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电讯:破除名校情结方能办好教育

熊丙奇

2016年06月28日08:58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原标题:破除名校情结方能办好教育

  发展基础教育,给每个学生自由成长的空间,必须破除名校情结,改革用人评价制度,淡化社会的学历情结,改变人们习以为常的教育话语体系

  2016年高考,河南郸城一高创造历史最好成绩,预计将有40人考上北大清华,一本、二本、三本上线人数均居河南省第一。去年,郸城一高34人考上北大清华的消息,已让不少人深感震撼。郸城县是河南最落后的县之一,在一些人眼中,郸城一高的崛起就像一个神话。

  每年高考放榜,北大清华在各地的录取指标,都会被各个超级中学“瓜分”。对于超级中学,舆论又爱又恨——爱的是能有这么多学生考进清华北大,证明学校办学牛;恨的是,它们加剧了升学应试竞争,几所超级中学的存在,不是地方基础教育的福音,反而会严重破坏基础教育生态。

  不过,这样的讨论每年都有,但每年都草草收场。辩来辩去,支持超级中学的人常用的反击利器是,超级中学为一些农村孩子考进名校、改变命运提供了机会,何错之有?不发达地区的学校,能像城市学校那样对学生进行素质教育吗?有舆论嘲笑国内超级中学盯着北大清华,而城市家庭已把目标对准国外名校,这非但不会让超级中学降温,反而会更让他们来劲:城市学生可以拼爹出国,农村孩子只能靠自己。

  其实,只要用升入名校的人数评判教育成功与否的观念不变,这样的讨论就永远没有结果——城市孩子不是照样追逐名校吗?发展基础教育,给每个学生自由成长的空间,必须破除名校情结,打破“考进名校=成功”的等式。

  用升入北大清华的人数,来标榜学校办学成功,实际上是在向家长、学生不断强化一种功利的成功观。这无异于告诉那些进入普通学校的学生,他们“并没有改变命运”,考上的大学并没有那么有价值。甚至在我国不少地方,存在“没有考上一本就不算考上大学”的说法。这种成功观,其实堵死了很多学生的成才路。在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达到40%的情况下,整个社会的高考焦虑却越来越严重,这令人忧虑。如果这种教育成功观不变,我国基础教育的升学竞争会更激烈,路会越走越窄。

  近年来,对于我国学生出国留学,媒体也经常拿一个班级有多少学生被国外顶尖名校录取说事,这使出国留学也变得极为功利,以至于国外名校对中国学生申请提出更严格的要求,防止他们通过刷分来申请国外名校。而欧美国家高等教育最具吸引力的,不是他们有世界一流大学,而是他们会给受教育者多元的教育选择。在美国,有一流的综合性大学,也有一流的文理学院、职业学院、社区学院。一名能进哈佛的学生,放弃哈佛去上一所职业学院,是很正常的,因为各类教育平等竞争,没有哪所大学高人一等,而且社区学院和“名校”有转学协议,进入社区学院读完两年再到名校求学,也没人歧视来自社区学院的学生。这样的高等教育方式,给了基础教育多元办学、发展的空间。

  河北一所高中的校长曾告诉笔者,现在我国中学办学越来越难。从20世纪90年代,比拼高考上线率(包括高职在内),发展到21世纪初比拼本科率,进入2010年后,比拼一本率,这几年则比考上几个北大清华。他十分不解:难道办学追求的就是考几个北大清华?在目前的高考制度之下,一省的北大清华录取名额是一定的,有必要为争抢名额而“厮杀”吗?

  我国于2014年颁布的高考改革意见,已明确提到要取消高考录取批次,今年上海已经取消一本二本,浙江和山东也宣布明年取消一本二本。取消批次的用意,就在于消除学校的等级身份,给学生更大的选择空间。可是,社会的名校情结却丝毫没有消退,这需要进一步加大改革力度,包括废除985、211,改革用人评价制度,淡化社会的学历情结,并改变人们习以为常的教育话语体系。

  全面的高考公平和教育公平,是各类学校的平等竞争,所有教育和学校都是有价值的成才选择,学生选择任何学校,都可完善自我。唯有如此,基础教育方能摆脱升学教育模式,关注每个学生的个体发展。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