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民声

人民日报:让“入托”不再难

李心萍

2018年07月13日04:3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政府主导、民办同步、多管齐下发展托幼市场,使“小奶娃”们健康、快乐地成长

  

  母亲产假结束后,小奶娃谁来看护是个大难题。在许多网上论坛的妈妈群里,经常有人求靠谱托儿所推荐,无奈应者寥寥。市面上的托儿所真是太少了,“入托无门”成为很多0到3岁幼儿家长的一块心病。

  对大多数幼儿家长而言,如果夫妻双方都必须参加工作,家中老人尚未退休或身体情况不允许帮忙照顾小奶娃,摆在他们面前的只有一个选项:请阿姨。然而,近年来城市育儿嫂价格飞涨,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每月花5500—6500元只能请到初级育儿嫂,稍微有点经验的育儿嫂每月价格都要上万元。这笔支出,对很多普通家庭是较大负担。

  更让年轻父母担心的是,花高价却仍然买不来安心。小奶娃基本无自我保护能力,完全依赖看护者。但家政市场鱼龙混杂,中介机构把关不力,能找到一位身体健康、负责任的阿姨已属幸运,要求育儿嫂科学喂养、启蒙心智等等,往往是奢望。

  不少家庭寄希望于专业托幼机构。然而,“托儿所”作为一种服务性机构,一度从百姓的日常生活里消失。近两年随着二孩政策放开,市面上才又逐渐出现一些托幼机构。可这些机构要么走高端路线,收费不菲;要么走家庭托儿所路线,以出租屋为场所,既无合规硬件也无专业看护人员,安全隐患颇多。即便如此,有限的托幼机构依旧火爆,家长们拿到名额并非易事。上海市妇联2017年初的调查显示,88%的上海户籍家庭、超过10万名2岁儿童需要托幼服务,可上海所有托幼机构能招收的幼儿数仅为1.4万名。

  我国的托幼机构并非一直这么少。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全国共有各类托儿所、接收3岁前幼儿的幼儿园98.8万多个。现在的60后、70后,不少人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的,父母工作、育儿两不误。然而近20年来,托幼机构尤其是公办托儿所的数量锐减。在独生子女政策背景下,托儿所数量削减有其必然性,但随着二孩家庭逐步增多,对托幼机构的需求重新快速增长。

  要实现“幼有所育”,保证3岁以下婴幼儿得到有效的哺育、培育已成为当务之急。

  ——解决管理缺位问题,完善对托幼机构的监管机制。据了解,我国托幼市场目前尚无明确的审批和管理部门,多地教育部门称,学前教育从3岁开始,0—3岁的托幼不归其主管,早已停止发放托儿所牌照。管理缺位,让许多有意愿走规范路线的社会资本办托无“路”可寻、无“门”可入,而一些低质、安全隐患多的托幼机构却在无监管状态下野蛮生长。

  ——破解市场失灵问题,强化托幼服务的公共属性。托幼机构有其公共属性,靠市场驱动社会力量办托,易产生市场失灵现象。目前,我国尚未将托幼教育全面纳入公共服务体系中,也尚无明确的发展规划,公办托幼机构不仅数量少且投入不足。国外的一些做法可资借鉴,比如将发展普惠性托幼服务纳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

  ——补上标准短板,健全相关标准。由于缺乏准入、评定、考核标准,市场上托幼服务质量参差不齐。不少家庭托儿所,有一套三居室单元房就可开班,师资力量靠的是无保育资质的家政保姆。可托幼服务涉及3岁以下幼儿,每个幼儿都是家里的宝贝,食品安全、活动安全、心理健康等方方面面都至关重要,标准低不得。

  小奶娃是家庭和社会的未来,盼望各方携起手来,政府主导、民办同步、多管齐下发展托幼市场,让“花朵”们都能健康、快乐地成长。


  《 人民日报 》( 2018年07月13日 17 版)

(责编:袁勃、黄策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