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治犬患,關鍵在於城市精細化治理

周文韜

2018年08月17日14:55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近日,西安推行“史上最嚴”養狗黑名單制度,犬主遛狗不拴繩、不攜帶養犬登記証達三次以上,將被列入重點管理對象“黑名單”。如遺棄、虐犬,將被吊銷養犬登記証,5年內不得再次養犬。目前,西安已有8人被吊銷養犬登記証,一名德牧犬主人因未牽狗繩致使人被咬傷,被行政拘留10日,罰款500元,5年內不得再養狗,咬傷人的德牧犬,已被強制收容。

如何治理犬患,各方爭論已久,甚至一度出現“異煙肼毒狗”的極端聲音。人狗矛盾,折射出公共空間治理中的公地悲劇,西安此舉贏得廣泛認同,可謂抓住了破題關鍵——通過細化管理標准、明晰職責分工,實現精致、細致、深入、規范的城市治理,在公共空間中樹起人人信服、人人需遵從的行為規范。

細化管理標准,讓養狗有規可依,這是出於對養狗者和非養狗者雙方利益的保護。在美國,每個州、鎮都在憲法基礎上制定了細致的管理條例,如果被寵物狗騷擾,隻要撥打電話,幾分鐘內專業工作人員就會來解決問題﹔在日本,養狗者門上須貼“犬”字﹔在德國,當寵物犬離開圈養空間時,必須有人照看﹔在比利時,寵物店在寵物犬兩個月大時就要請獸醫往身體裡打入芯片,寵物犬必須定期注射狂犬疫苗,每一針都被記錄在芯片中。

我國不少省市都制定了地方版的《養犬管理條例》,但部分條款不夠具體,缺乏可操作性。比如,各地均對遛狗佩戴狗繩做出要求,但對於狗繩的長度,要求不盡相同,北京、遼寧、江西未做具體說明,上海規定狗繩長度不得超過2米,廣東則依據犬隻體重,規定狗繩長度范圍在1.5米至2米。那麼,到底多長的狗繩才能起到最佳防護效果?這個問題需要通過科學實驗來回答,並在條例中細化。

條例細化后,更重要的是依靠強制力保障執行。但現實是,很多地方公共資源有限,養狗者眾多,很難專門分出精力治理狗患,“不栓狗繩”“讓寵物狗隨地大小便”之類的“小惡”,違法成本低,執法成本高,導致《養犬管理條例》難以真正發揮作用。

這就需要將有限的治理力量科學、精細配置,同時,通過治理重心向下移,實現政府治理和社會調節、居民自治良性互動。比如,依據《西安市限制養犬條例》規定,居委會、村委會應做好本居住區限制養犬的自治管理,制定限制養犬公約,接受對違法養犬行為的舉報、投訴。物業公司有權對居住區違法養犬行為進行勸阻、舉報、投訴,有權根據實際狀況,劃定本居住區禁止犬隻進入的公共區域。通過賦予基層組織、基層群眾更多治理和監督權限,人民大眾的力量才能被充分釋放,好制度好規范,才能具備更強的威懾力。

當然,不文明養狗者只是少數,狗是人類最忠實的朋友,我們的朋友需要在城市中有一片容身之地。因此,要為文明養狗創造更多便利條件,做好對養狗者的精細化服務。比如,可以借助互聯網+實現狗証辦理的便利化﹔設置醒目的禁止遛狗標識﹔可以適當增加社區周邊的配套寵物醫院﹔增設寵物收容所……這些“繡花”功夫做足,才能讓養狗者舒心,不養狗者放心。

養狗事小,卻關系到百姓生活的安全感、幸福感,最能看出城市精細化管理的水平。隻有堅持問題導向,精准回應群眾訴求,才能織就城市精細化治理的大網。精細化治理水平高了,城市生活才能和諧、有序,包括人犬矛盾在內的社會問題才能真正消除。

(責編:張淏晴(實習生)、黃策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