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晚报:“联名劝退熊孩子”的愁绪也需要纾解

郭元鹏

2016年06月15日08:53  来源:燕赵晚报
 
原标题:“联名劝退熊孩子”的愁绪也需要纾解

  近日,南京某小学40多位家长联名劝退一顽皮学生,并且打出标语,要求给自己的孩子调整班级,这一举动遭到校方拒绝。校方表示:“每一个孩子都有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学校无权劝退;校方已经请男孩的家长到学校来陪读,也将安排相关人员对孩子进行一对一的陪读。”该事件引发数万网友热议。(6月14日《江南时报》)

  让我们欣慰的是,对于40多名学生家长的“集体维权”,要求“要么劝退熊孩子”,“要么必须给自家孩子调整班级”的要求,60%以上的网友是反对的,他们认为熊孩子虽然不受人喜欢,却不能侵犯其受教育的权利。这样的认知是理性的。不过,维护熊孩子的利益,也不应该只是法治之下的“硬碰硬”,而是应该正面回应,纾解家长的担心和愁绪。

  我们首先来看看这40多名家长为何要“集体维权”?在南京这家小学的一个班级,有一名熊孩子非常顽皮,经常搞恶作剧,也因此让不少孩子都受伤了。有的孩子被他打过很多次,有的孩子被他咬伤。而这名男孩除了搞恶作剧,上课时也经常到处乱跑,扰乱正常的教学秩序。这些“集体维权”的家长认为,孩子无端被伤害,还影响了学习,侵犯了孩子的权益。

  家长的这种看法,并非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他们的孩子确实被熊孩子伤害了,他们的孩子的学习环境确实被惊扰了。他们不想让好孩子与熊孩子为伍的诉求也是可以理解的。将人心比自心,如果是我们的孩子有这样一位同学,又会如何呢?

  在以往的时候,处理这样的问题,学校的做法很简单,他们会把熊孩子集中到同一个班里去,会把好孩子集中到同一个班。也就是我们所反对的“差生班”和“尖子班”。这种粗暴的做法当然是与教育初心背道而驰的,是不能被接受的。可是,这也让学校很是为难,一方面任何孩子都有享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劝退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另一方面,学生家长的诉求也有一定合理成分。这就需要学校积极回应这种诉求。

  笔者以为,可以做的事情是很多的。其一,必须加强这位熊孩子的管理,最起码不能让他成为班里的“小霸王”,不能欺凌弱者,不能伤害同学。老师有监管的义务;其二,家长必须配合学校管理熊孩子。目前,学校已经和熊孩子的家长进行了沟通,希望家长能陪读一段时间,负责管理自己的孩子,这也是个办法,应该坚持一段时间;其三,必要的时候应该启动心理干预。熊孩子可能存在心理疾病,这个时候应该尊重科学,聘请心理医生进行健康心理构成的培育。

  “联名劝退熊孩子”终究不是个办法,根本就不可能得到法律支撑。即使学校迫于压力做出让步,给其他学生调整班级,也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在教育资源原本就紧张的情况下,还会有其他班级的学生被调整过来,这对于其他学生来说也是不公平的。熊孩子没有天生的,回避他,歧视他,都不是最好的办法,通过教育、引导、治疗,让熊孩子变成好孩子才是正途。

  “联名劝退熊孩子”,失去了理智,但是诉求也需要教育部门理智的回应。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