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大家手筆:綠水青山怎樣成為金山銀山

王東京

2018年09月10日05:3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前不久回湖南作鄉村調研,走訪了14個縣、28個村,看到貧困地區農民開始富起來,由衷感到欣喜,從而對習近平同志提出的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有了更深領悟。40年前離開家鄉,那時候也是山青水綠,可農民窮得連飯都吃不飽。今天,綠水青山怎麼就變成了金山銀山呢?這是一個值得深入分析的經濟現象。

  40年前,我國尚處於工業化初期階段,衣食住行樣樣短缺。相對於物質供給,生態環境並不稀缺。經過40年改革開放,我國工業化已進入中后期,商品供應極大豐富,人們更需要潔淨的空氣和水,於是生態環境就成為稀缺資源。換言之,工業化的推進改變了人們的觀念和需求。過去人們盼溫飽,現在盼環保﹔過去求生存,現在求生態。正是由於人們對生態環境有了需求,綠水青山才能變成金山銀山。但這又引出一個問題。這次走訪的鄉村大多山清水秀,有的地方農民已經脫貧,有的地方農民卻並未脫貧。這是為什麼呢?通過比較發現,綠水青山要變成金山銀山,還得有相應的贏利模式作支撐。

  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了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總要求:產業興旺、生態宜居、鄉風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鄉村振興的落腳點是富裕農民,富裕農民當然要發展產業。那麼,生態宜居與富裕農民是什麼關系呢?在永州祁陽縣調研時,縣委書記介紹說,祁陽鄉村振興選擇的是從“生態宜居”破題,因為祁陽的農業產業基礎好,抓生態環境有利於進一步提升農產品品質。這說明,美麗鄉村的生態環境是可以幫助農民致富的。何為美麗鄉村?我想應當做到習近平同志所說的望得見山、看得見水、記得住鄉愁。那麼,山水和鄉愁如何能使農民致富?這裡的關鍵是要想辦法將美麗鄉村的看點變成賣點,將山水和鄉愁轉換成農民收入。隻有這樣,農民才會有保護生態的內生動力。

  從地方實際看,為綠水青山設計贏利模式主要面臨兩方面困難:一是生態環境屬於公共品,其消費不排他,所以難以收費﹔二是環境消費屬於文化或精神消費,計價有困難。比如,鄉愁是游客的主觀感受,游客享受了多少鄉愁是說不清的,鄉愁值多少錢也說不清。這似乎是個難題,其實說難也不難。經濟學處理此類問題的辦法是尋找委托品或者說載體,將那些不能計量或計價的商品(服務)借助委托品去交易。商家賣礦泉水是賣什麼?如果認為只是賣水,那就錯了。事實上,既是賣水,也是賣“方便”。由於“方便”不好計量,商家就將“方便”委托到了礦泉水上。在超市裡,一瓶348毫升的礦泉水賣2.1元,同一品牌570毫升的水賣2.5元。水多了64%,而價格卻隻高出19%,就是因為水增加了而“方便”沒有增加。

  讓綠水青山變成金山銀山,需要找到委托品。按照經濟學原理,隻要明確界定產權(碳排放權),潔淨空氣便可借助碳排放指標進行交易。這給我們的啟示是,各種生態要素需要先找到委托品,才能形成贏利模式。按照這一思路,鄉愁可以委托到古村、古樹、古井的門票上,特色山水可以委托到特色農產品上。農民未必知道經濟學原理,可是從永州到湘西,我看到的農民大多是尋找委托品的高手。在永州新塘村,農民把無污染的土壤環境委托到蔬菜上,高價賣到了粵港澳﹔湘西隘口村將當地特殊的氣候、土質委托到茶葉上,遠銷全國﹔馬王溪村發展觀光農業,將田園風光委托到生態產業上,賺得盆滿缽滿。

  變綠水青山為金山銀山,尋找委托品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地方政府也應積極作為。例如,加大鄉村基礎設施建設力度,不然路橋不通,即便山再青、水再綠,游客進不去,農民也得不到收益。還可推行用土地經營權進行抵押貸款,給農民更多資金支持,調動其投身鄉村振興的積極性。

  (作者為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副校長)  


  《 人民日報 》( 2018年09月10日 07 版)

(責編:曹昆、黃策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