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每日最新评论

当代艺术机制不宜成为“十全大补膏”

2015年04月11日15:06    来源:新民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当代艺术机制不宜成为“十全大补膏”

  ◆ 王南溟

  中国当代艺术随着国家画院成立当代艺术院,中国美协成立的实验艺术委员会,“实验艺术”进全国美展,直到最近中国美协刚刚成立的策展人委员会,引来了老掉牙的关于招安与不招安的话题。本来中国的艺术体制早就被当代艺术作了分流,尽管行政体制化的美协依然庞大,但它已经与当代艺术不是一个系统。美协对当代艺术从批判到接纳,或许是一个进步,但其中也可能存在一种误解。当代艺术自身的体制,或者称为民间的方式已经成为了一种自身的存在,这是一个由画廊市场和民间的美术馆和批评家组成的合力,但这种合力原来就应该在民间得到进一步的发展,即完全民间自生,提供出一种自由和繁荣学术讨论和竞争,现在还只是刚开始,在各个领域都有待成熟,从而在真正的体制角度法律化和职业化。所谓的体制就是各人群和机构达成的行规或者契约。

  我在《艺术体制的后王朝时期》已经说过了,最活跃的艺术应该在民间自发生长,因为它有一个学术的检验时间。而行政化的统一体会打压掉甚至排除掉这样的学术自由生长空间。所以美协的“实验艺术”不是有关招安不招安的问题,而是一个民间体制能否成长的问题;不是不需要体制,而是说艺术需要各种各样的体制;不是说艺术不需要法律,而是说艺术需要有保护艺术自由的法律。以前老有人问我,艺术与法律完全是两个相反的东西,怎么能扯到一起呢,但现在没有人问我这个问题了,因为在艺术现场,艺术与法律的关系不是浑身不搭介,而是搭介得太厉害了。

  如果民间体制不能独立,那么所有的民间体制到最后都进入行政,以实现大一统的体制的,今天的体制就是大一统方式开始把当代艺术包括进去,他们叫实验艺术。这里不再去讨论实验艺术命名准确与否,而是说,美协这样的机构,以大一统的体制包括全部。艺术除了传统种类外,还有实验艺术,以示这样是全面发展的。美院也是国油版雕外还有实验艺术诸如此类的系,这种都是体制的“十全大补膏”模式。这种体制的全面化,不只是在大系统中局部个别的另类无法发展,而且还会因为有这样的大一统体制的强势而获得当代艺术标准的异化。

  然而,比较前沿的思考是需要时间检验的,而且就其自身来说,也有一个从初步尝试到发展和成熟的过程,这个过程需要大量的时间和学术上的反思。如果在还没有达到一定程度就被绝对一体化的体制肯定,那就会阻碍学术上待定空间。这也是我不赞成国家基金会赞助太前沿的项目的原因。

  国家艺术基金应该多对一些已经达到一定认可度的内容来资助,使其深入化或者研究的具体化,而另外的可以有各种各样的小赞助帮助其形成新的可能性。当代的艺术机制,不应该追求“十全大补膏”模式。如果一味地大一统化会让成功的标志单一化,也使本来就已经分化的价值趣味集中化。国家与民间不同的艺术机制,其实是一个工作的不同性质和范围的区分,它们各自拥有各自的准则和评价系统。

(来源:新民晚报)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