騎車人追上前連砍數刀。警方通報,寶馬車司機劉某經搶救無效死亡,騎車人於某無生命危險。

北京青年報發表繆因知的觀點:我國《刑法》第二十條第三款規定:對正在進行行凶、殺人、搶劫、強奸、綁架以及其他嚴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採取防衛行為造成侵害人傷亡的,不屬於防衛過當。第三款被稱為“無限防衛條款”,然而,人民法院對“無限防衛”的適用極為嚴格。昆山這個案件應當適用“無限防衛”。一是文身凶漢無故行凶的意圖明顯,且可合理懷疑為黑惡勢力人員。公安部門本月剛公布的《黑惡勢力29種常見外在表現形式》,前兩條就是佩戴夸張金銀飾品炫耀的人員和以凶獸文身等彪悍、跋扈人員從事違法活動的,態度蠻橫、粗暴,隨身隨車攜帶管制刀具或棍棒的。據報道,文身凶漢實名劉海龍,曾因故意傷害等罪名被四次判刑。二是刀具偶然脫手后,文身凶漢對於某的危險性並未消除。劉海龍失刀后曾繼續搏斗奪刀,奔向汽車取出別的刀具甚至槍支,或召喚同伙攻擊於某的危險性依然存在。三是於某已經受傷,其所騎的電動車也已被文身漢一方推倒,對方又有汽車,自己逃跑並不能保障安全。且不論一個人被打被砍后能否奢談“冷靜”“克制”,從當時的實際情況看,我們無法合理要求於某只是持刀在手或先砍一刀就停下來,冒著生命危險看看文身凶漢有什麼反應,確認他又要扑過來或亮出新武器時再自衛。一些原本可能認定為正當防衛的案件最終未被認定,不但縮限了民眾在危難中的自我救濟能力,也讓人深感遇到歹徒時的進退維谷。本案獲得曝光,民意支持再次凸顯了從寬認定“無限防衛”的正當性基礎,希望對於推動法院論証說理有幫助。

小蔣隨想:視頻中,被寶馬車搶道的電動車騎車人於某,起初沒有過激反應。寶馬車上先下來一男一女和騎車人交涉,雙方沒有肢體沖突,場面還算平和。不知何故,本來理虧的寶馬車司機劉某(此前沒下車),突然下車對騎車人於某拳打腳踢,於某一直躲閃,沒有還手。似乎是嫌拳腳還不“過癮”,劉某又回車內拿大砍刀砍於某,於某更隻有躲閃的份。劉某的砍刀不慎落地,是本案的轉折點。於某搶先撿起刀,反擊並追砍劉某,視頻在劉某跑到自己的車尾處結束(已超出攝像頭拍攝范圍)。從視頻看,於某撿刀、反擊、追砍是在十幾秒內發生的。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於某能立刻判斷出劉某“已喪失傷害自己的能力”嗎?在於某看來,劉某跑向自己的汽車,會不會再拿其他凶器?何況,劉某還有同伴。在剛有自衛能力、可以反擊的情況下,此前一直處於劣勢的於某,能迅速收手嗎?“宜將剩勇追窮寇”,否則很可能再遭毒手,是顯而易見的。坐而論道談“適度自衛”不難,而在血肉搏斗中,在情急、憤怒、恐懼交織的生死關頭,要一個人實現自保、還很“佛性”、迅速觀察並准確判斷歹徒傷情,是嚴重不切合實際的。即便事后冷觀,在防衛致他人死亡有可能坐牢,與自己被歹徒砍死之間,你會做何種選擇?法律不能僅僅“設計雙贏”——既全身而退,又制服歹徒﹔更要考慮當事人不得不“生死二選一”,這種情況在凶案中更常見。法律也好,執法也罷,理當抑惡揚善,而不是搞教條主義,令該出手的人畏首畏尾,反而讓窮凶極惡之徒有機可乘。對此,江蘇網警在微博上發文“別以為拿把刀就能嚇唬人了,耍不好,隻會給對方送裝備”是調侃,還是警示,同樣耐人尋味。

小蔣 的話:大家好,我是小蔣 。國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鮮事。你評,我評,眾人評,百花齊放任君看。觀點 各有不同,角度各有側重,隻要我們尊重 客觀、理性公正。

(責編:張淏晴(實習生)、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