穩投資、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

人民日報熱點辨析:精准投資 有效投資

張長春

2020年01月20日05:39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面對我國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有人主張通過搞投資強刺激來應對。事實上,從國內外逆周期調節經濟運行的經驗來看,隻有在經濟增速主要受周期性因素影響而大幅低於預期增長目標且具備相應條件時,才能出台強刺激投資的政策,而這顯然並不符合我國當前的實際情況。在我國當前經濟形勢下,搞投資強刺激並不適宜。

  從經濟運行看,目前我國經濟增速仍處於合理區間,沒有必要搞投資強刺激。一方面,分季度看,2019年一至四季度,我國經濟增速分別為6.4%、6.2%、6.0%、6.0%,雖然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但經濟增速仍處於年初確定的預期增長目標區間,經濟運行總體平穩。而且,我國經濟穩中向好、長期向好的基本趨勢沒有改變,隻要保持戰略定力,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落實好黨中央決策部署,就可以保持經濟持續健康穩定運行。另一方面,年度經濟增長預期目標是在綜合考慮增長潛力與就業、收入等因素的基礎上確定的,其中,經濟潛在增長率是確定增長預期目標的重要依據。在經濟發展新時代,經濟增速從高速轉向中高速,既是我國從中高收入階段邁向高收入階段的必然結果,又是優化結構、提質增效、推動實現高質量發展的客觀要求,符合客觀規律。通過搞投資強刺激來實現高增速,既不可持續,又違背經濟規律。

  從經濟下行壓力的來源看,我國經濟下行壓力並非僅僅來自經濟周期性波動,因而搞投資強刺激的針對性不足。投資強刺激針對的主要是有效需求嚴重不足等需求側問題。雖然受內外部因素影響,總需求增長放緩,需求側因素對我國經濟運行產生了一定影響。但應該看到,現階段我國經濟增長放緩的主因是供給結構不合理、供給質量不高等結構性問題,主要表現在經濟發展質量和效益有待提高、創新要素相對稀缺特別是關鍵核心技術抗沖擊能力較弱、實體經濟困難較多、發展所付出的資源環境代價偏高、社會民生領域還有不少短板等。因此,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有針對性的措施是進一步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破除影響總供給和總需求增長的結構性體制性障礙。如果採用強力刺激投資需求的傳統做法,不僅帶來的總需求增長效應十分有限,而且經濟增速也會在刺激效應過后回到原有水平,並不能從根本上緩解經濟下行壓力。

  從保持宏觀杠杆率基本穩定的需要來看,搞投資強刺激不具備可行性。目前,我國經濟發展面臨的國內外風險挑戰明顯上升,不僅內部結構性體制性問題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解決,而且外部復雜嚴峻環境短期內也難以明顯好轉,這就決定了經濟下行壓力可能還會持續一段時間,宏觀杠杆率仍有上行壓力。因此,宏觀經濟政策必須審慎平衡好穩增長與穩杠杆的政策目標。在這種情況下,如果通過大幅加杠杆來刺激投資,必然導致宏觀杠杆率明顯上升,不僅無助於消除主要由結構性體制性問題帶來的經濟下行壓力,而且會增大財政金融風險,縮減未來的政策空間。

  可見,通過投資強刺激應對經濟下行壓力既無必要性,又不具備現實基礎。去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指出,繼續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和穩健的貨幣政策﹔財政政策、貨幣政策要同消費、投資、就業、產業、區域等政策形成合力,引導資金投向供需共同受益、具有乘數效應的先進制造、民生建設、基礎設施短板等領域,促進產業和消費“雙升級”。這說明,我國不會搞“大水漫灌”式強刺激,穩投資、發揮投資關鍵作用的重點在於形成精准投資、有效投資。我國的投資政策將繼續圍繞支持三大攻堅戰、保障和改善民生、服務國家發展戰略的需要,找准優化供給結構與擴大需求的結合點,用足用好並適時調整優化已出台的政策,提高投資補短板、增動能、拓潛力的精准性和有效性。同時,還將加強經濟形勢跟蹤和政策預研,積極儲備一批改善社會民生、拓展發展潛力的重大項目,為相機應對形勢變化做好准備,確保任何情況下都能及時有效地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

  (作者為中國宏觀經濟研究院投資研究所所長)


  《 人民日報 》( 2020年01月20日 09 版)

(責編:白宇、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