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要給租房“黑中介”當頭棒喝

史洪舉

2018年08月17日13:44  來源:人民網-觀點頻道
 

一度盤踞在武漢市中南、亞貿一帶的一伙房屋中介,引發“糾紛”報警多達數百起,幾乎天天扯皮。警方查明,該黑中介一頭欺詐房東,一頭蓄意坑害房客。他們租下房東的房屋后,非法隔斷成膠囊房轉租賺取差價,營業客高達3300余萬元,通過設置合同陷阱不斷抖狠滋事,獲利高達1000余萬元。以大學畢業生為主體的租房族受害猶深。15日,武昌區法院一審判決該團伙為黑社會性質組織。這是全國首例判決黑中介團伙犯黑社會性質組織罪。(8月16日《楚天都市報》)

大多有過租房經歷的人都知道,如果能夠租到稱心如意的房屋,遇到通情達理的房東,可減少很多奔波勞累。一旦遇見流氓地痞般故意設置圈套,收完錢就毀約,且不斷滋擾房客的黑中介,則不勝其擾,難以安居。而此次將這一“最黑”中介團伙判定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從嚴打擊,無疑鏟除了毒瘤,也有助於形成威懾,撫慰處於弱勢地位的租房者。

理論上,租房者如果被“黑中介”侵權,可以要求消費者協會或工商部門介入,可以向法院起訴,也可向住建部門投訴舉報。要是經查實中介違約在先,其既要退還中介費和房租,還將承擔賠償責任。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卻很殘忍。租房者與中介之間存在明顯的信息不對稱。存在剛性需求的租房者很難有效了解中介資質及擬出租房屋真實狀況,難以識破“黑中介”的虛假宣傳和各種套路,極易掉入故意設置的陷阱。即便租房者訴諸法律,也根本耗費不起。尤其是,大多租房者沒有人力、物力與“黑中介”斗智斗勇,更經受不住上門辱罵、半夜敲門、扔垃圾、拉閘限電、威脅恐嚇,人身攻擊等流氓無賴式滋擾。隻能以繳納額外費用,折損房租、押金來祈求平安。

要知道,這些“黑中介”對付租房者所用的下三濫手段已超出了民事糾紛范疇。租賃期內,租房者對房屋的合法佔有權受法律保護。“黑中介”帶人私自砸門闖入房間、辱罵租房者、半夜敲門的行為顯然屬於尋舋滋事或非法侵入住宅,已構成治安違法,情節嚴重的則構成犯罪。此外,即便沒有上述惡劣情節,只是在收取定金或中介費后又以威脅方式不斷強行收取管理費、衛生費等費用的,也可能構成強迫交易罪。

梳理報道可知,武漢的這起“黑中介”事件中,相關被告人除被判處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外,又被判處犯尋舋滋事罪、強迫交易罪等七項罪名,可以說受到了應有懲戒。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行為人構成黑社會性質類犯罪,同時又有其他犯罪行為的,必須數罪並罰。由此可見,這些見利忘義、好勇斗狠、囂張之極的“黑中介”終於為其“最黑”承擔了代價。

衣食住行是關乎老百姓獲得感的大事。安居才能樂業,對此,其他地方的執法部門理當加以借鑒,以治亂象用重典的決心,查清這些流氓無賴式“黑中介”的犯罪事實,一旦構成黑社會性質類犯罪,就應給其當頭棒喝。同時監管部門應強化措施,強力規范房屋中介市場,進而糾偏失序的房租市場,改變租房者與中介博弈時的弱勢地位,讓租房者多些安全感和踏實感。

(責編:張淏晴(實習生)、黃策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