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魯晚報:泄露舉報者信息,或因恐懼輿論監督

沙元森

2019年09月16日08:08  來源:齊魯晚報
 

基層公職人員應該消除對輿論監督的恐懼心理,做到善用輿論監督,才能真正從根源上杜絕負面輿情。

9月12日晚,《問政山東》欄目對平度市田庄鎮寶落村村南存在非法排放尾砂的情況予以曝光。問題不止於此,記者在向田庄鎮安監辦舉報情況之后約十分鐘時間,就接到了被舉報人的威脅電話。顯然,舉報人信息被泄露。9月13日,山東省應急管理廳派出督導組,對曝光問題進行現場督導。經查明,田庄鎮應急辦主任於某將舉報人信息告訴了涉事廠所在地的村支部書記秦承某,秦承某將信息透露給了自己的親兄弟秦新某,之后廠主秦新某撥打了記者的電話。目前,三人均被警方控制,警方和紀委已經共同介入調查。

《行政機關公務員處分條例》第二十六條規定,泄露國家秘密、工作秘密,或者泄露因履行職責掌握的商業秘密、個人隱私,造成不良后果的,給予警告、記過或者記大過處分﹔情節較重的,給予降級或者撤職處分﹔情節嚴重的,給予開除處分。田庄鎮應急辦主任於某作為公務員,泄露“工作秘密”和“個人隱私”的行為已經比較確鑿,應該會受到相應的處分。如果涉嫌犯罪,可能還要面臨法律懲處。

於某暴露出來的問題,也給一些基層公職人員敲響了警鐘,必須以敬畏之心對待和使用手中權力,不論權力大小,都不要胡作非為。監管部門的公職人員與違法生產企業沆瀣一氣,突破了職業倫理底線,確實應該受到嚴懲。與此同時,我們還應深思,於某如此著急地通風報信,究竟出於什麼動機。

於某之所以會有這種不正常的反應,背后可能存在利益勾連,這需要紀檢監察部門進行調查,確認有無瀆職和腐敗行為。此外還可能存在另一種情況,就是於某通風報信只是為了“滅火”,但是弄巧成拙,反而引爆輿情。如果真是因為這個原因而泄露舉報者信息,那麼於某可以作為反面典型,讓更多的基層公職人員學會如何面對和接受輿論監督。

接到記者的舉報電話之后,監管部門的工作人員不是迅速趕赴現場調查問題,而是先泄露舉報者信息,在當地拉響了應對輿論監督的“警報”。顯然,監管部門與被監管企業已經形成了默契和平衡,彼此“相安無事”。而一個外來的舉報者,不難被他們猜測或者調查出身份。對應急辦主任於某來說,引爆輿情可能比監管不力更可怕,所以才敢置黨紀國法於不顧,最終適得其反。如果於某與違法生產企業沒有利益交換的問題,那麼他的“失態”很可能源於對輿論監督的“過敏”。

隨著移動互聯網的普及,公民參與社會公共事務的熱情不斷提高,一些群眾反映強烈而長期得不到解決的問題,很容易經過媒體報道和網絡傳播迅速成為負面輿情,這對一些地方造成了不小的壓力。能否杜絕負面輿情,也逐漸成為評判一些部門工作績效的指標。因為害怕引發負面輿情,一些基層公職人員對輿論監督也有了恐懼心理。

希望於某一手引爆的這個輿情事件能警醒更多的基層公職人員,輿論監督並不可怕,隻有讓輿論監督成為社會生活的常態,政府部門才能及時發現問題,解決問題,防止小事拖大,大事拖炸。所以,基層公職人員應該消除對輿論監督的恐懼心理,做到善用輿論監督,才能真正從根源上杜絕負面輿情。

(責編:段星宇、仝宗莉)

熱點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