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人民要论:党内政治文化的破与立

陈家兴

2017年05月18日05:1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从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开始,习近平同志在多个重要会议上都着重强调了党内政治文化建设问题。如何正确认识和把握这一重大命题?如何有效涵养党内政治文化?坚持破立结合是一个有效抓手。

  全面从严治党需要在政治文化上正本清源

  有什么样的政治文化,就有什么样的政治生活、政治生态。习近平同志指出:“党内政治生活、政治生态、政治文化是相辅相成的,政治文化是政治生活的灵魂,对政治生态具有潜移默化的影响。” 一段时间以来,党内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从根本上讲是政治文化出了问题。只有在政治文化上正本清源,才有良好政治生态,才能实现干部清正、政府清廉、政治清明。提出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正本清源之举,体现了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共产党执政规律认识的不断深化、对党的建设规律认识的不断深化。

  全面从严治党,治标任何时候都不能松劲,必须猛药去疴、重典治乱,但归根到底要治本。只有正心修身、涵养优秀政治文化,才能守住为政之本。政治文化尤其是作为其内核的政治价值和政治伦理,对人产生的是内在约束力,形成的是“不想腐”的内生效应。推进全面从严治党,最终要回到文化的意义上,以理想、信念、价值、操守、伦理等文化的力量砥砺广大党员、干部的先进性、纯洁性,激发全党的凝聚力、创造力、战斗力。从这个意义上说,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是思想建党的一项核心任务。

  党内政治文化广博深厚,如何系统建设?从党内存在的问题和我们党所肩负的使命看,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应注重破立结合。一方面,不破除那些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不铲除那些顽症痼疾的病灶,不挖出那些深入骨髓的矛盾和问题,不揭出皮袍下面藏着的“小”来,就不足以动摇一些人庸俗腐朽思想的根基,不足以触动他们接受先进、纯洁的政治文化。另一方面,作为一个在13亿多人口大国长期执政的大党,要带领人民同心共筑中国梦,必须确保这支队伍的先进性、纯洁性,旗帜鲜明地倡导先进纯洁的政治文化,旗帜鲜明地确立正确的价值观和伦理准则。如此,方能为广大党员、干部树立鲜明的价值标杆,不断培厚良好政治生态的土壤。

  有重点的“破”才能划出底线

  从现实情况看,党内政治文化主要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突出问题,亟待我们全力以赴地“破”。

  特权意识。一些党员、干部的特权思想、特权意识比较严重。在十八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上,习近平同志对此提出过严厉批评,强调我们共产党人决不能搞封建社会那种“封妻荫子”“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腐败之道。特权意识说到底是一种封建腐朽的政治文化,以为当官就会有特殊待遇,就能在资源配置中捞到好处、攫取各种私利,所谓“当官不发财,请我都不来”。世界上一些大党老党之所以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特权意识是一个重要原因。

  官僚习气。习近平同志对官僚主义有生动的画像,主要是脱离实际、脱离群众,高高在上、漠视现实,唯我独尊、自我膨胀。有的调研坐着车子转、隔着玻璃看,有的当“三拍干部”,有的官气十足、独断专行,老子天下第一,老虎屁股摸不得。尽管在反“四风”的大势下,一些人表面上有所收敛,但官本位思想仍然很严重,骨子里官气重、官僚味浓;枝去掉了,但根还在。只有在这些政治文化病根上动手术,才能让领导干部少些官僚习气、多些公仆情怀。

  家长心态。习近平同志指出:“有的领导干部喜欢当家长式的人物,希望别人都唯命是从,认为对自己百依百顺的就是好干部,而对别人、对群众怎么样可以不闻不问,弄得党内生活很不正常。”一些地方和部门的“一把手”喜欢搞家长制、一言堂,想问题刚愎自用,做决策独断专行,办事情一个人说了算。当了“一把手”就想“一把抓”,不容许别人插足。别人提意见,就认为是挑战自己的权威;指导工作,没摸清情况就指手画脚;为群众办事,不听群众意见,喜欢为民做主。其思想根源就在于封建腐朽的等级观念、家长心态。

  圈子文化。习近平同志一针见血地指出:“有的干部信奉拉帮结派的‘圈子文化’,整天琢磨拉关系、找门路,分析某某是谁的人,某某是谁提拔的,该同谁搞搞关系、套套近乎,看看能抱上谁的大腿。”这种圈子文化的结果就是搞山头主义、拉帮结派、团团伙伙、任人唯亲、排斥异己。它派生出三种不良文化心态:其一是依附心理,有的人习惯拜码头、找靠山,搞人身依附,把对组织的感恩变成对个人的感恩,把党的干部变成某个人的“家臣”。其二是阿谀心态,面对上级摆不正心态,喜欢阿谀奉承、逢迎拍马、拉拉扯扯、吹吹拍拍、奴颜婢膝。其三是江湖习气,不问原则、不讲是非,以所谓“侠义”为上,以摆平搞定为准,唯“老大”马首是瞻。

