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青年驿站:拖延症不是病,但得治

全幸雅

2017年04月11日05:1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约好友初春踏青。出游前一天,微信消息一闪——“抱歉啊,明天去不了了。本来说这稿子下周交,谁知道改期限为明晚呢?”我明白临时修改时间表的痛苦,但好友本有三周的充分时间写稿修改,却愣是拖到最后一刻。

  生活中,我们都会面临时间和事件的“双重催促”,两难之下,反而选择“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想“拖拖拖”了。网友为此创造了一个新名词——拖延症。事实上,拖延并不是医学或心理学上认证的一种疾病,国际拖延症研究领域权威威蒂莫西·皮切尔也在《战胜拖延症》中写道:“拖延症是一种结果有害,不必要的自愿推迟。”

  拖延症生命力顽强,又像黑洞一般威力巨大,能把一切懒惰、负面情绪、挫折失败都吞噬,人们又常常以此为超出时限的借口,不免有逃避责任的嫌疑。一只脚踏入社会的大学生拖延现象尤其严重。从升学的极端高压中释放出来后,他们习惯于具体、单一、时限一两天的作业,无法适应抽象、多元、战线较长的任务,小到作业、考试、论文,大到出国、考研、工作,不一而足。身边因为一拖再拖,无法通过托福等资格考试、耽误求职、毕业就失业的实例也数不胜数。

  读一本名著太麻烦;学一样兴趣爱好太费时;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太冲动。可是,这些被拖延的时间都去哪儿了呢?毫无疑问,它们被非必要事件消耗了。

  也许你会嗤之以鼻:不就是懒吗?事实上,把拖延症定义为懒是不科学的,它与心理上的无所适从有关。我们心中有目标、有任务,却倍感困惑,不知从何入手。这时,浏览微博、刷朋友圈、打打游戏成为缓解“阵痛”的最优选择。你是否也有这种经历:手头工作如山倒,微信微博照样聊;胡思乱想伴焦虑,万事蹉跎人已老。越是夜深人静困倦难耐,就越要消灭朋友圈的小红点。每一次刷新完成,空虚感一层层涌上心头,如西西弗滚巨石般永无止境。

  为什么明知有害无利,却偏向虎山行呢?因为我们在有限的时间内未获得充实感,只得靠获取碎片化的信息获得满足。毋庸置疑,拖延目标时,我们是自己最大的敌人。

  畏难情绪是“战拖”的第一关卡。许多青年人处在社会与校园的交界状态,知识与经验不足,面对快节奏的社会往往手忙脚乱,产生畏难情绪,进而拖延目标。这时,补充“真知”是最关键的解决方法。明代哲学家王阳明曾提出“知行合一”的思想:有实在内涵,才能产生做事的冲动,进而提高行动力;没有知识积累,切忌眼高手低。

  当然,积累知识的过程是漫长的,需要一定意志力。而意志力是有限的资源,需要策略性地使用。化抽象目标为具体目标、化大任务为小任务,把事情一步步分解开,每个时间段完成一件小事。积跬步以至千里,积小流以成江海。别忘了停下休息,给自己一个奖励,你会发现意志力与行动力是相互链接的、是可以再生的。

  拖延症不是病,但得治。要相信,开始了就是“战拖”成功的一半。


  《 人民日报 》( 2017年04月11日 19 版)

(责编:王吉全、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