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青年观:北大“屠夫”并不违和

木 鸣

2016年08月16日04:38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最近又看到陆步轩的新闻。这位北京大学的毕业生,十几年前因为开家“眼镜肉店”卖猪肉而名噪一时。当时引发了不少争论甚至批评,认为北大才子卖猪肉,即使不讲斯文扫地,也是人才的浪费。

  没想到,十几年后,陆步轩还在卖猪肉。不过,他目前已是一家猪肉企业的品牌顾问,还兼任“屠夫学校”——一所培养卖肉人才的学校校长。最近,陆步轩现身广州一家超市,在猪肉摊旁举办签书会,推介新书《北大“屠夫”》。现场颇有喜感,霍霍磨刀声中,他一边操刀卖肉,一边签名赠书。他自称,综合卖猪肉和掌握猪肉的理论知识,自己“绝对是中国最高水平。”

  其实,今天再看这位北大“屠夫”,比十几年前多了些平常心。不仅因为近几年又先后出现“米粉硕士”“鸡排博士”,还在于越来越多的人发现,高学历和低门槛职业并不违和。

  北大才子卖猪肉当年引发热议,主要是当时大家普遍认为,不识字的人都可以卖猪肉,寒窗苦读十余年的名校生去端这个饭碗,太不值了。即使个人不考虑学以致用,对整个社会来说也是一种资源浪费,毕竟培养一名大学生尤其是名校生不容易。就连陆步轩自己也抱着这样的看法,3年前,他受邀回到北大给学弟学妹们演讲,现场哽咽道歉,说自己给母校丢了脸,是反面教材。倒是北大老校长许智宏致辞时为他缓颊:“北大学生可以做国家主席,可以做科学家,也可以卖猪肉。”

  许智宏先生说得没错。不一定学什么干什么,才是学以致用。很多人毕业多年后,发现因为久不应用,自己连初中的数学题都不会做了,是不是就意味着中学数学白学了?显然并非如此。因为我们在学校不仅要学习知识,更要在学习知识的过程中,掌握思维方法、培养独立思考的能力。如同篮球队员平日里练习蛙跳,不是上场比赛时要用蛙跳,而是通过蛙跳锻炼腿部肌肉,提升上赛场用得着的弹跳力。卖猪肉时的确不会用到诸子百家,但是学中文的陆步轩后来写出了《猪肉营销学》,一般“屠夫”恐怕很难做到。学习本来就是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只要肯用心,北大学生卖猪肉,也能卖出不同寻常的“北大范儿”。

  陆步轩的经历堪称另类励志故事。他自公家单位辞职下海,几起几落,最后开了肉店。“鸡排博士”据说也是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被迫选择卖鸡排。近年来,很多高学历人才步入低门槛行业,却是欣然而往,没有无奈和不甘。

  阿里巴巴集团研究院去年做过一份关于“互联网+”的研究报告,对“互联网+”带给零售业、制造业、农业等产业的影响,做了分析和预测。以农业为例,报告的预言令人惊艳:“互联网赋能‘三农’的过程中,催生出一个充满朝气和活力的新群体——新农人。”报告认为,新农人指的是以互联网为工具,从事农业生产、流通、服务的人。他们不但善于通过互联网直接对接市场,经营大胆创新,还具有相对较高的文化水平。报告说,过去几年,已经有一批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回归农村了,形成一波“新知识青年下乡”的热潮。

  换句话说,“互联网+”已经诱惑一批高学历人才走向低门槛行业。当然,他们不会和前辈一样因循守旧,他们要做的是通过互联网推动农业、制造业等传统产业焕发新生机。与此同时,这些高学历年轻人自己可能都没意识到,他们也在改变人们心中固有的职业等级。某名校生成了某村销售总监、某博士开了家面包店等等故事会越来越多,多到水波不兴,多到北大“屠夫”曾掀起的热议成为上古传说。


  《 人民日报 》( 2016年08月16日 19 版)

(责编:崔东、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