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觀點

人民日報評論部:守護綿延后世的生態長江

——讓中華民族母親河永葆生機①

本報評論部

2018年07月17日04:12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長江,這條蜿蜒萬裡的母親河,從遠古流向未來,對中華民族有著至關重要的意義。

  我住長江頭,君住長江尾。長江是中華民族的搖籃,是中華兒女心靈的圖騰。無論是在觀念裡還是在現實中,長江的漲落榮枯,長江沿岸的富庶進步,都讓中華兒女魂牽夢縈。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總攬全局、科學謀劃,部署實施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新發展理念喚發新的生機和活力。“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的理念深入人心,“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的共識,成為整個長江流域人民奮斗的方向。長江經濟帶正化身為祖國大地上嶄新的“綠飄帶”“黃金帶”。

  看長江,也是看中國。本版今起推出系列評論“讓中華民族母親河永葆生機”,思考如何建設好生態長江、經濟長江、文化長江、民生長江,深入推進長江經濟帶發展,讓民族復興的夢想早日在神州大地變成美好現實。  

  ——編者

  

  從2015年1月到今年6月,長江經濟帶11個省市檢察機關共批捕破壞環境資源保護類犯罪13013人、起訴47350人,各佔同期全國檢察機關辦理此類案件總數的1/3和近一半。權威機構近日公布的數據,既展現了沿江11省市跨區協作、依法護江的成果,也彰顯了確保“一江清水”的堅定決心。

  長江涵養著佔國土面積1/5的沿江生態,帶給沿岸4億人民灌溉之利、舟楫之便、魚米之裕。然而一段時期以來,“大招商”“大開發”給長江生態系統敲響陣陣警鐘:化工圍江成勢、工業廢水偷排、非法碼頭林立、非法採砂泛濫、河湖濕地萎縮……習近平總書記痛心地說:“‘長江病了’,而且病得還不輕”。昔日大干快上、追求規模速度的發展模式已然走到盡頭。

  兩年前,一個聲音猶如黃鐘大呂:“當前和今后相當長一個時期,要把修復長江生態環境擺在壓倒性位置,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必須從中華民族長遠利益考慮,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之路”。習近平總書記的號召,振聾發聵,為長江經濟帶的發展立規矩、明方向。兩年多來,從雲貴高原、巴山蜀水到江南水鄉,沿江11省市貫徹落實長江經濟帶發展戰略,強化環保治理、優化產業結構、統籌協調聯動,長江生態文明建設的壯美畫卷正在緩緩鋪開。

  要說這兩年多來最深刻的變化,莫過於理念的嬗變。過去,不少干部存在“先污染后治理”的慣性思維,認為追趕發展階段“環境代價還是得付”﹔生態環保與修復各唱各調,謀全局不足,缺乏整體推進。如今,“不搞大開發”“綠色發展”深入人心。宜昌“關、轉、搬”134家化工企業,江西湖口縣一票否決總投資超過26億元的污染性項目,浙江等省市投入重金修復水生態……“共抓大保護”“生態優先”成為共識,沿江各省市“去污還綠”“拒黑植綠”。環境保護聯防聯控、生態修復加強合作、環境犯罪聯合執法……為搞好長江大保護,沿江省市逐漸摒棄各自為戰,在“共”字上做好文章。數據顯示,2017年沿江11省市GDP增速持平或高於全國平均水平,有力說明長江大保護,不會影響經濟發展速度,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

  理念之變,必然推動制度重構。中央層面,以《長江經濟帶發展規劃綱要》為統領,以《長江經濟帶生態環境保護規劃》等10個專項規劃為支撐的頂層設計基本完成。地方層面,為呵護湖泊濕地之綠、留住長江生態之美,打破了行政界限和區劃壁壘,協商合作機制全面建立。湖南對全省79個限制開發區域縣取消人均GDP考核﹔貴州率先啟動生態環境損害賠償制度試點﹔浙江全省一盤棋,積極推進太湖流域、錢江源等流域的生態保護……兩年多來,上下同欲、協同奮戰,為把長江經濟帶建設成為我國生態文明建設的先行示范帶、創新驅動帶、協調發展帶提供了有力的制度保障。

  “非知之難,行之惟難。”唯有務實行動才能讓長江生態萬象回春。有這樣兩張照片:同是岳陽市君山華龍碼頭,前一幅污水橫流,分辨不出哪兒是砂石、哪兒是江岸﹔后一幅蘆葦鋪綠,水清河晏,江豚騰躍。放眼整個長江流域, 截至去年底,959座非法碼頭全部拆除,其中809座完成生態復綠﹔928個黑臭水體整治已開工826個,完工498個﹔截至6月底,環境敏感區內的化工園區、化工企業依法撤銷……實踐証明,做好頂層設計后,各地一錘接著一錘敲,就沒有解不開的“化工圍江”,沒有禁不住的“非法毀江”。

  盡管生態長江建設成果顯著,但依然容不得有鬆口氣、歇歇腳的想法。比如,有的部門在抓生態保護上主動性不足、創造性不夠,甚至以缺少資金、治理難度大等理由拖延生態修復進度。又如,流域生態功能退化依然嚴重,非法碼頭、非法採砂反彈壓力大,污染產業向中上游轉移,區域合作虛多實少。面對這樣的形勢,推動長江經濟帶發展,關鍵是要正確把握整體推進和重點突破、生態環境保護和經濟發展、總體謀劃和久久為功、破除舊動能和培育新動能、自身發展和協同發展等關系,以“功成不必在我”的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擔當,既“治已病”,又“治未病”,讓母親河永葆生機活力。


  《 人民日報 》( 2018年07月17日 05 版)

(責編:岳弘彬、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