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每日最新评论

县委书记一张口为何下面没有敢说话的

2015年02月14日00:02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县委书记一张口为何下面没有敢说话的

  在安徽萧县、泗县及太和县三地,县委书记贪腐引发的“多米诺效应”涉及当地干部少则数十人多则上百人,成为“塌方式腐败”的重灾区。记者从当地纪委、司法等部门获取了三地落马县委书记的腐败忏悔自述发现,用人腐败和官商勾结成为权力滥用的两大风险点,问题“一把手”权力失范带来的官场逆淘汰和社会生态恶化往往加速“塌方式腐败”的发生。(2月13日新华社)

  县委书记贪腐往往会带来“塌方式腐败”,这是因为权力过于集中而又不受监督。而“塌方式腐败”,是因为官场生态的恶化,比如“官帽批发”。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说:“县直机关负责人给我送钱,有的是想进班子,有的是想调到更有实权的单位,也有的是副职想转正。乡镇负责人送钱送物有的是想进班子,有的想调县直机关权力较大的单位任一把手,也有的是想由乡镇长提任书记或副职转正。”“帽子”是需要花大价钱买的,投资了这个钱就会变本加厉收回,于是官场生态就进一步恶化,“塌方式腐败”就是这样形成的。

  综观这篇新闻,有两点尤其值得关注,一是县委书记的“一言堂”,二是联席会议制度变成了“一把手”独揽大权的制度。

  “一言堂”是县委书记权力集中造成的,有专家说,“除了外交、军事、国防这些内容没有,(县委书记)拥有的权力几乎跟中央没有区别”。县委书记是“政治强人”,也可以说是权倾一方。由于监督严重失控,从而造就了他们“我的地盘我做主”。这就难怪那位落马县委书记会说:“县委书记权力大到什么程度?只要我一张口,下面没有常委敢说话的。”他还说,“我在县委书记位置上几乎感受不到约束。上级过问很少,能管但具体也管不了;同级也根本管不了。”四川省南充市高坪区原区委书记杨毓培封杀“杂音”还创立了一套“理论”。杨毫不掩饰地说:“作为‘一把手’,自然而然是‘一号’,是‘老板’,要拥有绝对权力,说了作数,定了算数,以我说的为准,以我定的为准,说的就是政策,必须无条件执行。”河南省卢氏县原县委书记杜保乾就公开宣扬过“就是论”,他多次强调:“和县委保持一致就是和县委书记保持一致,在卢氏县就是县委书记说了算。”许多落马县委书记都坦言,以前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内,他们的话都是“绝对真理”。一把手的核心权力就是对人、财、物、事的拍板权。

  县委书记分工是抓全面,最后变成了抓全部,什么都能管,都不需要找名目。本来党政联席会议制度是为了更好地发扬民主,充分征求各方的意见(党政联席会议制度也会扩大人大、政协,甚至相关县属单位负责人),常委、政府县长、副县长都是各有分工的,但联席会议往往变成了县委书记插手、干预,甚至是“一把手”亲自抓的会议。由于没有明确县委书记的权力清单,划定权力边界,县委书记往往会在这样的联席会议上一锤定音。我在家乡担任过县委部门的负责人,列席参加过多次县党政联席会,虽然会议上大家也各抒己见,但最后是县委书记强调几句而强制定音了。尤其有争执时,县委书记更能显出总揽全局、一锤定音的魄力。所以说,要让县委书记的权力不失控,就必须明确县委书记的权力清单,划定权力边界,这也是量化管理县委书记权力的重要手段。

  思想家洛克说过,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报道说,县委书记曾被称为“芝麻官”,而从太和县原县委书记刘家坤、萧县原县委书记毋保良、泗县原县委书记晏金星的腐败轨迹来看,“芝麻官”却往往存在大腐败。”刘家坤说,县委书记任职三年左右时间,往往一把手权力就稳固了,也是其开始个人膨胀的阶段,最容易出问题。因此,未来要避免县委书记腐败,必须要强制性交流一把手,建立制度约束机制,避免“一言堂”和监督失灵现象。交流是一个方面,关键是没有建立有效的监督机制,我在《失控的县委书记》一文中说,县委书记的权力失控,最根本的是权力过大而又缺乏有效监督。在现行体制下,县委书记拥有的权力既齐全又强大,不仅掌管着全县一切资源——决策权、人事权、财政权,甚至涉及公安检察法院的司法权——堪称一方“诸候”。绝对的权力没有监督,往往如脱缰的野马,无拘无束,无法无天。

  文/洪巧俊

(来源:红网)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