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觀點)

人民日報評論部:用優質平台凝聚“眾人之智”

——構建健康活躍的新媒體內容生態③

本報評論部

2018年06月22日05: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匯聚“眾人之智”,是一個優質平台的巨大機遇,也是一個優質平台必須承擔的責任

  

  “訂閱了很多公眾號,卻不知道該看什麼”“鋪天蓋地的‘猜你喜歡’,但沒有真正想要的”“刷完朋友圈、客戶端,因為沒有沉澱下什麼而更焦慮了”……隨著“用戶生產內容”的流行,各類信息聚合平台興起,信息海洋的邊界前所未有地擴展,獲取信息的方式也前所未有地便捷,但與此同時,“信息焦慮”也成為不少人面對互聯網時的一個煩惱。

  信息焦慮從何而來?一個重要原因,是信息爆炸與信息匱乏之間的悖論。有機構統計,如果將2013年產生的數據存儲到光盤上,並且把光盤分成5堆,每一堆都可以從地球延伸至月球。到現在,數據量肯定會更大。然而,信息爆炸並不意味著有用的內容俯拾即是,恰恰相反,信息的極速膨脹稀釋了有效信息,增加了有效信息的獲取成本,從而形成有效信息的相對匱乏。就像原本能聽到的旋律,被不同的旋律干擾后,反而聽不到了。信息焦慮,其實是找不到有效信息的焦慮。

  可見,有效的信息、精辟的洞見固然重要,但隻有讓這些內容抵達受眾,才能真正產生影響力,滿足人們的需求。由此也不難理解,人們為什麼紛紛向社交平台和資訊聚合平台聚攏。因為平台充當了“蓄水池”的角色,讓散落在互聯網的信息匯聚在一個“內容池”之中﹔另一方面,平台也起到了“輸水管”的作用,在信息生產者和需求者之間,建立起連接渠道,讓人們知道去哪裡尋找信息。也正因此,有人甚至判斷,新媒體的發展進入了“平台時代”。

  平台看起來是一個技術產品,似乎沒有好壞之分,但因為有內容、有用戶,所以必然有優劣之別。試想,假如平台匯聚了大量信息,卻是些劣質的、低俗的內容,這樣的平台如何能創造價值?即便內容產品多元多樣,卻是“你想看什麼才給你看什麼”,又怎麼能提升整個社會的認知水位?缺少把關人,沒有“過濾器”,任劣質內容泛濫,唯流量是從,這樣的平台最終隻會帶來信息污染、制造信息繭房,甚至因為強化了偏激觀點、極端情緒,制造群體的對立、撕裂社會的共識。既能匯聚起有價值的內容,又能讓用戶便捷而充分地從這些內容中獲益,才是一個優質的內容平台、信息平台。

  互聯網的一個特點,就是激活了潛藏於公眾的強大創造力,匯聚每個人的一得之見,就可能變成真知灼見。從論壇、博客到微博、微信,公眾的參與讓新媒體內容更豐富多彩。實現優質生產機構、優秀內容人才的大匯聚、大融合,才能讓內容生產滿足不同的且不斷增長的需要,將網上和網下的力量凝聚到一起,匯聚成壯大網上正能量的強大力量。匯聚“眾人之智”,是一個優質平台的巨大機遇,也是一個優質平台必須承擔的責任。

  讓好內容抵達讀者,對於內容生產者是激勵,對於讀者也是提升,這是一個正循環過程。反之,低俗媚俗內容盛行,則難免會劣幣驅逐良幣。對平台的發展而言,這同樣重要。一個資訊聚合平台曾做過調查,用戶關注一個賬號的理由,得票最高的選項是“看到喜歡的內容后,瀏覽賬號其他內容,喜歡便關注”,遠超“常做福利活動”“名氣大”等選項。以優質內容吸引用戶,以優質內容贏得競爭,既是平台應有的追求,更是平台得以持久發展的一條生命線。

  把優質內容聚集在優質平台上,是塑造良好新媒體內容生態的一個關鍵。人與信息的連接,讓互聯網形成了一些中心節點,平台便是其中之一。也正因此,主流媒體要善於借力,用好既有平台,讓主流價值傳得更遠,贏得更多讀者﹔同時也需要自己搭建正能量的內容平台,以主流價值灌注內容生產、以理性聲音引領公共表達、以眾力眾智滿足眾人所需,讓新媒體內容成為主旋律的重要聲部、正能量的基本底盤。

  有人說,在全媒體時代,注意力是最寶貴也最稀缺的資源。平台不是通過“吸睛”來“吸金”的內容大賣場,而是應該把寶貴的注意力凝聚在對的地方。讓有意義的內容與有價值的平台相遇,讓有水平的作者與有需求的受眾相遇,平台就可能成為我們時代文化的水源、內容的高地,構建起更加活躍也更加健康的新媒體內容生態。

  (本系列評論到此結束) 


  《 人民日報 》( 2018年06月22日 05 版)

(責編:岳弘彬、黃策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