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每日最新评论

郭元鹏:村官天天赌博,为何没人翻牌?

2015年03月25日08:20    来源:荆楚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郭元鹏:村官天天赌博,为何没人翻牌?

  “村支书设庄开赌,在村里无人不知。这样的村干部,让群众难以信任。”南宁市良庆区那平村一名村民出示在赌场偷拍下来的视频,可见一名男子参与赌博,其面前放着一叠百元大钞。南国早报记者采访证实,该男子就是该村支书黄堂山。黄承认参加过赌博,但此举是为了方便做群众工作,“偶尔开庄设赌”。(3月24日广西新闻网)

  这位村支书面对这起事件,有著名的三句话:其一,赌博是工作需要;其二,赌博是联系群众的方式;其三,威胁说知道是谁举报的,就“请人灭了他”。这三句话深深刺伤了人们,就如插在喉头的鱼刺一样,必须拔出来。这位村支书的话语,不仅是疯言疯语,其背后则暴露出了基层的四大问题。

  第一个问题,村级组织无所事事。对于一些发达地区的村级组织来说,他们确实是很忙碌的。但是,对于一些地方来说,村级组织实际上是无事可做的,这些地方的村官基本上处于游手好闲的状态。这警示我们,对于村级组织的人员配置,不能教条。对于有事情可做的地方,可以多配置人员,而对于无事情可做的地方,何必非要按照支部书记、村委主任以及一大批副职的比例配备?这不是浪费钱财吗?

  第二个问题,家族势力嚣张本源。在农村,能够当上村官的,都是村里的名门望族。这些人在村里本家最多,这些人在村里势力最大,这些人在村里财富最高。于是,他们才有了“请人灭了他”的权力任性。这是权力的任性,也是势力的任性。这警示我们,在村级组织的人员配置上,一定要消灭势力的威胁。试问,如果不是势力较大,天天赌博的村支书还能当上村官吗?大学生村官应该形成制度化,这样才能告别村庄的家族化管理模式。

  第三个问题,上级部门监管无力。无疑,在这个过程中,监管也是个问题。村级组织里的工作人员,一般情况下是不需要按时上班的,更不可能有点名的制度。而负有监管责任的乡镇政府,也对于这些人的管理是鞭长莫及的。因为乡镇政府的驻地,离这些村子一般很远,再加之本身就没有多少管理,也就有了天天赌博的村官了。对于村官的管理,除了需要上级部门多做些事情之外,更应该让我们追求的村级民主真正落地。如果他们的当选主动权真的掌握在了群众手里,他们还敢要“灭了他”吗?

  第四个问题,治安形式十分严峻。村级治安,依靠的是乡镇政府驻地的派出所。但是,由于在20多年前,全国掀起的一场乡镇合并,导致了很多派出所的撤离。这就造成了监管的漏洞。路程远了,警察也不再“常来转转”了。事实上,这个村子赌博的并非村官,很多村民也在赌博。这警示我们,乡镇变大了,派出所不能也遥远了,应该多设立警务点。

  村官天天赌博的背后,其实是我们的制度、管理模式依然陈旧造成的,这是制度和管理没人翻牌造成的。“赌博是工作需要”很滑稽,但是如果我们做到了“严惩是管理需要”又会如何呢?

  稿源:荆楚网

(来源:荆楚网)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