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文化世象:自信的中国需要更多文化代言

悠  然

2016年08月25日08:5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想象一幅画面:当最后一个音符从黑白琴键上滑落,澎湃的掌声从四面八方涌上了舞台。这掌声来自阿根廷科隆大剧院和智利圣地亚哥市政剧院的5000多名观众,其中有1000多人是站着听完了整场音乐会。而在舞台中央享受这殊荣的,是一位80后中国钢琴家。

  想象另一幅画面:百年历史的科隆大剧院,门外摆放着一人多高的广告——女高音歌唱家芮妮·弗莱明、男高音歌唱家乔纳斯·考夫曼、指挥大师祖宾·梅塔,与这些享誉世界的艺术家并列的,同样是一位80后中国钢琴家。在智利,音乐会的全部门票提前半年便已售罄。当地媒体称,中国的“明星大使”来了!

  这些画面是真实存在的,它是发生在万里之外拉美大陆的“中国故事”,故事的主角就是钢琴家郎朗。

  古典音乐界和西方媒体堪称热爱郎朗。他与维也纳爱乐乐团、柏林爱乐乐团及美国五大交响乐团等世界一流乐团长期合作;《纽约时报》称他为“古典音乐界最闪亮的明星”,英国《泰晤士报》称他是“正在创造新的古典音乐观众的超级明星”……为什么出身古典音乐这一小众艺术的中国钢琴家,在海外享受到明星般的待遇?

  此次“中拉文化交流年”给了我寻找答案的机会。很显然,郎朗是极具感染力的演奏家,将演奏技巧与个人风格熔为一炉,热情洋溢的台风与亲和阳光的性格相得益彰;他把勤奋与天赋置于艺术的天平之上,坚信“手中没活,台上心慌”的朴素道理;他有一支国际化的专业团队做品牌经营,从演出到基金会再到周边产品,一手抓商演,一手抓公益。

  更根本的是,郎朗品牌的塑造与改革开放30多年的中国命运紧密相连。他是我们时代的产儿,他在国际舞台上的身影,丰富了世界对中国故事的想象,回应了世界对中国故事的好奇,也展示着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出生于普通家庭的郎朗,从国内崭露头角,到古典音乐的重镇深造,又从握有古典音乐话语权的西方走向了世界。这样的人生经历,客观上受益于中国主动打开国门、走向世界的时代机遇和社会潮流,主观上又给了他更开阔的音乐视野和融通东西方文化的契机。

  但作为非古典音乐迷的大众如何知道这位中国钢琴家?在国外,人们向我谈起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许多人是从这届奥运会才逐渐告别那个遥远又神秘的中国印象,认识这个现代、真实、自信的中国,也从那场无与伦比的开幕式喜欢上了郎朗。如果说,奥运会代言了当代中国的形象,郎朗则成为当代中国音乐文化和青年形象的一个文化符号。

  而这样的文化代言,在中国不断走上世界舞台的当下,具有紧迫的、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驻智利大使李宝荣告诉我,在智利有句民谚,你只要在地上挖一个洞,坚持不懈地挖下去,就能到达中国。“智利每年对外贸易总量的四分之一输出到中国,中国每一个经济指标的变化都牵动着大洋对岸的智利。而经济的联系越是密切,越急需从文化层面增进彼此的理解”。中国驻智利文化参赞贺踊曾把我们的京剧、木偶戏、民族音乐等民族艺术带入智利,但他依然感慨:“文化艺术是反映人的思维最直接的方式。民族艺术固然具有非凡的魅力,但智利人更期待也更容易接受当代中国的文化创造,更期待看到当代中国人的精神面貌。假如在世界舞台上有10个郎朗呢?我们的文化形象一定会更加深入人心。”

  这或许就是答案:郎朗品牌的背后,正是世界所期待的“中国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今天的中国接续历史又承接当代,积淀深厚又活力充沛,更加自信也更加开放。

  我们还可以看到,许许多多个性鲜明、造诣突出的艺术家乃至普普通通的中国人,正不断走向这个舞台的中心,自信地为中国文化代言。京剧表演艺术家张火丁代言着含蓄典雅的中国京剧,导演王家卫代言着意蕴深厚的中国电影,作家莫言代言着瑰丽多彩的中国当代文学,音乐家谭盾、艺术家蔡国强代言着奇崛不俗的中国当代艺术,以及刚刚获得“雨果奖”的科幻作家郝景芳、在里约奥运会上感动世界的中国女排……在这些代言的背后,埋藏着深深的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埋藏着中国人的当代精神。

  丘吉尔有句名言:我宁可失去一个印度,也不愿失去一位莎士比亚。今天的我们有理由期待:更多的莫言,更多的李安、张火丁、刘慈欣,更多的郎朗、谭盾,在世界舞台为中国文化代言,为自信中国代言。


  《 人民日报 》( 2016年08月25日 24 版)

(责编:王倩、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