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民聲)

人民日報:團體標准要用好管好

李心萍

2018年09月07日05:24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團體標准是個好工具,但不能成為團體利益的“工具”,而要為產業發展立好“路標”,為消費者維權提供有力保障

  

  近期,中國水產流通與加工協會牽頭制定的《生食三文魚》團體標准出台,將淡水養殖的虹鱒定義為三文魚的一種。消息一出,輿論嘩然,幾乎是一邊倒地質疑和反對。

  虹鱒魚到底是不是三文魚?企業、專家、消費者各執一詞。面對各方爭論,行業協會及時牽頭出台相關標准,答疑解惑、填補空白,改變此前類似市場風波中標准滯后、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局面,本該得到點贊,可為何會遭到輿論質疑呢?

  問題在於標准的科學性、權威性欠缺。此次出台的《生食三文魚》團體標准,在未給出合理解釋的情形下,簡單地將虹鱒魚定義為三文魚,擴展了三文魚的范疇,打破了消費者關於三文魚為深海魚的認識。“橘生淮南則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僅僅一條江河的間隔,就會有“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的巨大區別,何況“海水”與“淡水”對魚類的影響,恐怕比“橘生淮南淮北”的差異更大。更進一步說,即使標准制定方能從學術上証明虹鱒在營養價值、口感等各方面與大西洋鲑無異,要想打破大眾已經接受了的約定俗成的概念,仍需進一步拿出科學論証,全面詳實地回應公眾對於寄生虫風險、儲運加工條件等問題的疑慮。

  更何況,虹鱒是否可歸屬三文魚,雖貌似一個學術與產業問題,但其影響著消費者的“胃口”,更是一個市場問題。根據行業協會的團體標准,今后,商家可“名正言順”地將虹鱒冠上三文魚的名稱出售。雖說團體標准交由市場競爭、實現優勝劣汰,但以《生食三文魚》標准為例,“海水”魚和“淡水”魚的市場供應量、份額和價格等都會發生變化,在供需雙方信息不對稱的情況下,“優”未必勝,“劣”未必汰,影響市場公平競爭格局。此外,對消費者而言,虹鱒與大西洋鲑售價相差數倍,肉眼又難以辨別,極有可能花了大價錢買回不喜愛的魚,實則也是對消費者知情權、自主選擇權的傷害。

  標准是工業時代的產物,也是市場競爭的“利器”。目前,國際標准的競爭也以團體標准為主。相較於國家標准,團體標准靈活性高,對問題反應速度快,能及時回應社會關切,是標准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國實行標准化改革后,首次給予了團體標准法律地位,並免予行政審批,積極鼓勵團體標准發展。

  但團體標准的屬性決定了其天然基因裡攜帶著團體利益。如何在團體利益與公眾利益之間實現平衡呢?對團體標准制定者而言,以標准為其利益代言是競爭的新手段,但標准的生命力在於實施。如果一份標准僅僅代表團體利益而缺乏科學性,甚至忽視公眾訴求、犧牲公眾利益,那麼,其執行力必然打折扣,最終也將遭到市場淘汰。

  團體標准是個好工具,但一定得用好、管好。相關部門在大力鼓勵和發展團體標准、發揮團體標准重要作用的同時,應當避免團體標准成為團體利益的“工具”。要為團體標准立好規矩,放開准入但不放鬆管理,加強事中事后監管。讓團體標准既保持競爭性,同時也不失公益性,為產業發展立好“路標”,為消費者維權提供有力保障。


  《 人民日報 》( 2018年09月07日 17 版)

(責編:白宇、黃策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