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观点:“西天取经”不如“念好自己的经”

林毅夫

2017年04月18日05:04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发展中国家要如何谋求发展?

  思路决定出路。中国能为其他南南合作国家带来的最重要的贡献,不仅在于提供了对外投资和产业结构转型的机会,更在于提供了如何务实推动经济转型和发展的思路。南南学院的教学目的,就是要培养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政府官员和社会精英形成这种思路。

  思路从理论和经验中形成,理论和经验的适用性决定于条件的相似性。发达国家的条件与发展中国家有着巨大的差异,以发达国家的理论与经验作为发展中国家制定政策的参照系,难免遭遇“淮南为橘,淮北为枳”的困境,付出很多努力,效果却很有限,还容易给发展中国家带来严重的挫败感。即使在发达国家,因为条件在变,理论也总在变,过去的理论和经验也常失灵。发达国家的理论和经验在发达国家都不见得适用,发展中国家的条件不同于发达国家是常态,想要在发展中国家身上直接套用发达国家的理论和经验,无异于缘木求鱼。

  因此我们看到,二战后,发展中国家摆脱殖民、半殖民地位,取得政治独立,开始追求自己国家的现代化后,不少政治社会文化精英去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等西方一流大学“取经”,但这些官员回国后,却未能利用所学,使自己的国家实现国强民富。世界银行的资料显示,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全球200多个发展中经济体中,只有韩国与中国台湾从低收入经济体发展成为高收入经济体,我国到2025年左右可能成为第三个。1960年时的110个中等收入经济体中,只有13个发展成为高收入经济体,其中8个是西欧周边的国家,原本差距就不大,或是石油生产国,另外5个是日本和“亚洲四小龙”,而这5个经济体的发展政策在推行时从发达国家的主流理论来看则是错误的。可见,去“西天”未必能取到“真经”,发展中国家必须根据自己的成败经验,建立适合自己条件的理论框架,念好自己的“经”,才能谋来真正的发展。

  中国与其他发展中国家的条件相似,总结于中国等发展中国家经验的理论,对发展中国家解决问题、抓住机遇,会更有参考价值。南南学院成立的宗旨,就是要系统总结发展中国家的经验教训,提出有别于目前以发达国家经验为基础的理论体系,形成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新的理论框架,并以此为教学培训内容,为南南各国在解决各自面临的挑战和机遇以及加强南南各国间合作时提供参考。

  我近年来倡导的新结构经济学,就是在总结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成功失败经验的基础上形成一套新的理论体系。和当今主流经济学理论把发达国家作为参照系、看发达国家有什么发展中国家就补什么不同,新结构经济学倡导的是先看发展中国家有什么、能做好什么,再把它们能做好的做大、做强,发展成为竞争优势。

  过去30多年来,中国能维持年均9.7%的高速经济增长,一个重要原因是,在每一个发展阶段,中国都善于根据要素禀赋结构所决定的比较优势,来选择应该优先发展的产业和技术,在市场基础上发挥政府的因势利导作用,克服软硬基础设施的瓶颈限制,从而形成中国的竞争优势。其实,每个发展中国家都有自己的要素禀赋,如劳动力、自然资源丰富等,把这些要素禀赋所决定的比较优势转化为自己的竞争优势,就有助于创造就业、扩大出口、积累资本和外汇,为产业技术升级和经济快速发展创造条件。我们希望引导这些发展中国家的学员们认清本国的比较优势,增强对本国经济发展的信心。

  南南学院和来自发展中国家的这些优秀青年政府官员互动,也可以实现教学相长。一方面,我们可以站在全球格局下,对中国所取得的成功经验进行理论总结,看该理论能否帮助这些发展中国家结合本国优势,抓住机遇,从而实现高速的经济发展。这也有助于推动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理论创新以及国家软实力的提升;另一方面,“他山之石,可以攻错”,我们也要吸取这些发展中国家的成功经验和失败教训,来丰富我国的政策选择,避免重蹈覆辙。

  展望未来,南南国家之间的合作空间巨大。我们希望,南南学院的经验交流和理论分享可以帮助非洲、拉丁美洲、南亚、中亚等地区的发展中国家走向现代化,实现“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的愿景。

  (作者为北京大学南南合作与发展学院院长,本报记者暨佩娟、屈佩采访整理)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8日 23 版)

(责编:王政淇、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