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每日最新评论

改变文风并非“八股文”变五言诗

2015年02月14日00:02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改变文风并非“八股文”变五言诗

  2月6日,在山西省运城市盐湖区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上,该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以韵脚统一的“五言诗”格式作了一份长达6000字的报告,成为网络热点。有网友评价“文风新颖、难得一见”,也有专家表示,这种创作报告的精神值得鼓励,但五言诗体的报告并不值得提倡。(2月13日《新京报》)

  对于官员用五言诗作报告,首先应分清在什么场合,作的是什么报告。如果是在作协的会议上,作的是关于文学创作的报告,那么,无论“五言”“七律”,都可看做业内的“行话”。但在人民代表大会上作报告,用五言诗的文体来吟诵,除非这位人大主任是只会写五言诗的老学究,否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

  假如这仅仅是选错了展示文采的场合,那问题还不算大。但要说到这是为了改掉老八股,力图创出一条路来,那就不知“新”在哪里了。从历史上看,明清用于科举考试的八股文,起源于北宋王安石变法。当时认为唐代以诗、赋、帖经取士,浮华不切实用,于是并多科为进士一科,一律改试经义。后被某些历史学家视为八股文发展的开端。如此说来,以诗、赋、帖经取士比八股文还不如。而唐代以前的五言诗,还能是盖过八股文的“新文体”?

  其实,文体无关我们现在所说的文风。被用来诟病不良文风的“八股文”,原本也是“替罪羊”。若把用五言诗作报告提到“改变文风”的高度,实际上还是没有认识到改变文风的要义,还是把思想的表达“格式化”了。如果吟诗还改变不了文风的话,接下来用唱歌作报告?

  这并非是说盐湖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的6000字五言诗写的不好,而是同样6000字,如果没有了“五言”的束缚,不受韵脚的限制,是不是更有利于表达?笔者参加过一次戏剧创作,写唱词就是字数和押韵。受此限制,在创作过程中,不得不让原意被字数打折扣,而为了押韵,也不得不在用词上作出妥协。那么,在公文和报告中,何必要故意去受此拘束呢?如果这位官员的写作水平真的达到了诗词歌赋的“小身材大容量”,何必还要洋洋6000字?

  在白话文时代,除了文学作品,特别是在大会上作报告,通篇以诗词歌赋的形式来表达,很可能会词不达意,难免落入“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尴尬。如此看来,想用五言诗来改掉“老八股”,暴露出的是对改变文风的认识还停留在狭义的文章格式上。而如果把改变文风当做仅仅是改变文体,那么,本来通俗易懂的白话文,一经“五言”“七律”,可能会比八股文更假大空。

  或许吹拉弹唱都可以的盐湖区人大常委会主任李治还能吟上几句,但让那些说了“因为”忘记“所以”的人来写,恐怕没人能听懂了。就如我们县里早年的一位副乡长,因为书记是南下干部,一口北方话,副书记以为这才是正宗的“官腔”,于是就拼命去学,结果他作的报告就和外语相差无几了。那些文书们会后都要讨论三天,也凑不出一份会议记录。所以,有专家表示,这种创作报告的精神值得鼓励,但五言诗体的报告并不值得提倡。那么,不值得提倡的创作精神,还是留在自己的书房里比较合适。人大不是作协,改变文风并非“八股文”变五言诗。

  文/知风

(来源:红网)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