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住贪婪的嘴巴(生态论苑)

孙秀艳

2017年02月18日05:07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食用野生动物的风险显而易见,对野生动物美味有偏好的“吃货”们,请管住贪婪的嘴巴,把健康留给自己,把生命与自由留给野生动物

       

  最近,小小穿山甲成为舆论焦点,不是因为它憨态可掬的外表,而是源于它的悲剧。这种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先变成了“穿山甲公子”大快朵颐的美食,后又成了“穿山甲公主”一盘炒饭的原材料。一时间,民怨沸腾,各种手段“人肉”事主身份,相关部门也已介入调查。

  这样的结果,让小穿山甲的血没有白流——两件事在相近两个时间点连续曝光,引发高度关注,折射了公众对保护野生濒危动物的责任感和热情。但笔者认为,口诛笔伐之后,我们更该关注的,是如何堵住野生动物食客们贪婪的嘴巴,防止悲剧一再发生。

  近百年来,物种灭绝的阴影遍布全球。即使地球上不断有新物种形成,但物种灭绝速度超过新物种形成速度的1000倍,形势十分严峻。有专家估计,在未来数百年内,整个地球的动植物种类约有50%可能走向毁灭,11%的鸟类处于绝种边缘,每8种植物当中有1种濒临灭绝。

  也许有人满不在乎,认为只要人类能存活,就能人工驯化饲养很多动物,培育新的植物,满足生产生活的需求。可以说,这完全是一种无知。科学研究证实,生物多样性的快速流失,将对人类健康以及赖以生存的农业和畜牧业造成严重影响,并进一步威胁到人类的生存。“生物多样性就是我们的生命”,一点也不夸张。

  物种濒危,原因复杂,既有气候变化的影响,也有人类活动过度侵占野生动物领地的因素。但在我国,食客却成了导致某些物种濒危的关键原因,既让人感慨,也令人气愤。十几年前,禾花雀还能在广东有万只以上规模成群翱翔,在大批食客的“围攻”下,而今其濒危等级已超过大熊猫。不仅如此,包括穿山甲在内的不少物种种群数量的缩小,都与食客的大量需求密切相关。

  没有需求,就没有杀戮。在我国一些地方,品野味是一种时尚,以野生动物进补成了身份的象征,一些食客想方设法满足口腹之欲。也因此,捕猎、高价贩卖、烹制野生动物形成链条。也因此,“衍生”出人工繁殖饲养此类野生动物的专门机构,饲养动物供宰杀食用。按照现有法律,食用人工饲养的这类动物并不违法。这样一个“口子”,不仅割裂了濒危野生动物保护的系统性,也让很多依旧贪婪“野味”的食客不断打擦边球,触碰保护法条。

  从茹毛饮血的原始人到食不厌精的文明人,差异不只是用火与处理食物方式的变化,而是人与自然更和谐的相处方式。保护濒危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必须以更严厉的方式打击食用野生濒危动物的行为,严禁一切除药用之外的食用性人工饲养。只有用这样有力的手段,才能管住贪婪之嘴。

  无论是十几年前果子狸引发非典,还是近年暴发的多种源自动物的疾病,食用野生动物的风险其实显而易见。现代人的餐桌上并不缺少蛋白质,对野生动物美味有偏好的“吃货”们,请自觉管住贪婪的嘴巴,把健康留给自己,把生命与自由留给野生动物。


  《 人民日报 》( 2017年02月18日 09 版)
(责编:袁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