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版望海樓:“人權大考”深度暴露美國危機

賈秀東

2020年06月19日05:18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海外版
 

  美國病了,病得還不輕。這不僅僅是說美國已經有200多萬人感染新冠病毒,10多萬人因此喪生。在新冠肺炎疫情這場全球“人權大考”面前,美國政府的表現是不及格的。持續蔓延的疫情,持續低迷衰退的經濟,持續不斷的種族沖突,多重危機沖擊著美國。這些都還是美國問題的病症,而不是美國問題的病根。

  表征之一是政治極化、社會撕裂,病根是利益調和機制出了問題。美國共和、民主兩黨之爭日益激烈,既反映了美國社會的分裂,又進一步助推了這種分裂。美國曾以“三權分立、相互制衡”為傲,似乎這種“美式民主”體制的核心架構能夠保証美國政治社會的良性發展,但權力部門之間、利益集團之間相互傾軋,為反對而反對,為支持而支持,衡量政治是非的尺度扭曲了,選票比什麼都重要。為了選票,不是去尋求廣泛社會共識,為廣大民眾服務,而是更加偏於尋求和維護基本盤的支持。朝令夕改,言而無信,推諉、扯皮、拖延,你方唱罷我登場,種種政治亂象,在“民主”的招牌下不斷上演,而且愈演愈烈。權力制衡變成了政治和社會的“零和博弈”,“零和博弈”自然會引發更加激烈的利益抗爭,利益集團相互掣肘,政治裂痕使美國社會千瘡百孔。

  表征之二是自由歸自由、變革無從談起,病根是制度和政策機能僵化。別看美國的國會山上、媒體裡面、城鎮街頭到處都能目睹所謂的言論自由,抗議示威,動輒百萬人大游行,譬如過去的“佔領華爾街”,近來的大規模反種族主義示威,但這些都很難推動美國去解決深層次的結構性矛盾。一陣喧囂、宣泄之后,政治與社會舊態依然,根深蒂固的矛盾並無改觀,直到下一次遇到哪一個導火索再次點燃這些矛盾,周而復始。當然了,美國政府和精英人士可以繼續宣稱,你看我們有民主、有自由、有法治。多少次大選中,兩黨總統競選人都喊出“變革”的口號,到頭來“城頭變幻大王旗”,老問題沒解決,又帶來了新問題。所謂“變”,其實成了折騰,並不醫治體制的僵化和低效。

  表征之三是在世界上我行我素、大搞雙重標准,病根是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作祟。在多重危機夾擊下,美國的國際形象嚴重受損。美國一些輿論認為國際社會在“嘲笑”美國。實際上,這種“嘲笑”並非幸災樂禍,而是美國在國際上極力自我塑造的形象與現實反差太大造成的。美國以“山巔之城”“燈塔之國”自詡,對別國內政指手畫腳、干涉無度,在國際上屢屢挑起紛爭和沖突,這種“燈塔”隻照別人,自己卻是“燈下黑”。以“美國優先”的名義,在國際上隻想攫取一己私利,不願履行責任﹔隻顧以自己的“價值觀”干涉他國,不顧由此引發的國家分裂、地區動蕩﹔說一套、做一套,國內一套、國際一套,己所不欲卻盡施於人,違背基本的國際道義。成為“國際馳名雙標”而不以為恥,反以為榮,用“美國例外論”的邏輯來自我陶醉,其根源在於美國信奉“強權即真理”。此次大疫當前,美國不走團結合作的正道,卻偏偏要走以鄰為壑的邪道。

  無可否認,從歷史上看,美國具有較強的糾偏、自愈能力,當前也不乏反思。近日,美國四任前總統一致呼吁反思國家的“悲劇性失敗”。問題是,沉疴積弊已久,正如美國哲學家、哈佛大學公共哲學系教授康乃爾·韋斯特日前撰文詰問:“美國還能被改革嗎?”答案關乎美國民眾的福祉,也攸關世界的前途命運。

  (作者為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特聘研究員)

(責編:岳弘彬、仝宗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