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晚报:围观高考状元背后对社会流动的深切渴望

杨朝清

2016年06月24日09:01  来源:燕赵晚报
 
原标题:围观高考状元背后对社会流动的深切渴望

  随着各省市高考分数线陆续公布,新一批的高考状元也开始陆续浮出水面了。2016河北文理高考状元均来自衡水中学,衡水中学外宣科主任张永介绍, 6月22日晚上,两位状元已被两所名校接到北京。(6月23日《河北日报》)

  每到高考放榜,状元们都会成为耀眼的明星。在激烈的高考竞争中拔得头筹的状元们,生动地诠释了“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为了争抢高考状元,两所实力不分伯仲的知名高校,依然在竞赛场里铆足了劲。尽管全社会对高考状元的认识渐趋理性,老百姓却依然不乏围观高考状元的热情。

  处于金字塔塔尖的高考状元,在学校和专业上具有广阔的选择空间;在高考考试难度下降、高分段考生人数增多的格局下,知名高校为何还是对高考状元趋之若鹜?说到底,名校从来都不缺乏优质生源,他们更在意的是高考状元的符号效应;在招生争夺战中,招揽的高考状元越多,似乎就意味着这所学校更具有吸引力和竞争力。

  如果说炒作高考状元出于功利和算计,老百姓对高考状元的围观则根源于对社会流动的深切渴望。在利益固化、阶层板结的当下,高考是一个开放的社会流动渠道,是寒门学子“知识改变命运”的最大希望所在;尤其是对农家子弟来说,高考是他们实现阶层跨越和人生突破最直接、最有效的路径。

  尽管“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在科学性和公正性上还急需改革和创新,但它依然是当下最具公信力的考试制度。高考承载着老百姓对“读书有用论”的文化认同和价值追求,高考状元也从某种意义上成为一种象征符号——对于那些无“爹”可拼的人们来说,对于那些缺乏财富、权力、关系等社会资本的家庭来说,只要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奋斗,就可以参与高考这场平等竞争;作为学习精英的高考状元,赢得公众的尊重和社会认同也是一种正常现象。

  正如美国著名哲学家杜威所言,“教育是生活的过程,而不是将来生活的预备”。一项调查显示,高考状元们在职场上表现远低于预期,除学界和文学界已出现少数几位“职场状元”外,大部分状元的职业成就并不突出。究其原因,人生是一场长跑,一步领先并不意味着步步领先;更何况,伴随着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人才标准逐渐从知识型、技能型人才向创新型人才过渡,高考状元在一个领域脱颖而出,并不意味着他们在其他领域就是佼佼者。

  社会流动的藩篱越树越高,通过高考来寻找一种人生突破的可能性,成为老百姓普遍的利益诉求。围观高考状元的背后,隐伏着老百姓对纵向社会流动的心理期望和价值期待。围观高考状元,并不意味着要对他们进行过度消费和利用。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