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藝海觀瀾:中國科幻薪火相傳

韓  鬆

2020年06月02日05:50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科幻要讓廣大群眾愛看,要有閃光的點子、驚人的想象、精彩曲折的故事

    

  葉永烈是一位科普科幻和紀實文學作家。在我看來,他的科幻成就至少有三:一是他在科學基礎上建構起對未來的向往。這方面突出表現在《小靈通漫游未來》。此書1961年寫成,寫的是21世紀的中國,講述了一個建立在科學技術高度發達基礎上的中國,有生產糧食的工廠、給學生上課的機器人,還有會飛行的汽車等等,這些如今有許多都實現了。二是用人們喜聞樂見的方式普及科學知識和倡導想象力。葉永烈的作品至今仍保持很高銷量,他的故事很好讀,廣受讀者歡迎。他把科幻與推理結合,創作“金明戈亮探案系列”。他發揚科幻類型文學的特色——要讓廣大群眾愛看,要有閃光的點子、驚人的想象、精彩曲折的故事,而不是玩語言文字游戲。葉永烈把科幻推向更大眾的人群。三是對社會和歷史的深深關切。他的《愛之病》《腐蝕》等寫傳染病對人類社會的影響,是最早一批公共衛生題材科幻作品。

  葉永烈的作品,把未來與歷史融為一體,體現了中國知識分子的愛國情懷。他和同代的鄭文光、童恩正等科幻作家,為我們留下了寶貴的科幻傳統。他們都出生在新中國成立前,在紅旗下學習和成長,他們把對祖國強大的祝願注入科幻小說。他們的科幻小說也有一些共同點。一是創立科普型科幻,讓科學成為幻想的主線。鄭文光是天文學專家,葉永烈是化學專家,童恩正是人類學專家。葉永烈說:“科普興,科學興﹔科學興,中國興。”二是發展少兒科幻。科幻在中國,長期是兒童文學的一部分,它要面向少年普及科學,培養下一代人的探索精神。葉永烈說:“應該讓孩子們從小喜歡科學、熱愛科學,讓孩子們從小就富有幻想”。三是現實主義觀照。尤其是到創作后期,他們都強調科幻要關注社會,關注人生,要有人文精神。他們認為科幻是文學,是人學。

  從這些可以看到科幻在中國發生發展的脈絡。梁啟超第一個把凡爾納的科幻小說翻譯成中文,提倡“小說革命”“小說救國”。他的《新中國未來記》寫1962年的中國,設想世博會在上海召開,所有國家都來開會的盛況。魯迅也從日文翻譯了凡爾納作品。魯迅到日本留學,看到日本人翻譯的西方科幻小說,感慨西方人的夢是海底兩萬裡、人上月球,把西方科幻小說介紹到中國。應該說,鄭文光、童恩正、葉永烈這代人,秉持了把科幻作為實現國富民強工具的傳統。他們在新中國成立后迎來機遇,真正把一種舶來品轉化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科幻,讓它興旺並扎下根來。

  從梁啟超、魯迅到鄭文光、童恩正、葉永烈,再到今天的劉慈欣、王晉康、何夕、江波、陳楸帆等,中國科幻實現了薪火相傳,並發揚光大。前輩作家倡導的科普型、少兒型和社會型科幻,今天正在全面發展。從去年底到今年,科幻界重新提出振興科普型科幻﹔少兒科幻方面,則新設少兒科幻星雲獎,並由南方科技大學首次推出科幻的初中高級教程,另有一批少兒科幻集中出版﹔科幻現實主義在創作中得到很好的體現,大量新作涌現,延續中國科幻關注國家、關注社會、關注科技和關注未來的傳統。


  《 人民日報 》( 2020年06月02日 20 版)

(責編:馮粒、尹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