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任仲平:同書寫不朽香江名句

——寫在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

任仲平

2017年06月29日04:25  來源:人民網-人民日報
 

  (一)6月的維多利亞港,天高海闊。站在太平山頂俯瞰,林立高樓勾勒壯麗天際,一如時光的畫筆細細雕刻香港的容顏。

  20年前的7月1日零時,香港會展中心。伴隨著雄壯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五星紅旗和紫荊花紅旗徐徐升起。穿越156年歲月滄桑的香港,在億萬華夏兒女飽含熱淚的注視中,回到暌違已久的祖國懷抱。這一刻,也將無數中國人的個體記憶與民族歷史融為一體。那首字字泣血的《七子之歌》,終於在百年愴痛終結之時漸漸微弱。

  珠還南海。20年來,香港奏響的,始終是奮進奮發的主調。這樣的旋律,與香江兩岸飄揚的國旗、區旗一起,訴說著南海明珠閃亮的風採。山海之間的這片天地,明艷的紫荊花開得更加繁盛。

  光耀香江。20年來,香港寫下的,仍舊是繽紛絢麗的篇章。這樣的詩行,由700多萬香港同胞、13億中國人民共同執筆。海風吹拂的這片熱土,在傳承中成長,在蛻變中新生。

  1997到2017,香港回歸20年,是“一國兩制”實踐獲得巨大成功的20年。時間改變了香江兩岸的歷史進程,讓香港這個飽經滄桑的游子,重新融入中華民族的整體敘事。

  “希望廣大香港同胞與全國人民一道攜手同心、開拓創新,把握國家發展機遇,推進‘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為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創造香港更加美好的明天,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和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而努力奮斗。”在參觀香港回歸祖國20周年成就展時,習近平主席如此矚望。

  20年,新的香江故事,剛剛翻開序章。

  (二)香港,葵涌—青衣港池,世界上最繁忙的碼頭之一。一艘遠洋巨輪抵達,停泊入位、起卸堆擺,數小時內幾千個集裝箱已處理完畢。這裡每天都要這樣處理42000余個集裝箱,寒暑交替,晝夜不息。

  對當年的殖民統治者而言,香港的百余年是“借來的地方,借來的時間”。而過去20年,祖國懷抱裡的香港,終於開始了“我們的地方,我們的時間”。當歷史航向充滿希望的未來,香港的這20年,無疑值得濃墨書寫。

  那些優勢穩固提升。香港與紐約、倫敦並稱“紐倫港”,成為世界金融體系的樞紐與支點。作為全球第四大金融中心、第八大貿易體、第五大集裝箱吞吐港、第四大船舶注冊地,香港本地生產總值已由1997年的1.4萬億港元增加至2016年的2.5萬億港元,年均實際增長3.2%,在主要發達經濟體中位居前列。6月1日,瑞士洛桑國際管理發展學院發布《2017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連續第二年被評為全球最具競爭力的經濟體。美國傳統基金會連續23年將香港評為全球最自由經濟體,在財政健康、貿易自由、金融自由等方面居全球首位。回歸20年,香港的影響力競爭力不變。

  那些疑慮煙消雲散。回歸前也曾人心浮動,回歸后大量移民出去的人卻又陸續歸來。為當年錯判“香港將死”的預言,海外媒體寫出新的文字,以“活力之都”為今日香港正名。跑馬地的賽馬場,每周三晚依然人聲鼎沸,香港市民繼續著熟悉的生活。2017年度,特區政府用於社會福利的經常開支預算為662億元,比4年前增加55%。每年向70歲以上長者發放醫療券,進一步加大幼稚園學費減免幅度,居民男女平均壽命雙雙位居全球前列……回歸20年,香港的活力生機不變。

  那些屈辱已然洗刷。回歸前,殖民者認為,“港督的權力僅次於上帝”﹔回歸后,香港進入“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歷史新紀元。香港人民與全國人民一道,共享作為中國人的尊嚴和榮耀,共創香港的光明未來。香港原有經濟、社會制度不變,生活方式不變,法律基本不變,香港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世界銀行發布的數據顯示,香港在政治穩定、政府效能、社會法治、貪腐控制、公民表達等方面的指標,都遠遠高於回歸前。特別是法治水平一項,全球排名從1996年的60多位大幅躍升至2015年的第十一位。回歸20年,香港前行的步伐不變。

