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任仲平:以信仰之光照亮奮斗之路

——寫在中國共產黨成立95周年之際(上)

任仲平

2016年06月29日03:1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一)又一個7月來臨,時間從未改變前行的腳步。

  上海興業路的一棟小樓,迎來更多朝聖者。95年前,一群年輕人聚集在這裡,革命的星火,燃燒出一片嶄新的天地。這一過程如此艱辛也如此輝煌,正如紀念館展覽結束處懸挂著的題詞——“作始也簡,將畢也鉅”。

  陝西延安楊家嶺的中央大禮堂,有人展開黨旗,重溫入黨誓詞。1945年,黨的七大在這裡召開,建立一個新民主主義中國的腳步從這裡啟程。會場牆壁的旗座上,寫著八個字——“堅持真理,修正錯誤”。

  北京,天安門廣場花團錦簇,大街小巷飄揚的黨旗上,鐮刀錘頭格外醒目。從苦難中來,朝復興而去,一個古老的民族向著百年夢想邁進。黨的十八大之后,習近平總書記告誡全黨——“勿忘人民,甘作奉獻”。

  95年,3句話。源於德國小鎮特裡爾的種子,在一代代中國共產黨人的心靈中孕育成長。紅色的激流匯入黃色的土層,掀起洶涌壯闊的狂瀾,匯聚成光耀中華的絢麗日出,它讓世界四分之一的人口選擇了馬克思主義,蕩滌風雨如磐的暗夜,照亮民族復興的征程,徹底改造了這個古老的國家,徹底改變了人民的命運,徹底改寫了人類社會的政治版圖。

  從嘉興南湖紅船上尋找光明的擺渡人,到駕馭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領航者,中國共產黨激勵與召喚著億萬人民生死與共、始終相隨,讓這個曾經四分五裂、一窮二白的國度,於危難中振作,在絕望中重生,已然可見復興的曙光。

  有人說,了解中國,必須了解中國共產黨﹔讀懂中國共產黨,才能讀懂中國。95年過去,就讓我們重新打開時間的閘門,踏上那條舉世矚目的中國道路,翻閱風雷激蕩的紅色篇章。

  (二)億萬萬人家國,九十五年拼搏。為了民族獨立、人民解放,國家富強、人民富裕,無數人匯聚在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下。歷史會記錄下每一代人的奮斗與犧牲,也會給他們的選擇一個肯定的回答。

  “敵人隻能砍下我們的頭顱,決不能動搖我們的信仰!因為我們信仰的主義,乃是宇宙的真理!為著共產主義犧牲,為著蘇維埃流血,那是我們十分情願的啊!”1935年8月,方志敏在就義之前慷慨陳詞。這位贛東北蘇區的創建者,過著“清貧,潔白朴素的生活”,卻“生存一天就要為中國呼喊一天”,隻因他是“馬克思主義篤誠的信仰者”,堅信“蘇維埃可以救中國,革命必能得最后的勝利”。

  “為了抉擇真理,我們應當回去﹔為了國家民族,我們應當回去﹔為了為人民服務,我們應當回去﹔……為我們偉大祖國的建設和發展而奮斗!”1950年2月,華羅庚在歸國途中,寫下這封《致中國全體留美學生的公開信》。那一年,華羅庚、朱光亞、鄧稼先、葉篤正等1000多名留美學生不畏艱辛奔向新中國,很多人加入了中國共產黨。他們相信,“新民主主義已經很明顯地指出中國社會建設該取的道路”,“我們的民族將再也不是一個被人侮辱的民族了”。

  “我們是有組織、有信仰、有覺悟的人。”2008年5月,瞿永安的11位親人在汶川地震中喪生。在滿地瓦礫的家門口,這位北川縣副縣長淚流滿面磕了三個頭,隨后起身投入抗災一線。在那場特大地震之后,從80后女警察蔣敏、組織部長王理效,到參與援建的干部崔學選,定格下無數共產黨員的奉獻精神。在汶川震區考察救災和重建的外國友人感慨:“有一條‘經’我們很難取走——你們有這麼多勇於獻身的中共黨員。”

