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每日最新评论

以制度纠偏让“流产指标”流产

2015年05月25日00:03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以制度纠偏让“流产指标”流产

  山东临沂市兰陵县基层干部被摊派“流产指标”,未完成者或被“就地免职”,导致基层干部争相购买“流产指标”怪象。澎湃新闻从兰陵县多位村干部处获悉,2015年4月至今,该县给基层下派“流产指标”,每个村需完成固定数额计划外怀孕妇女引产的任务,以此提高合法出生人口数量的比例。(5月23日澎湃新闻网)

  摊牌“流产指标”,听上去就有让人惊悚的荒诞。从目前来看,虽然从兰陵县到临沂市计生部门,似乎都在否认此事的存在,但根据媒体披露的情况,显然已经有足够证据证实“流产指标”的存在。

  姑且不说这“流产指标”所透射出来的野蛮是对公民生育权的戕害,在“单独放开二孩”已成政策的大背景下,还有如此简单粗暴地计生执法逻辑,个中荒诞就令人唏嘘。如果说曾经屡见报端的“罚款指标”是将执法部门推入公司化陷阱,那么“流产指标”则是罔顾人性的权力妄为,是对法治的直接忤逆。而无论是“罚款指标”还是“流产指标”,都让我们看到在指标考核逻辑之下,公权力蜕化为“牟利”工具的疯狂,这里的“利”既包括所谓的“经济效益”,也包括“政绩成绩单”。

  事实上,“流产指标”在基层执法中实在是不受欢迎的存在,不仅直接担受压力的村干部对此有怨言,即便是向他们传递“指标”压力的当地各乡镇的有关部门,对“流产指标”显然是有“说不出的苦”,要不然也不会“没有收到书面文件,都是口头指示,可能是怕留下证据”。于此而言,当我们把责难的枪口对准基层执法人员时,需要进一步追问的是,他们的压力又来自哪里呢?

  有一个不能被忽视的背景是,之所以有“流产指标”,很可能是因为这次临沂市在2014年山东省计生工作考核中“排名垫底”,“合法出生人口和性别比”等考核指标,“都不理想”,其中“兰陵县的计生工作一直比较难开展,长期在临沂市各县区排名中靠后”,换句话说,类似如“流产指标”的计生压力都是源于层层传导的计生考核,在指标压力之下,无论是执法者还是相关当事人,都可能无处可逃。

  无意要去否认计生工作考核,毕竟,既然计划生育仍然是作为一项国策,那么计生工作就是正常的公共职能的存在,对公共职能进行考核,本身就无可厚非。从考核逻辑来看,固然可以依然企业逻辑,从效益和效率上进行考核,但是区别于企业的考核逻辑,政府职能部门的考核必须注重公共性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公共价值。

  以简单的“流产指标”,来论定合法出生人口数量的比例,虽然简单且易于操作,但是当这种考核从形式上流于表面,甚至引发关于指标的黑市交易,当这种考核从内容上违逆人性,戕害公民生育权,从形式和内容上都失去了合法性基础,即便有一张看上去漂亮的指标成绩单,但是,这样的考核又有什么价值呢?它带来的除了基层执法部门的怨声载道和执法的变样走样外,就是让人唏嘘的荒诞。

  据悉,临沂市计生部门已表态将派出执法人员前去调查,在对调查的公正、公开有所期待外,更大的期待还在于,能够跳出就事论事的执法纠偏,而应该从考核制度溯源,找到“流产指标”产生的问题根源所在。而从近日的“贵州省不认可安徽的二胎证,责令女教师引产”事件,到此次“流产指标”事件,说明计生乱象显然不是一地的问题,一个更大的提醒在于,如何让计生工作利国利民,要走的路恐怕还很远。

  文/高亚洲

(来源:红网)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