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評論部:科學決策要有“效果意識”

——讓公共政策“行穩致遠”②

本報評論部

2016年08月04日04:36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原標題:科學決策要有“效果意識”(人民觀點)

  要考慮政策出台和實施之后的利益影響、輿論影響、社會影響,杜絕“好事蠻辦”,摒棄“好事虛辦”,警惕“好事濫辦”,才能防止“負溢出效應”,真正落實好意、辦成好事     

  近年來,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多地出台了大同小異的天使投資風險補償管理暫行辦法,即如果項目失敗,政府會給予一定補貼。然而,該類政策不僅引來輿論爭議,也遭遇市場冷遇。一位投資者道出其中關鍵:投資公司最重信譽。凡是去申請政府補貼的投資機構,就等於証明自己是個失敗者,政府需要你証明自己的無能才來補貼你,這是什麼商業邏輯呢?旨在鼓勵投資的政策,卻被投資者敬而遠之,這讓人反思公共政策“初衷”與“效果”之間的辯証關系。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做工作要注意“時度效”,最終要看效果。社會實踐及其效果是檢驗主觀願望或動機的標准,揆諸公共政策,就是要有“效果意識”,考慮政策出台和實施之后的利益影響、輿論影響、社會影響,多角度考量、全方位把握,尤其是要換位到利益受損群體的角度想想,以底線意識防止“負溢出效應”。

  現實中,有不少抱著良好初衷的公共政策,由於少了點“效果導向”,往往橫生枝節,甚至好心辦壞事。比如,為了調整農業產業結構而強制鏟除原有作物,為了實現產業扶貧而盲目跟風上馬一些項目,引發公眾不滿﹔為了市容整潔而對小商小販“一刀切”,在爭議聲中被叫停。這樣的情況,不僅造成了“決策浪費”,更侵蝕到政府公信。

  公共政策事關公眾福祉,考量政策出台后的利益影響、輿論影響、社會影響等,乃是題中應有之義。這要求決策者的思考,行走在科學的軌道,避免陷入各種誤區。比如,過於重視經濟效益而忽視社會效益,隻考慮局部利益而忽略利益平衡,隻看到短期的積極效益而輕視長遠的次生影響,片面強調對目標群體的好處而忽視對利益受損群體的補償,隻注重決策的合理性而忽視做好相關配套的必要性。繞開這些誤區,決策才稱得上科學,也才能從源頭保証效果。

  而對政策效果做出前瞻性預測,則有賴於決策前的扎實調研。許多好政策施行后才暴露出許多原來未曾想到的問題,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一些領導干部“情況不明決心大,心中無數點子多”。有的眼睛朝上瞅著領導的偏好,而非身子朝下了解群眾的需求﹔有的一線調研蜻蜓點水多,辦公室裡機械照搬國外經驗多﹔有的選擇性採納有利於方案通過的信息,對政策依賴的具體環境視而不見,對專家的建議與警告充耳不聞。如果事前考察不足、不准,再怎麼強調“效果意識”,也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

  效果好不好,歸根到底是群眾說了算。把民意請進門,是“效果意識”的必然要求。要知道,沒有公眾的參與,就沒有民意的護航,本應在決策之前完成的意見交鋒和利益博弈,就會延宕到決策實施當中,為決策推行埋設暗礁。公眾參與不僅是民主程序的要求,也能檢視修正專業主義、工具理性的盲點。可以說,民意是決策過程中的活性炭,能去除影響決策效果的有害雜質——那些未曾看到的風險、沒能覺察的隱患。以欠缺專業知識而排斥公眾參與、以“一提漲價就反對”而認為公眾“非理性”的觀點,無疑片面而偏頗,容易讓決策失去最基本的公共性。

  保持“效果意識”,公共政策不僅要制定好,還要解釋好。“輿論者,造因之無上乘也,一切事業之母也。”在很大程度上,輿情就是民情,輿論代表民意。要意識到,選擇合適的公布時機與方式,採取恰當的應對態度與策略,是推動政策實施的基本要求。在眾聲喧嘩的“輿論敏感期”,公共政策需要“輿論反應評估”,把輿情反饋納入決策過程,做好群眾關切的回應預案、社會質疑的權威解釋。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為群眾辦實事既要有誠心,也要講方法”。脫離實際地“渾沌開竅”、一廂情願地“幫蝶破繭”、罔顧規律地“拔苗助長”,隻會適得其反、事與願違。始終以“效果意識”審視政策,杜絕“好事蠻辦”,摒棄“好事虛辦”,防止“好事濫辦”,才能真正落實好意、辦成好事。


  《 人民日報 》( 2016年08月04日 05 版)

(責編:王政淇、文鬆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