  百年滄桑,廿載風雨,香港曾經歷挑戰與風險,仍充滿機遇與希望。外國觀察家也不能不承認,香港的法律地位變了,自由開放度沒變。美國駐香港及澳門總領事唐偉康也認為,“一國兩制”在香港運作良好。面對全球化、信息化、民主化的深度發展,面對國際貿易、市場規則、資本流動的深刻變革,面對世界格局悄然改換、國際秩序深刻調整,“每當變幻時”,香港都能在中央政府支持下從容應對,在不變的繁榮中穿越風雨,在艱辛的成長中加冠而立。

  (三)“島與半島:舉國歡騰的感嘆號”。當年,詩人用這樣的句子,描繪香港重回祖國懷抱的喜悅。然而,這1100多平方公裡土地、這260多個島嶼,從來就不是“無腳鳥”。

  自石器時代始,上下五千年,屬番禺、歸寶安、隸東莞,或設媚川都、或置官富場、或有屯門寨,史不絕書者,為香港歷史正宗﹔而穿街走巷多為黃膚黑發,十之八九籍貫於內地,更有清明洒掃、端午競舟、重陽登高、春節歡聚,風土民情者,為香港文化根脈。樹高千尺,根深葉茂。大嶼山寶蓮禪寺的露天青銅佛,坐南朝北遙望祖國內地,昭示情感所歸、民心所向。

  19世紀40年代開始,英國先后強行割佔香港島、九龍,租借新界,施行殖民統治。然而,休戚與共,血脈相連,穿越自然的考驗、歷史的節點、世界的變換,愛國愛港的深情一直涌動激蕩,從未斷絕。1925年“五卅慘案”后,香港25萬工人罷工16個月,“誓與帝國主義決一死戰”。抗美援朝期間,霍英東突破“全面禁運”為新中國運來大量物資。1991年,華東地區水災,有港人捐資150萬港元,隻在登記表上寫下“無名氏”三字。2008年汶川地震,香港各界10天募捐善款近20億港元……香港區旗上的紫荊花,五片花瓣中各有一顆星,正與國旗上的五星遙相呼應,寓意香港與內地密不可分。

  去年,在香港大學的一場演講中,演講者問及大家啟蒙歌曲,全場唱起《我的祖國》。現場視頻,讓人淚濕衣裳。是什麼力量,讓這首老歌橫跨數代,激發如此共鳴?正因旋律背后,有山川河流稻香,有鄉關家國故園。風雨如晦,時運與共,一脈相承的家國情懷,滋潤著兩地中華兒女的心田,形成共同的價值取向,不畏風高浪急,不懼山高水長。

  百余年屈辱國史,香港是一道難以愈合的傷口。但歷史割不斷血脈,時間沖不淡情感,“未怕罡風吹散了熱愛,萬水千山總是情”。從昨天到今天,血濃於水、情重於山,香港與內地已是牢不可破的命運共同體,心手相牽,不可分離。

  (四)深圳,羅湖。跨過羅湖橋,多少人南下尋夢,又有多少人北上淘金。橋下一灣淺淺河水,見証香港與內地彼此牽連。

  即將全線貫通的港珠澳大橋,讓珠江兩岸深度握手,一個形成完整閉環的粵港澳大灣區呼之欲出,“這不是一顆南海明珠,而是一串珍珠項鏈”。

  從30米長溝通兩地之橋,到50多公裡橫跨灣區之橋,橋的意象,聯通香港與內地,貫通過去與現在。從危危如一線孤懸,到巍巍似彩練凌波,折射出的是香港與內地“經濟故事”的不同樂章。

  在深圳前海,商事制度和法律制度的創新試驗,引來香港人對內地的新一輪投資熱潮。20年來,從廣東、深圳與香港建立聯席會議機制,到《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系的安排》的簽署和實施﹔從“滬港通”“深港通”,到呼之欲出的“債券通”,頂層設計更完善,毛細血管更暢通。

  今天,香港是內地最大的外資來源地、最大的境外融資平台,是內地對外投資的首要目的地,也是全球最大的人民幣離岸中心和跨境貿易人民幣結算中心。隨著國家“十三五”規劃和“一帶一路”建設的推進,香港作為國家連結全球的“超級聯系人”作用,將更為凸顯。過去,香港曾是內地與世界經濟溝通的中介﹔回歸20年,香港與內地已經進入了合作發展的新時期。

  回首過去,國家改革開放之初,從第一家中外合資企業到第一家五星級酒店,港商創造的很多第一,見証港人赤誠的愛國之心和敢為天下先的精神。回歸以來,香港與內地更是冷暖與共。猶記兩次金融危機,1998年,擊退索羅斯的閃擊,“不惜一切代價維護香港的繁榮穩定,保護它的聯系匯率制度”﹔2008年,推出金融合作、經濟合作、基礎設施等7個方面14項措施,提振信心、紓解民困、振興經濟。未來,找到“國家所需、香港所長”的結合點,香港仍會對國家發展持續發揮不可替代的積極作用,國家也仍會為香港發展提供源源不竭的強大動力。