  95年來,無數仁人志士,匯聚於信仰的旗幟之下。在他們身上,有著這個群體的心靈密碼,有著共產黨人共同的精神基因——

  他們相信,“隻有在斗爭中無所畏懼,才能在追求真理的過程中把自己雕塑成器”。在這真理裡,凝聚著智慧與知識的結晶,也蘊藏著國家與民族發展的路徑。沿著這條真理之路,沉淪的中國才能走向復興,億萬中國人才能過上更好的生活。他們視追尋這樣的真理為理想,他們以實踐這樣的真理為信仰。

  他們秉承,“人生應該如蠟燭一樣,從頂燃到底,一直都是光明的”。他們把國家、民族乃至人類的命運,扛在自己的肩膀上。走在這條道義之路,他們將小我消融於“大我”,成為無私的愛國者、無畏的革命者、無悔的犧牲者。他們視承擔這樣的責任為使命,他們以堅守這樣的價值為意義。

  水打山崖,風過林海。95年來,信仰在奮斗中淬火,一代又一代共產黨人前行的足跡,構成了一個國家為強大而探索的思想史,也構成了一個民族為復興而奮斗的心靈史。真理之光與道義之光交相輝映,讓這一段歷程群星閃耀,照亮著中華民族的天空。

  (三)並非每個共產黨員,都是天生的馬克思主義者。很多時候,信仰是選擇的結果。回到他們思想的源頭,才能理解共產黨人95年來的選擇,才能發現為什麼馬克思主義“佔據著真理和道義的制高點”。

  一百多年來,馬克思主義一直是現代世界思想樂章中的一個重要主題。馬克思是第一個把世界作為政治、經濟、科學和哲學的整體來理解的人。這位“現代社會思想之父”,揭示了自然界、人類社會、人類思維發展的普遍規律。這是人類智慧一座令人仰止的高峰,正如曾獲諾貝爾經濟學獎的希克斯所言,“大多數希望弄清歷史一般進程的人會使用馬克思主義的范疇或者這些范疇的某種修正形式,因為幾乎沒有其他的范疇形式可用”。

  對於有識之士,馬克思提供了豐富的思想資源﹔對於有志之士,馬克思更開掘出廣闊的精神空間。堅持實現人民解放、維護人民利益的立場,以實現人的自由而全面的發展和全人類解放為己任,體現出馬克思主義理論的價值基礎。在馬克思的歷史批判、經濟批判、政治批判中,“人的解放”是一以貫之的核心,也是他終生奮斗的使命。從為人類謀福利的道德信念,到對人的命運的客觀探討,再到人與世界關系的總體把握,直至追求“每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馬克思主義開辟出一條個人和人類追求超越性價值的道路。

  這位共產黨人的精神導師,正是一個完美例証。他出身富裕家庭,23歲拿到博士學位,25歲娶了一位貴族小姐,還是《萊茵報》主編。但他卻拋棄了這一切,選擇了“最能為人類福利而勞動的職業”,為工作和革命顛沛流離40年,一貧如洗、兒女夭殤,直到1883年3月在辦公桌前永遠地睡去。德國哲學家康德曾說,人類最震撼的秉性,就在於為他人而工作,為后代而犧牲。馬克思一生的際遇,正實現了對“人”的定義。

  一部人類文明史,產生了科學主義與人文主義兩大思潮,分別體現著人類對真與善、實然與應然、工具理性與價值理性的追求。馬克思主義則努力在二者之間架起橋梁,把科學的真理性與價值的超越性,統一於共產主義理想之中。從這個意義上,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無論時代如何變遷、科學如何進步,馬克思主義依然顯示出科學思想的偉力,依然佔據著真理和道義的制高點”。

  這正是馬克思主義能在世界的東方,吸引如此眾多信仰者的根本原因。

  (四)對於古老的中華文明,馬克思主義無疑是一個截然不同的思想體系。中國人最早知道“共產主義”,是在江南制造局出版的《西國近事匯編》中。為什麼這個國人並不熟悉的概念,能在此后的一百多年裡,為中國的發展提供了源源不斷的理論支持和精神支撐,奠定無數人信仰的基石?

