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论走出去大有可为(思想纵横)

辛  鸣

2016年11月20日05:43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伴随着中国产品走出去、企业走出去、投资走出去,中国理论也开始走出去,而且走得风生水起。理论走出去是更高层面、更高形态的走出去,是“立己”“立人”的共赢之举,对于深化和优化中国与世界的关系,增进理解、推动合作、赢得认同,具有积极而深远的意义。

  中国走的是一条与西方不同的发展道路,选择的是与西方不同的社会制度。对于把西方发展道路和社会制度视为天经地义、具有高度“自信”的一些西方人来说,中国的做法实在是“离经叛道”。现在,虽然把中国视为洪水猛兽的行为与言语不再明目张胆、大张旗鼓,但攻击、遏制中国的冷战思维及动作依然不断。然而,尽管一些西方学者和媒体执着地唱衰中国,但中国不仅迎头赶上,而且“风景这边独好”,目前经济总量世界第二、外贸进出口总量世界第一、外汇储备世界第一,依然是全球经济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之一。

  唱衰不了中国那就妖魔化,于是就有“中国威胁论”不时甚嚣尘上。平心而论,不管是声言中国崩溃还是渲染中国威胁,在一些西方学者和媒体矛盾而复杂的心态背后,有一个客观事实就是对中国不理解。了解不等于理解。不能从理性、逻辑上理解中国,认识误区就不可能消除。一段时间以来,中国人有一个朴实的想法:埋头苦干不争论,事实胜于雄辩。事实固然可以说明很多问题,但仅靠事实是不够的,至少不全面。言之不预、言之不明,别人就难免找借口。习近平同志说,中国“挨打”“挨饿”的问题已基本得到解决,但“挨骂”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解决。要不“挨骂”,就要让中国理论走向世界,把中国道理、中国逻辑、中国立场等向世界讲清楚、说明白,不断增进世界对中国的理解。

  当今世界需要中国,当今中国同样需要世界。世界各国因为有不同而需要合作、因为有共识才可能合作。但如果各国彼此视对方为异端,势如水火、动如参商,何来合作?中国的道路、制度与西方不同,但我们立足本国实际、发挥比较优势、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与西方、与世界是相同的。中国理论走向世界,就要把这些不同中的相同讲出来、传播出去,让世界知晓,求同存异、汇聚共识,寻找共同兴奋点、扩大利益交汇点。

  中国梦是中国理论建构与发展的基本价值取向。中国梦归根结底是中国人民的梦,但它绝不独善其身,更不以邻为壑。正像习近平同志所指出的,中国梦是“与包括美国梦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美好梦想相通的”。“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新型大国关系、面向未来的亚太伙伴关系等战略与理念,都秉持了中国梦的这一价值理念。中国人民通过追求中国梦,用自己的道路与制度、用自己的生活方式实现安居乐业,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本身就是对世界的巨大贡献。更重要的是,在这一进程中,中国社会的巨大市场、中国人民的辛勤劳动、中国经济的强劲动力、中国制度的溢出效应等,均可为世界发展注入强大正能量、提供宝贵机遇和广阔空间。中国理论走出去,彰显了中国与世界的相通、相合、相融大有可为。

  世界上不抱偏见的人都清楚,中国的成功绝非偶然与侥幸,更不是来自对西方的亦步亦趋。中国之所以能解决西方解决不了的根本性、深层次问题,关键在于道路、理论、制度的威力与魅力。世界各国“各美其美”,珍视自己的道路、理论、制度理所当然,但这并不意味着不渴望更好的道路、理论、制度。事实上,越来越多的国际人士已经在关注和研究中国道路、中国理论与中国制度。中国理论走出去,就要把“中国为什么能”“中国道路为什么好”“中国制度为什么管用”等问题中的理论逻辑、实践逻辑用中国气派、国际化表达的话语讲准、讲透、讲到位,以赢得世界对中国的认同。在这一点上,我们是有足够自信和底气的。习近平同志说,“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人民完全有信心为人类对更好社会制度的探索提供中国方案”。对于中国理论走出去来说,中国的发展奇迹是其实践背书,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是其文化背书。在这“双重背书”之下,中国理论走出去大有可为。

  (作者单位:中央党校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


  《 人民日报 》( 2016年11月20日 05 版)
(责编:白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