  “浪奔,浪流,萬裡滔滔江水永不休。”祖國的發展需要香港,香港的發展更離不開祖國。祖國好,香港好﹔香港好,祖國更好。

  (五)香港立法會大樓裡,陳列著一件現代藝術品:白牆上立著許多人像剪影,表現不同職業、不同身份的人們。一個自由開放的香港社會,躍然而出。“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20年來,“一國兩制”已經由科學構想,變成香港的生動現實。

  今天,一個管治地方區域的全新模式已然成形,“一國兩制”的偉大構想和憲制安排,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重要課題。從百余年殖民歷史中轉身,香港需要重新調校自己的坐標。這樣的調整,或需心態輾轉、時間磨合,但無論如何,都不能忘了必須秉持的根本原則。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言,“‘一國兩制’在實踐中已經取得舉世公認的成功,具有強大生命力。無論遇到什麼樣的困難和挑戰,我們對‘一國兩制’的信心和決心都絕不會動搖。”中央也反復強調,對“一國兩制”要堅定信心、堅守底線、堅決維護,強調貫徹“一國兩制”方針不會變、不動搖,確保“一國兩制”實踐不走樣、不變形。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20年的實踐証明,“一國兩制”不僅是解決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的最佳方案,也是香港回歸后保持長期繁榮穩定的最佳制度安排。全面准確理解和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政策,把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結合起來,把維護中央權力和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結合起來,把發揮祖國內地堅強后盾作用和提高香港自身競爭力有機結合起來,任何時候都不能偏廢,這樣的香港,才能於國家未來的發展潮流中,找准自己的角色,才能在今天的世界格局裡,找到自己的位置。

  1990年,歷時4年8個月的基本法起草工作結束,作為草委之一的金庸先生,提筆寫下“一字千金籌善法,三番四復問良規”的詩句。這部具有歷史意義和國際意義的“創造性的杰作”,奠定了依法治港的法律基石。行政長官和立法會選舉民主程度不斷提高,政府決策的公眾參與及監督不斷深化……這些年來,香港的政制發展進程一直穩中有進。“有利於居民安居樂業,有利於社會繁榮穩定,有利於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這樣的政制發展,正是香港人的普遍心願。

  “從世界歷史來看,有哪個政府制定過我們這麼開明的政策?從資本主義歷史來看,從西方國家看,有哪一個國家這麼做過?”“一個國家,兩種制度”,開創了一條和平解決領土爭端的新道路,為世界和平發展貢獻了智慧。加拿大深受魁北克問題困擾,曾派官員赴港專門了解“一國兩制”的運行。這一全新的政治構想與政治理念,可謂中國對人類治理方式和政治制度的獨特貢獻。正如撒切爾夫人的判斷:“從歷史的觀點看,‘一國兩制’是最富天才的創造”。

  (六)上世紀80年代,香港的流行歌曲《我的中國心》,唱響大江南北、長城內外。“流在心裡的血,澎湃著中華的聲音”“無論何時,無論何地,心中一樣親”,這樣的歌詞,讓多少人熱淚盈眶。回歸以來,香港和內地經濟文化交流更加頻密,“中國心”的跳動,更加強勁有力。

  “一國兩制”事業沒有現成的經驗可依循,在前進的道路上不可避免會遇到各種新情況和新問題。比如,近年香港出現了非法“佔中”活動,發生了“旺角暴亂”事件,鬧過立法會宣誓風波。這些事件和問題最終都得到依法處理,恰恰說明“一國兩制”有著制度韌性,生命力強大,歷久而彌堅。

  當前,香港的發展既有挑戰和風險,又充滿機遇和希望。面對內外經濟環境的深刻調整和變化,香港需要不斷提升競爭力﹔長期積累的一些深層次矛盾日益突出,需要社會各界群策群力共同化解﹔香港與內地交流合作不斷深入,需要加強彼此間的溝通協調,妥善處理民眾關切。在此關鍵階段,我們要以更加堅定的立場,以法律武器和創新精神去解決遇到的各種問題,攻堅克難,砥礪前行,繼續保持香港的繁榮穩定和發展。作為一項新生事物,“一國兩制”需要在實踐中不斷探索、開拓前進。歷史終究向陽生長,走出困境、贏得未來,需要多點任重道遠的耐心和智慧。