  一本中文初版《共產黨宣言》,見証了馬克思主義與中國深深的精神共鳴。1926年,這本封面錯印成“共黨產宣言”的書輾轉成為山東廣饒劉集村黨支部的學習材料,曾因國民黨搜查、日偽軍“掃蕩”而被埋進鍋灶、藏在糧囤、塞進鳥窩。然而,那位“大胡子”卻讓劉集村成為“紅色堡壘”,190人走上革命道路,有據可考的烈士就有28人。這些“以前沒有聽說過”的道理,在中國人的精神世界中開辟出一片新的天地,讓人看到還有一條革命的道路、還有一種解放的理想、還有一種自由的力量。

  偉大的思想,總能訴說時代深藏的心曲,總是屬於人類永恆的歷史。“階級斗爭”“無產者”“社會主義”這些概念,深刻地切中了當時中國的脈搏﹔為人類解放而奮斗的理想,更與沉淪日久渴望復興的精神訴求相通。這個從遙遠西方引來的火種,一經播撒便在中國大地形成燎原之勢。以95年前的7月為起點,一代代共產黨人匯入信仰的洪流,不屈不撓的奮斗、義無反顧的犧牲、改天換地的豪情,推動百年中國的浩蕩前行。

  面對革命戰爭的槍林彈雨,他們浴血奮戰、視死如歸﹔面對建設年代的艱難局面,他們激情燃燒、無私奉獻﹔面對“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他們信念執著、從不消沉﹔面對改革開放的千鈞重擔,他們不畏艱險、勇敢擔當。無數英雄兒女凝聚在信仰的旗幟下,勇往直前以赴之、斷頭流血以從之﹔無數志士仁人凝聚在真理的旗幟下,實事求是以謀之,殫精竭慮以成之,他們挺起了民族的脊梁,譜寫了可歌可泣的壯麗篇章。

  從人均國民收入僅27美元,到經濟總量超過10萬億美元,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從新中國成立之初4000多萬人流離失所,到讓6億多人口擺脫貧困,對全球減貧貢獻率逾70%﹔從一窮二白到成為世界第一大貿易國、全球最大外匯儲備國﹔從鐵釘、火柴都造不出來,到“兩彈一星”橫空出世,“嫦娥”奔月“蛟龍”入海……“共產黨並不曾使用什麼魔術,他們隻不過知道人民所渴望的改變”,並用他們的意志喚起了難以想象的力量,在1946年出版的《中國的驚雷》中,美國記者白修德和賈安娜得出的結論,直到今天仍在被一次次驗証。

  迄今為止,還沒有一種理論能像馬克思主義這樣,鼓舞數十億人為改變自身命運而奮斗,指引人類社會向著偉大社會理想不斷探索。晚年張學良回憶當年和紅軍作戰,曾經這樣追問:誰能在缺衣少食、圍追堵截中把這樣的隊伍帶出來,而且依舊保持著高昂的士氣和強悍的戰斗力?67年前,司徒雷登總結國民黨失敗原因時,曾經這樣分析:“共產黨之所以成功,在很多程度上是由於其成員對它的事業抱有無私的獻身精神。”2012年黨的十八大報告,曾經這樣指出,“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是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是共產黨人經受住任何考驗的精神支柱。”

  從隻有50多人的小黨發展成擁有8700多萬黨員、世界最大的執政黨,從積貧積弱的落后國家邁向社會主義強國,正是馬克思主義信仰,催生了一種新的社會實踐、一套新的政治制度、一條新的發展道路,讓一個政黨的成長與一個國家的重生融為一體,在動蕩的百年歷史中寫下不朽的傳奇。