  好人主义。习近平同志强调:“决不允许出现底下问题成串、为官麻木不仁的现象!不能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更不能明哲保身。自己做了好人,但把党和人民事业放到什么位置上了?如果一个地方腐败问题严重,有关责任人装糊涂、当好人,那就不是党和人民需要的好人!你在消极腐败现象面前当好人,在党和人民面前就当不成好人,二者不可兼得。”现在,有的人搞官场术,当“不倒翁”,讲私情不讲党性、讲关系不讲原则,一味充当好人,信奉你好我好大家好,对什么人都说好,对什么事都说不错,工作中只栽花、不插刺,决不得罪人,拿制度、原则、规矩作交易,搞投桃报李。这种好人主义,是不良政治文化的一个典型表现。

  厚黑心理。习近平同志对“两面人”的问题作出过深刻揭示:有的修身不真修、信仰不真信,很会伪装,喜欢表演作秀,表里不一、欺上瞒下,说一套、做一套,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手腕高得很;有的公开场合要党员、干部坚定理想信念,背地里自己不敬苍生敬鬼神,笃信风水、迷信“大师”;有的口头上表态坚定不移反腐败,背地里对涉及领导干部的问题线索不追问、不报告;有的张口“廉洁”、闭口“清正”,私底下却疯狂敛财。这种口是心非的“两面人”,惯常运用的就是厚黑心理,其政治文化根源就是庸俗腐朽的厚黑学。

  潜规则思维。习近平同志批评有的地方和部门明规则名存实亡、潜规则大行其道,强调要立明规则,破潜规则,在党内形成弘扬正气的大气候。党内出现的形形色色的潜规则,根源于潜规则思维。有的人把规则当手电筒,照别人不照自己;把制度当画墙上挂,不敬畏制度、不遵守制度,信奉只有潜规则才能行得通,总想找关系、走后门。于是,有跑官要官、买官卖官、拉票贿选的,有搞行贿受贿、权钱色交易的,有各管一摊、互不干涉的,有官官相护、包庇纵容的。凡此种种,消解了党内规则、规矩、制度、纪律,扭曲了党内政治生态。

  以上这些庸俗腐朽的政治文化,对一些党员、干部产生着深层次的、潜在的影响。一旦外在的约束有所松懈,它们就可能在一些人的内心萌动,重新疯长出野草来。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只有结合具体实际和表现形态,有针对性地“破”、系统地“破”,才能为全面的“立”奠定基础。

  有鲜明的“立”才能树起标杆

  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根本的是坚定文化自信。习近平同志指出:“在5000多年文明发展中孕育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党和人民伟大斗争中孕育的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积淀着中华民族最深层的精神追求,代表着中华民族独特的精神标识。”先进纯洁的党内政治文化,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集中体现。为什么中华文明能经受住无数危机和灾难,即使在近代遭遇西方文化的剧烈冲击仍能浴火重生,生生不息、绵延至今,成为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为什么中国共产党在20世纪登上历史舞台后,就使中国革命的面貌焕然一新,进而指引一个古老的东方大国涅槃重生、走向复兴?为什么社会主义中国能够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搞建设、用几十年时间走完西方发达国家上百年的路,走近世界舞台中央?这三个重大问题,需要党员、干部深入思考和回答。回答了这三个问题,我们就有更坚定的文化自信。有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底蕴和滋养,我们的信仰信念就能够深沉而执着。

  加强党内政治文化建设,关键是倡导和弘扬共产党人价值观。共产党人价值观是党内政治文化的核心。我们所强调的“立”,就是要深入提炼、概括、总结中国共产党人在革命、建设、改革进程中形成的价值观,为广大党员、干部树立鲜明的价值标杆。应当看到,中华优秀传统文化、革命文化、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中有相当多的价值理念为广大党员、干部所尊信,成为广大党员、干部行为的先导。诸如天下为公、为政以德、以民为本、清正廉洁、居安思危、知行合一、实事求是、公道正派、艰苦奋斗、改革创新、光明磊落等等,都深刻影响着广大党员、干部的思想和行为,成为我们提炼共产党人价值观的重要源泉。

  同时也应看到,价值观必须简洁明了、易记易懂。比如管仲把“礼义廉耻”概括为“国之四维”,儒家把“仁义礼智信”概括为做人的基本道德,后来又把“孝悌忠信礼义廉耻”概括为八德。这些言简意赅的“元概念”,对中国人的观念和行为产生了深远影响,至今仍为人们所记诵践行。提炼共产党人的价值观,也应高度概括提炼若干“元概念”。这就要求我们对影响广大党员、干部的价值观念进行归纳、总结和提炼。只有进行科学的、高度的提炼,共产党人价值观才易于为广大党员、干部接受,才能对接党员、干部的思想和行为实际,以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让广大党员、干部内化于心、外化于行。

  价值观的高度凝练不易,价值观的涵养和践行更不易。文化的发展往往需要积十几年甚至数十年之功,才会真正产生不可逆转的影响力,逐渐内化为人们的血脉和基因。只要我们以共产党人价值观为核心,坚持不懈、久久为功,大力推进党内政治文化建设,党内政治生态的土壤就会得到持续改良,我们党就能永葆先进性纯洁性,始终成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坚强领导核心。


  《 人民日报 》( 2017年05月18日 07 版)

(责编:王政淇、黄策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