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每日最新评论

谢伟锋:比乙肝病毒更可怕的是恐惧性歧视

2015年05月01日08:29    来源:荆楚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谢伟锋:比乙肝病毒更可怕的是恐惧性歧视

  吴昕怡是天津师范大学初等教育学院大一学生,2015年4月10日,她在学校单间宿舍烧炭自杀。在学校的一次义务献血之后,她被查出大三阳,系乙肝病毒携带者;今年3月7日,被安排进单独的学生宿舍居住。(4月30日《新京报》)

  或许很多人都不知道,香港天王刘德华本人就是一名乙肝病毒携带者。在担任乙肝防治宣传大使期间,他一直重申“乙肝并不可怕”,只要是生活饮食十分小心,合理地安排工作和休息的时间,对日常生活不会产生不良影响。

  乙肝病毒不可怕,科普之下浅显道理自然谁都明白,但谁也无法超然到对它视而不见。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上海甲肝大爆发,造成了多年都挥之不去的“谈肝色变”。而校方对乙肝携带者安排单间的做法,想必其他学生以及家长也是趋于默认的心态。

  这种看似最大化的稳妥保险,却拼凑出吴昕怡一个人的孤岛。如果没有那次所谓学校组织大一新生义务献血,吴昕怡依然可以故我地和同学们继续享受大一新生的快乐生活。这原本是让很多人都足以回味终生的黄金期。但乙肝携带者的信息却成了吴昕怡的“黑天鹅事件”。这种极度私密的信息,在对乙肝病毒风声鹤唳的大众群体中,原本是有不公开的权利。这也是乙肝病毒携带者自我保护方法的一种,但吴昕怡却没有这样的先知先觉。

  乙肝病毒携带者在入学、就业时受到限制和不公平待遇问题在理论上已经被破局。在公务员录用体检中,所有关于肝炎检测中,不许进行乙肝项目检测。全国高校入学体检乙肝项目检测正式取消。连办健康证也只是需查甲肝抗体和戊肝抗体检测,乙肝则不在项目之列。从情理上看,乙肝病毒携带者的信息早已经脱敏,但事后来看,校方无疑对吴昕怡是“用力过猛”。

  校方对于乙肝病毒携带者“在单独居住期间产生的身体及精神的后果”不是没有了解,这也写进了和吴昕怡父母调解的“说明书”中。吴昕怡乃至于更多的乙肝病毒携带者,从知晓自己病情之后,必然经历过一段灰暗的心路历程,忧虑过、彷徨过、孤独无助过。而要为学生提供心理疏导的学校,不仅没有提供举重若轻的其他预案,还和对方父母达成“后果自负”的免责条款。但“墨菲定律”般的悲剧偏就发生了。校方再如何撇清,都于事无补。

  校方或许有他们的豁免权,毕竟对于乙肝病毒的歧视和恐惧,并非是一个单位或者一个群体所能左右的。对于更多学生的心理抚慰,校方不可能视而不见。但吊诡的是,即便乙肝的科普宣传已有显著进展,但对它的恐惧歧视却并没有落于下风。打开电视中,看到那些极尽夸张地渲染乙肝威胁论的医疗广告,或许就明白,某些恐惧之所以能够穿着鞋子满地跑,原因在于背后获利方别有用心的存在。

  稿源:荆楚网

(来源:荆楚网)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