  (五)習近平總書記指出,“一個政黨,如一個人一樣,最寶貴的是歷盡滄桑,還懷有一顆赤子之心。”走過95年,時代場景幾經轉換,保持“赤子之心”,何其之難。

  相比於戰爭年代的烽煙四起、血雨腥風,我們現在少了生與死的考驗、血與火的洗禮,多了深水區的“改革陣痛”、轉型期的“兩難煩惱”。相比於建設年代的激情澎湃、質朴單純,我們現在少了封閉與孤立的困境、匱乏與貧窮的難題,多了不同利益的糾結交匯、不同觀念的激蕩交鋒。甚至,相比於三十多年前,我們現在也還需面對更多聲音的鼓噪喧囂,面對更為復雜的全球語境。共產黨人的“趕考”遠未結束。

  一些人視馬克思主義為霧裡看花,以共產主義為空中樓閣,丟棄了理想與方向,忘記了信念和擔當。一些人崇尚“實用主義”,熱衷“及時行樂”,把權力變成謀私的工具,把私欲看作人生的目標。一些人對群眾感情淡漠,習慣高高在上,淡忘了魚水關系,割裂了血肉聯系。翻閱貪官懺悔錄,總能看到在權力、財富、美色的誘惑之下,信仰的城池如何失守、精神的旗幟如何變色。

  如果說,信仰曾經體現在“砸碎舊世界”的革命之時、閃耀在“創造新世界”的建設之時、迸發在“追趕全世界”的改革之時,那麼,今天的共產黨人,更需把信仰寫在全面小康之路、偉大復興之路上。

  正因此,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不斷重申信仰、強調理想,視理想信念為共產黨人的“鈣”,以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為共產黨人的“總開關”,把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對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信念,比作共產黨人的“政治靈魂”“精神支柱”,告誡全黨在新的時代條件下,共產黨人唯有對馬克思主義真正做到“虔誠而執著、至信而深厚”,才能“練就共產黨人的鋼筋鐵骨,鑄牢堅守信仰的銅牆鐵壁”。

  正因此,黨的十八大以來,我們以不斷線的思想教育反“四風”、改作風,嚴規矩、強紀律,打掉黨和人民群眾之間“無形的牆”﹔懲治腐敗不手軟,打虎拍蠅無禁區,彰顯“共產黨與腐敗水火不容”的決心﹔修訂廉潔自律准則、黨紀處分條例等黨內重要法規,扎牢制度治黨的鐵籠子……全面從嚴治黨凝心聚力、扶正祛邪,不僅讓黨心一振,更試出了人心向背。

  正因此,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堅守“人民”這一核心價值,以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開創治國理政新境界。從“五位一體”、“四個全面”、新發展理念,到深化改革、轉型創新、脫貧攻堅,既有發展路徑的選擇,也有發展價值的堅守,蘊含著對馬克思主義真理性的思考,也彰顯著對馬克思主義道義性的追求,在創造震撼人心的“中國奇跡”同時,也努力書寫溫暖人心的“中國故事”。

  1925年,在填寫“少年中國學會”改組委員會征詢意見調查表時,毛澤東寫道:“本人信仰共產主義,主張無產階級的社會革命。”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21世紀的今天,走過95年的中國共產黨,隻有堅持“為絕大多數人奮斗”的信仰,堅定“為人民服務”的宗旨,才能始終得到人民群眾的信任和擁護,始終成為引領中國社會發展進步的核心力量。

  (六)每一個國家民族,每一段歷史時空,都有自己的精神指引。將近一個世紀過去了,那些令人心潮澎湃的信仰故事,那些光芒閃耀的信仰足印,要怎樣化為我們繼續前行的精神之源?