  今天的中國,依然是世界經濟增長的引擎,是“地球上機會最多的地方”。於香港,內地這個龐大的經濟體,有著巨大的牽引力。內地是香港最大的貿易伙伴、最大的出口市場,也是香港第二大外來直接投資來源地。更須看到,今日香港經濟之前途,不只是市場那麼簡單。祖國內地以巨大的市場、豐富的機會、創新的理念,以及經濟轉型升級的強勁勢能,可為香港之后盾、之支撐、之風帆。

  窗口、橋梁、跳板……在國家現代化的不同階段,香港曾扮演不同角色。回歸20年后的今天,我們不僅要“從香港看香港”,也要“從國家看香港”,更要“從世界看香港”。經過20年的時間,中國已不僅是經濟全球化的深度參與者,更是全球化的重要推動者。如何繼續強化中國與世界交往的雙向服務平台功能?如何在中國以至亞太區發揮經濟城市的典范作用?如何利用“一國兩制”的制度優勢讓香港真正“無可取代”?答案應該是,從大勢中把握機遇,搭乘祖國改革發展的快車。

  “中華民族是一個”,如何理解自己作為中華民族的一部分,決定了香港如何認識自己、如何走向世界。胸有家國情懷、深諳商業文化、面向世界文明的香港人,富有拼搏、勤勞、靈活、應變精神,一定能夠在國家的未來中找准位置,也一定能夠在新的世界版圖中找准位置。

  (七)歷史學家黃仁宇在《中國大歷史》一書中寫道:台灣、香港、澳門與大陸的分合,是中國大歷史未來發展的重大課題。從這個角度看,香港回歸的20年,在中華民族走向復興的大歷史中,也是至關重要的一步。

  深圳河兩岸,多少對國家統一的冀望郁結於此。1842年8月,從“皋華麗號”船艙裡那一紙條約開始,香港的沉浮、榮辱,就已成為中華民族難以磨滅的記號。“不知吾生尚能重見其復為中國疆土否?”清末香港土生土長的小說家何海鳴悲愴的喟嘆,回響在幾代人耳邊。1997年的回歸日,多少人淚飛頓作傾盆雨,以至香港滂沱大雨,也被視作上天欲一洗民族之辱。“金甌已缺總須補,為國犧牲敢惜身”,在民族復興的圖景中,香港定然不容缺席。

  太平山之下,多少對國家富強的渴望聚集於此。合和中心、紅磡體育場,林立的高樓、璀璨的燈火,很長時間裡代表著當年國人對現代化的想象。鄧小平曾說,“我們在內地還要造幾個‘香港’”。在國家的改革開放中,香港曾發揮了積極的先鋒作用、獨特的橋梁作用、持續的推動作用、有益的借鑒作用。今天,中國已經站在了世界舞台的中央。讓中華民族的光環更加奪目,一代代香港人日夜期盼的,也正是如此。

  在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征程中,香港更有著特別意涵。“一國兩制”的構想,最早為解決台灣問題而提出,而首先運用於解決香港問題並獲得了成功。20年來,“一國”根基不變,“兩制”並行不悖,有創造歷史的豪邁,有制度共存的包容,也有不斷磨合的耐心,向著同一個復興之夢,由分流而匯流。往更高遠處看,內地、香港如此,台灣也未嘗不是如此。

  不斷豐富和發展“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保持香港長期繁榮穩定,是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完善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必然要求。“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是時代的召喚,是民族的使命。身處在我們這個時代的中國人,不論在什麼地方,都應該為此感到驕傲,都應該為此作出貢獻,有一分熱、發一分光。”民族復興,這一中華民族近代以來最偉大的夢想,每一個中國人都責無旁貸。

  (八)上世紀70年代開始,電視劇《獅子山下》,講述香港市民的艱辛努力、逆境圖強,同名主題曲傳唱出歷久彌新的“獅子山精神”:“既是同舟,在獅子山下,且共濟。拋棄區分求共對,放開彼此心中矛盾,理想一起去追。”

  2013年,“家是香港”的主題曲中,插入了《獅子山下》的旋律,唱出新時代的《同舟之情》:“同舟之情,攜手走過崎嶇,少不免會疑慮,亦揮筆寫下去”。

  香江之畔,潮起潮落﹔獅子山下,同舟而濟。20年走過,風雲競逐的維港,明滅閃爍的燈火,腳步不停的人們,共同組成了香港生生不息的意象。願南海明珠,精彩永不落幕﹔願同舟之人,腳步始終堅定,共同書寫香江不朽名句。


  《 人民日報 》( 2017年06月29日 01 版)

(責編:袁勃、黃策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