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评论·我在长江·大江奔流——来自长江经济带的报道

人民日报现场评论:三峡义工,守护绿色长堤

何鼎鼎

2018年08月08日04:32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在湖北宜昌,见到“三峡蚁工”李双喜前,一直在想“蚁工”与三峡是如何产生联系的?见到李双喜后才知,他是以江堤边的蚂蚁自喻,要用力筑牢绿色发展的长堤。他说,单个蚂蚁力量虽小,抱团却有无穷之力。

  三峡蚁工,其实是三峡义工。“受人启发,也是想给母亲河做点事。”两年多前,发型师李双喜开始在江边打着手电捡垃圾。冬天江风冷冰冰,夏天垃圾臭烘烘,家人不能理解,旁人觉得作秀。何况,江水滔滔而来,垃圾源源不断,就凭你,捡得完?“一个人在江边捡垃圾最窘”,最初的窘迫还有些不堪回首。丢垃圾的人理直气壮,捡垃圾的倒变得不好意思,要改变江水,先得改变观念。

  言传不如身教,在李双喜的努力下,朋友圈大起来。从第一个加入的陌生人,到后来几百人的微信群,他成了“喜哥”。只要是节假日,都雷打不动“出工”。喜哥的活动已不用打广告了,甚至江边跑步的人也会停下加入他们。这样的坚持,本身就是最好的广告。大家都有一份心,有人带头,就有人云集响应,这是公益的逻辑。从2015年11月3日起,三峡蚁工喜哥在长江边捡了450多次垃圾,微信好友从600人增长到了3010人,他捡了700吨垃圾,“捡来”2000多位朋友。

  喜哥不仅感染了宜昌群众,当地政府也注意到了他。当喜哥的队伍壮大到300多人时,宜昌西陵区政府决定帮他,推动“三峡蚁工”登记注册并为其提供办公室和经费,“善意的乘数效应”下,这是顺势而为,也是必然选择。修复长江生态环境工程浩大,要让人的行为链与生态链充分咬合在一起,凝聚社会力量最关键。为此,西陵区政府一面推动每个小区建立生态环境社会组织,一面编写了全国第一套系统介绍生态保护的校园教材。从幼儿园到初中,生态课程变成了一门与语数英一样的主课。“这门课同样要考试的!”西陵区委书记卢斌介绍。

  长江,何曾停止过对沿岸人民的考试?曾经的考题是生计。三峡边,曾有一群人和喜哥一样躬身劳作,那是三峡纤夫。“手和脚紧紧地扣在岩石上,一寸一寸地向前爬”“45分钟的努力,前进了600英尺”,这是百年前外国学者对于三峡纤夫群像的写生。这些弯腰的纤夫,为了讨点极其微薄的生活,任由淤滩上的驳船,把纤绳深深勒进肩膊。

  今天江水和缓了,纤夫号子收起了,考题也从生计换成了生态。一批批三峡人站了出来,他们青春而活跃,无声却磅礴。“纤夫号子”贵在节拍齐整相同,三峡蚁工们同样需要心齐。不一样的是,他们不再是为了讨自己的生活,而是为了谋共同的生态,为了擦亮眼前的清水绿岸,更为了将来的绿水青山。

  “一个人捡的时候都挺过来了,现在有这么多人支持,没有理由不继续,我会干到走不动为止。”采访到最后,喜哥看向窗外。窗外,走出三峡的长江已蔚为壮观。大江奔流,汇入的大支流有岷江、赤水、沱江、嘉陵江、乌江、雅砻江,其细小者更不可胜数。长江不择细流而成其大,这一定也是三峡蚁工们的信念。


  《 人民日报 》( 2018年08月08日 05 版)

(责编:岳弘彬、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