  與中國的現代轉型相伴隨的,是一個民族精神世界的轉型。當今中國,利益的正當性早已“去魅”。我們走出了“恥於言利”的時代,主張利益、保護利益,這是時代的進步。但毋庸諱言,我們的時代也出現了令人憂心的錯位,在一些人那裡,物質利益成為唯一“價值”,精神追求被徹底放逐。於是,責任能夠淡漠、道德可以離席、靈魂容許出丑。放眼全球,這是一種頗具世界性的“現代病”,正如未來學家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中所說:“從來沒有那麼多國家裡的人民,感到精神上如此空虛與沉淪。”

  方此之時,回望我們黨近百年為信仰而奮斗的光輝歷程,更有現實意義。一代代共產黨人以對真理與道義的不懈追求,以對國家與民族的勇敢擔當,在成為“兩個先鋒隊”的同時,也為中國構筑起一個崇高的精神世界。這是馬克思主義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是幾代共產黨人積累的精神基因。那種超越個體與小我、獻身整個人類的理想和情懷,至今依然令人敬仰。

  讓我們從這樣的信仰中得到淨化。唯有把握這樣的信仰,才能理解,為什麼95年來,如此多人被吸引到馬克思主義的旗幟之下,不求顯達於世、不求暫得於己,為了理想與信念不惜拋頭顱、洒熱血。他們中有人放棄了“鴉飛不過的田產”,有人背離了“自小熟悉的階級”,本應順風順水者偏向荊棘而行,本可錦衣玉食者不惜向死而生。埋骨雨花台的烈士,74%受過高等教育﹔葬身渣滓洞的英靈,70%出身富裕家庭。這些信仰的獻身者、理想的殉道者,譜寫了時代的慷慨悲歌,鑄造了民族的血脈精魂,讓億萬人呼吸到了“英雄的氣息”。

  讓我們從這樣的信仰中獲得方向。唯有把握這樣的信仰,才能理解,為什麼95年來,如此多人薪火相傳,舍生忘死、公而忘私,將國家民族帶到更好的境界。焦裕祿忍著劇烈疼痛堅持工作,把藤椅都頂破﹔沈浩扎根小崗村,積勞成疾猝逝在工作一線﹔楊善洲放棄退休后悠閑的生活,用雙手把荒山變成林海……永恆的豐碑上記錄著這些時代的先鋒,不是因為他們的權力或者財富,而是因為他們刻下了一個大寫的“人”。豈曰無碑,山河為碑﹔何用留名,人心即名。這是共產黨人的道德覺悟,也是一個集體的精神傳承。

  讓我們從這樣的信仰中汲取力量。唯有把握這樣的信仰,才能理解,為什麼95年來,如此多人風從影隨,緊緊團結在我們黨的周圍,休戚與共、生死相隨,共同書寫下“中國奇跡”。農民的手推車,推出了淮海戰役的勝利﹔林縣的鄉親們,在懸崖上開鑿出紅旗渠﹔無數勞動者全力打拼,開創國家的未來。這是精神的巨大感召力,建設人民共和國的理想,實現“中國夢”的召喚,讓人看到更廣闊的天地、更高遠的世界,繪就了一個國家、一個民族、一個時代的精神圖譜。

  “石在,火種是不會絕的。”回到馬克思主義,回到共產黨人的信仰,我們會發現,在物質之外、利益之上,個人還有責任,理想還有價值,生命還有擔當。

  (七)回望歷史,不只是採摘耀眼的花朵,更是去獲取熔岩一般運行奔騰的地火。

  有歷史學家提出三種歷史時間——“長時段”“中時段”和“短時段”,分別對應著歷史中的“結構”“局勢”和“事件”。“事件”只是“閃光的塵埃”,而“結構”才是歷史上起決定性作用的因素。

  95年風雲激蕩,堅守共產主義理想,堅持和發展馬克思主義,共產黨人為中國歷史創造出一種全新的“結構”。這種“結構”,既是基本的制度體系,也是根本的思想體系,更是耀眼的信仰光芒。

  95年來,這個成立時隻有幾十人的黨,已經成為擁有8700多萬黨員的世界最大規模執政黨﹔這個四分五裂、積貧積弱的國家,已經從低谷走向復興,崛起於世界民族之林。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今天,距離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目標從未如此之近,這個國家和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比任何時候都更需要信仰的光芒和力量。潮平海闊,千帆競發,我們的工作已經寫入人類的歷史,我們的工作還將繼續改變人類的未來。


  《 人民日報 》( 2016年06月29日 01 版)

(責編:白宇、文鬆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