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1+1

电价每度降1分1也可“以小见大”

蒋萌

2017年06月01日15:09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电价每度降1分1也可“以小见大”

背景:近日,电价降了,每度降低1分1。国家电网公司测算将为社会节约用电成本350亿元。此次电价下降的原因是,已征收50多年的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近期被取消。

钱江晚报发表高路的观点:国网公司证实,电价里附加的政府性基金及附加资金共有七项,其中向用户直接征收的有六项,这六项共占电价总额的6%左右。此次降的1分1的钱正是取消城市公用事业附加费的结果。对于电价构成中费的治理问题,其实,5月17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已传出消息,将合理降低输配电价格、降低重大水利工程建设基金和大中型水库移民后期扶持基金征收标准。这表明,更多的利好在后头。更重要的是,这是控制收费,增加电价透明度的最新尝试。逐步减少取消一些行政事业性收费,以税取代费,也是法治的进步。费跟税相比,最大的不同是税是法定的,必须履行严格的法律程序,经历社会的充分讨论。而费出台的过程就要简单得多,对税的征收使用情况的监督也远比费要严格得多。设置条件宽松、监管不力,也正是一些地方热衷于收费的原因。

小蒋随想:“从来如此,便对么?”一些收得习以为常的费用,恐怕适用这一发问。在全面深化改革的当下,旧有的、不适应社会发展、甚至不符合法治精神的东西,理当退出历史舞台。在这一过程中,费改税绝不是“换汤不换药”,而是要废除不合理的、重复的行政性收费;必须要取之于民时,须经法律通过与授权,以税的形式收取,考虑到“无权利不纳税”与用之于民,纳税人也应获得更多权益保障。此次电价每度降低1分1,看似聊胜于无,一些人觉得“不过瘾”,但“1分也是钱”,乘以全社会用电量的庞大基数,金额仍高达数百亿元。人们期待税费改革进一步深入,通过减税降费等举措,体现社会公平与公正,让公众获得更多实惠与权益。

对“断崖降级干部”以观后效不可少

背景:随着全面从严治党、严肃问责的深入,问题干部遭“断崖式降级”不断出现。最近,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原党委副书记、司令员刘新齐被降为正处级非领导职务。早前,江西省委原常委、秘书长赵智勇从副省级降至科员。人民网2017年4月的数据显示,十八大以来至少已有20位省部级以上官员被降级。降级干部在干什么,值得关注。

中国青年报发表陶舜的观点:我国《公务员法》和《行政机关公务员处分条例》都规定了降级的处分时限是24个月,两项法规均明确:在受处分期间有悔改表现,并且没有再发生违纪行为的,处分期满后,由处分决定机关解除处分。解除处分后,晋升工资档次、级别和职务不再受原处分的影响。但是,解除降级、撤职处分的,不视为恢复原级别、原职务。相比于免职,降级是更有力度的处分。媒体曾报道指出,全国85名免职官员逾三成复出。“降级”能够更好地堵住“官复原职”的漏洞。降级干部去哪儿不应成为秘密,应该做好信息透明化工作。一是让公众客观实在地看到干部被降级以后的工作状态,看到中央反腐的力度和决心;二是降级后的重新起用,尤其是拟再提拔的阶段,主动接受群众和媒体监督。

小蒋随想:“断崖式降级”的干部往往涉及违纪或违规,但不构成违法犯罪,所以惩处是行政层面的,不移交司法机关处理。曾经身居高位,因犯错连降N级,有关干部的心情肯定“不佳”,必然颜面扫地。但是,这绝不是当事人闹情绪、混日子的理由。相对于被“双开”——开除党籍与公职者,被降级的干部仍有工作,很多人也还是党员,必须做好被新安排的工作,要深刻反思自身的过犯,严格遵守党纪与规章。对管理部门而言,不能觉得降了干部的级就算完事,而要对有关干部以观后效。深入贯彻政务公开、民主监督,被降级干部的去向与后续表现,也要接受社会监督。如果被降级者痛改前非、工作勤勉,会获得肯定乃至职级调整。倘若被降级者不思悔改、破罐破摔,理当予以进一步问责。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 客观、理性公正。

(责编:刘琨(实习生)、王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