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新语:陆谷孙,还是太少

姜泓冰

2016年07月29日07:01  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
 

  7月28日下午,77岁的陆谷孙先生走了。

  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终身教授、著名翻译家、“英语大师”……种种名头和赞誉的背后,让复旦大学学生们记住的,是他每个学期都为本科生开课,知识渊博谈锋敏健,每堂课“至少让学生笑三次”,年年入选复旦大学最受欢迎的教师;让喜欢戏剧的人们记住的,是他对莎士比亚的痴迷和研究;出了这些“小圈子”,真正能让更多人发一声“哦”的,是《英汉大词典》的主编。

  有20余万词条、1500多万字的《英汉大词典》是由中国学人独立研编的第一部综合性英汉词典,出版多年来,不光对国内英语学习者的影响难以估量,还是联合国必用工具书之一,曾被英美词典专家称为“远东最好,也是世界范围内较好的双语词典之一”。钱锺书先生题写了书名,称赞它“细贴精微,罕可伦偶”;董桥先生拍着词典说“不可一日无此君”。词典编纂历时近20年,陆谷孙1976年参与,10年后成为主编,加上第一版之后的修订,以及随后为海外读者而编写、2015年才大成的《中华汉英大词典》,陆谷孙的大半生,都与词典为伴。

  编词典是“冷板凳”,有才情有能力又“甘坐”者,不容易。尤其是在二三十年前,满社会对外语如饥似渴,出国、办培训班、当语言顾问,哪个都更能扬名得利。

  陆谷孙个性鲜明、喜欢议论也敢说猛话,比如近几年有人建议降低高考英语权重时,已古稀之年的他“不合时宜”地反驳,中国人的英语学得多却粗糙,“和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不相称”,不该减少而应加强;《英汉大词典》修订发布,他直截了当说估计每一百页就有一处错。这样的人,难免会惹是非、得罪人,却比名满天下后的世故讨好,更见可爱可贵。

  事实上,陆谷孙最常教育学生的,却是“学好外国语,做好中国人”“中文都没读好,怎么读得好英文?”他曾为上海领导出访做翻译而获好评,因为既说得出古语的出处,也对得上对方引用莎士比亚诗的下半句——得益于家学教养,得益于学术钻研态度,更因为自带的人文风骨与精神信念,有中学与西文的两方平衡,他才得以成为大家。

  躲着大奖不去露脸、不怎么喜欢当评审和到处开会,而愿意给本科生上课,这样的专家学者,是不是不太多?常写微博议论时弊、和网友探讨“小清新”“剩男剩女”“萌”之类网络语怎么翻译最好,“德高望重”了,却还能与时俱进,保持着对于新现象新潮流的旺盛好奇心和幽默自适,这样的老人,是不是不太多?

  喜欢陆谷孙,不是因为他没缺点、是完人,就因为他有学者和大学教师的样子,有文人才子的风骨。这样的人,总觉太少。

  且不说能不能,先说说,今天,你愿不愿意做陆谷孙?


  《 人民日报 》( 2016年07月29日 12 版)

(责编:王吉全、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