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

观点1+1

“挟尸要价”频发,捞尸体该给多少钱?

蒋萌

2015年12月15日16:04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手机看新闻

三亚酒店春节“高限价”是愿打愿挨吗?

背景:三亚物价部门对2016年春节期间当地旅游饭店客房价格给出了政府指导价:标准客房每间每天最高限价为5000元,个别高端旅游饭店标准客房经从严审核后原则上不超过6000元。此外,单独计价的旅游饭店自助餐,早餐价格不超过每位350元,中晚餐价格不超过每位500元。

京华时报发表王琳的观点:贫富悬殊在中国是个现实的存在。普通人的早餐或是一碗米线,或是豆浆油条,基本10元以内也就对付了。而不少五星酒店的自助早餐正常售价就在200元到300元左右。这也不是三亚一地的特色,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的五星酒店中,要找到这一价位的自助早餐也并不困难。这种隔膜,既不是三亚酒店的错,更不是三亚物价部门带来的。若酒店明码标价自助早餐298元每人,你接受,自可享用之;你嫌贵,别处吃去。春节期间,作为旅游旺季,自然价格高高在上;而平时的旅游淡季,三亚有的五星级酒店,每晚200元左右就可拿下,还送自助早餐!那时可没游客吐槽说,这价格太低了!既然市场说了算,又何必担心在阶梯式的旅游服务市场上,找不到最适合自己的那个价位。用嘴吐槽,不如用脚投票。

新京报发表朱达志的观点:限高限低不是问题,问题是你限得了吗?2015年春节前,三亚市物价局也曾发出限价令,要求17家高端旅游饭店标准客房价格每天每间不超过5999元,但这一纸禁令最终却变成了轻飘飘一张纸——媒体报道,2015年春节期间,三亚的高星级饭店没有不突破限价的。从历年限价来看,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三亚物价部门单纯依靠“限价令”似乎管不了酒店定价。每一次限价令的公布,难免给人应付公事、黔驴技穷之感,这也提醒当地政府和旅游部门,是不是该发挥管理智慧、采取多种措施,引导业态的健康发展呢?不能让高价变成宰人的屠刀。

小蒋随想:一些去过三亚的人会有这样的感想——三亚是个酒店资源过剩的地方。三亚的五星级酒店很多,一年中的绝大多数时候,许多大酒店的客房都处于“吃不饱”状态。此外,三亚还有很多度假公寓与民宿,如果游客的腰包不鼓,也有相对实惠的选择。正因为生意不好做,三亚的一些五星级酒店在旅游淡季才会推出200元一晚的优惠。而在五一、十一、春节等少数旅游旺季,三亚的高档酒店价格则会呈现“报复性”上涨。说的不好听点,此时不“宰”更待何时?这也符合“削峰填谷”的经营策略。至于三亚物价部门针对高档酒店的春节限价令,已成为每年的例行公事,每天5000-6000元的“封顶价”已实施数年。至少在物价部门看来,这是“不超标”的。商家高价兜售服务也好,公共政策制定也罢,自然要接受公众的品评或吐槽。但你吐槽你的,人家我行我素,只能说明高价还是有市场。据说,八项规定之后,某些人不敢春节花公款跑三亚得瑟了。那么,不差钱的人自掏腰包跑去“被宰”,别人也拦不住。

“挟尸要价”频发,捞尸体该给多少钱?

背景:最近,宝鸡一水电站发生“挟尸要价”事件,水电站员工发现少女丽丽的遗体后不是第一时间报警,而是将其尸体泡在水里,找家属索要6000元打捞费。12月14日,魏家堡水电站相关负责人表示,水电站站长董振宇已被停职,同时该站将配合眉县县委、县政府做好家属安抚工作。

华商报发表杨鹏的观点:在任何领域,价格收费向来分外敏感,恰恰打捞尸体本身又没有明码标价,物价局更不管这码事,打捞尸体的费用引起争议在所难免,以至于此前有捞尸人感叹“下水前是爷爷,上岸后是孙子”,捞尸的活不好干,钱也不好挣。所以,宝鸡新近发生的这起“挟尸要价”,费用从开始的几千元降到最终的1500元,其实和此前的那些“挟尸要价”脉络并无不同,纠缠于费用的高低,这本身就有难以说得清楚的一面。基于捞尸的残酷现实,争议费用,其实没有意义。真正的问题在于,这发生在水电站之内。换句话说,这是一个有人负责管理的单位,绝对不是荒郊野岭,人们自然而然会问,这里发生的一切都应遵守公家的规矩,且不管有没有打捞的义务,但至少首先得报警,而不是用绳子拴在柱子上泡在水里吧?某种意义上,不报警,就是因为利益作祟。一旦报警,警察一来,捞尸的生意就泡汤了,别说1500元,一分钱都挣不到。水电站才是这起荒唐事件之所以能够发生的事实上的“保护伞”。人性都有软弱的一面,只能由刚性的制度来补足人性之软,让一切都遵从于制度、规矩和法律。

小蒋随想:在高空作业的“蜘蛛人”通常收入较高,而且是按小时收费。“蜘蛛人”之所以有较高收入,是因为干这行不能恐高,需要年轻身体好,还要能忍受夏日在半空中被曝晒、冬日里“高处不胜寒”。而且,高空作业是高危行业,愿意干的人少,报酬自然高。对于“蜘蛛人”,物价局没有给出“工资指导价”,“蜘蛛人”的收入是市场决定的。再看“捞尸人”,虽然这不是一个正式行业,却是确实存在的活计。同样是高收费,“捞尸人”索价高却备受质疑,一是因为死者家属刚经历丧亲之痛,又面临不出高价难获亲人尸骨的“要挟”,使得家属以及许多旁观者从情感上无法接受。再者,相对于“蜘蛛人”干活往往是由单位支付报酬,捞尸都是个人出钱,对费用的敏感度不同。不管怎么说,大多数人都不愿干捞尸体的活,而且潜水作业具有危险性,既无义务,干的人又少,社会恐怕无法回避捞尸的报酬问题。但如果物价局真的给出“捞尸指导价”,相信又会引来质疑。所以,这确实存在纠结。行政者、公益机构应对此给予关注,可探索成立公益性的打捞队,或对捞尸人给予一定补助,特殊问题需要特殊处理,以缓解矛盾与焦虑。

 

 

 

 

 

 

 

 

小蒋的话:大家好,我是小蒋。国事,家事,天下事,天天都有新鲜事。你评,我评,众人评,百花齐放任君看。观点各有不同,角度各有侧重,只要我们尊重客观、理性公正。

 

 

分享到:
(责编:董晓伟、文松辉)

相关专题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