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版望海楼:让金砖与G20齐飞共振

■ 贾晋京

2017年06月20日04:46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本周二,金砖国家外长会晤在北京举行,这是首次召开的金砖国家外长会晤。而就在近期,2017年第二次金砖国家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在上海召开,金砖国家运动会在广州开幕,金砖国家政党、智库和民间社会组织论坛在福州举行……密集举办的“金砖”的活动,反映出金砖机制的深度、厚度和广度正在快速发展。

  从整个全球治理体系来看,近期也是其他机制的活跃期:5月底西方七国集团(G7)峰会刚刚在意大利西西里岛闭幕,而2017年度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则将于7月7日在德国汉堡开幕。无疑,G7峰会与金砖外长会晤、金砖财政和央行行长会议都将对即将召开的G20峰会产生重要影响。

  在“全球经济治理首要平台”G20的构成中,金砖五国与G7是最重要的两个国家间机制;而金砖机制经过10年的发展,在全球治理格局中逐渐与G7比肩,不妨从三个维度加以分析:

  首先,“金砖”代表着全球治理“增量”重任。金砖五国人口占全球的近四成,同时经济发展较快,十年时间,金砖五国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从12%上升到23%,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50%,五国间贸易投资大幅提升,在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重要国际金融机构中发言权迈上新层次。可以说,金砖五国就是全球经济中最大的“增量”所在,也是全球治理中话语权、投票权最大的“增额”所在。全球发展最快的四成人口,需要通过金砖机制参与全球治理。

  其次,“金砖”与G7分担着全球治理“存量”责任。大约30年前,西方七国的经济总量一度占到全球约85%,那时的G7是全球经济治理的首要平台。而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西方七国一直未能走出低增长的阴影,在全球经济总量中的占比也下降到50%以下。尽管如此,G7所代表的,仍是全球经济中总量巨大且现代化历史最长的部分。并且,G7机制在40多年的发展历程中,形成了体系最大、覆盖面最广、机制最成熟的治理体系,一直是G20和金砖模仿的对象。因此,G7作为更成熟的机制,与“金砖”共同在全球治理中承担着“存量治理”职责。

  最后,“金砖”与G20承担着引领全球治理方向大任。2016年中国杭州G20峰会,是全球治理史上的关键转折点。杭州G20峰会把创新增长方式、挖掘增长潜力作为全球经济治理核心任务,并把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作为G20的首要议程,由此重新定义了全球治理的大方向。在2017金砖合作“中国年”的各类成果文件,如刚刚发布的《金砖国家外长会晤新闻公报》中,能够看到“金砖”对共担G20政策方针的明确宣誓,这也是“金砖”成果与G7成果的显著区别。可以说,金砖机制正在成为G20大政方针的共同承担者。

  如今,金砖机制已经形成了全方位、多领域的对话合作网络,不但有年度领导人会晤,安全代表、外长等十多个部长级会晤也已建立,金砖国家工商理事会、智库理事会、反恐工作组、网络工作组等已经在运行,新开发银行、金砖国家应急储备机制等金融合作机制,新设的金砖国家运动会等人文合作机制等也在不断涌现。金砖机制的体系在不断完善,全球治理能力在不断加强。对中国来说,“金砖”与G20可作为参与全球治理的两翼、双轮,正在踔厉风发、齐飞共振。

  (作者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

(责编:王吉全、黄策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