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观点

马克思又回到了保加利亚

2015年03月18日09:59    来源:光明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马克思又回到了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政治经济转轨25年来,各种政治势力和社会思潮起伏不定,斗争激烈。而马克思及其思想在同新自由主义的斗争中,也经历了从“休克”到“复苏”再到重新“回到”保加利亚的过程。

  一 马克思的短暂“休克”

  在东欧社会主义年代,马克思及其学说得到了广泛传播,发挥了宣传教育作用。东欧社会政治制度发生变革后,社会、政界和媒体都来了个180度大转弯,开始毫无根据地争论和否定马克思其人及其学说。东欧国家从非理性的肯定走向非理性的否定。

  早在1989年11月索非亚第一次群众集会上就有人讥讽地举着“马克思还管用吗”的标语牌。一段时间,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被从阅览室和图书馆撤下书架。如果谈论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就有人说是要肯定过去的社会主义。保加利亚反对派政党千方百计攻击和谩骂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甚至在1992年12月通过立法,规定曾经在大学讲授“马克思主义哲学”的教师没有权利再担任领导职务或进入院系领导班子。许多从事马克思主义研究和教学的人员失去了工作。在东欧其他国家的情况亦大同小异。1990年,用28种语言文字出版的共产党和工人党机关刊物《和平和社会主义问题》在布拉格停刊。东欧各国由共产党改名而来的社会党也改变了意识形态,不再从马克思那里寻根问祖。

  在保加利亚转轨的头几年,在民主化和市场经济的大潮中,几乎没有出现研究马克思的文章和专著,因为没有出版社敢于出版带有研究性质的严肃著作,只有几本从西方翻译的介绍马克思生平、故事和歪曲马克思形象的普通知识性读本。至于马克思本人的著作则进入了暂歇期,50卷马恩全集的前49卷在1989年出版后,第50卷一直放在出版社无法按计划出版。

  马克思主义遭遇严寒,但这只是短暂“休克”。1996年和1998年,保加利亚社会党依据原文重新翻译出版了《共产党宣言》。从这时起,保加利亚中左翼出版社和报刊登载保加利亚和外国学者关于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文章和专著明显增多。社会舆论不再把“支持”和“反对”马克思视为“支持”和“反对”过去的社会主义制度和共产党领导。西方反对马克思主义,是因为马克思的学说宣告资本主义必然灭亡;但西方并不反对马克思本人,甚至认为他是“世纪天才”。保加利亚民主派也不得不看到,尽管马克思的一些重大理论和预言还没有真正实现,但不能忽视马克思本人的魅力和生命力。

  二 马克思及其著作开始“复苏”

  十年后上述现象开始改变。1999年,保加利亚从德文原文重新翻译出版了《共产党宣言》。最早在2000年2月,保加利亚《社会民主》杂志组织了一次《马克思——千年思想家》圆桌讨论会,一批保加利亚知名政治家和学者参加了讨论。他们的发言主要涉及对马克思和保加利亚社会主义时期的评价。这时,西方学者特别是法国和德国学者有关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专著在保加利亚有了一定的市场。2002年,出版了哈拉拉姆比·帕尼齐迪斯等3人编辑的《马克思:20世纪的不同解读文选》,书中收集了西方马克思主义者关于马克思重要专著和文章的摘录。

  21世纪初,当时在保加利亚发行量最大的《今日劳动报》(即原《祖国阵线报》)组织了一次关于马克思的大讨论,据称“其目的是为了肃清几十年来人们心灵上的迷惑”。保加利亚知名哲学家伊萨克·帕西首先在2005年7月5日的《今日劳动报》上抛出了《19世纪和20世纪的悔过书》一文,试图证明当时马克思的预见失灵,资本主义仍然是最好的社会选择。而经济学家迪米特尔·菲利波夫教授表示反对帕西的观点和结论,他在题为《马克思和生活的真相》(2005年8月2日《今日劳动报》)文章中批驳说,不能根据某一项指数,如技术进步,而应该根据生活质量和广泛意义上的社会发展以及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变化来历史地评价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的论述。这场大讨论实际上最后演变成了左翼学者同民主派的争论,无果而终。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资本主义制度危机变成了马克思“复苏”的契机,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无论上个世纪还是这个世纪,马克思仍然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是对资本主义制度的伟大预言家。保加利亚学者说,也正是从这时起,“马克思又回到了保加利亚”。

  保加利亚报刊开始经常登载西欧马克思主义流派的观点。2011年《今日报》发表了《是重新思考马克思的时候了!》,文章全面论述了重新思考和评价马克思的现实性和迫切性,强调马克思对未来全球化的高瞻远瞩、对资本主义前景的精辟分析意义深远。在该报组织的对该文网络讨论中,有286位读者发表了意见,对该文表现出强烈兴趣。此时,保加利亚政治反对派和广大读者对马克思的认识趋于理性。保加利亚高等院校也开始关注马克思的周年纪念活动和召开学术会议。有的大学还开设了“马克思主义史”和“马克思的社会学思想”专题讲座。这对青年学生批判认识当代社会和现实世界具有积极作用。特别是2008年的世界金融危机后,在保加利亚,也像在世界范围内一样,对马克思主义的研究有了新的起步。

  三 左翼报刊上的马克思

  这里,需要特别提到保加利亚社会党下属的两个理论刊物《新时代》和《星期一》。据粗略统计,从2005年以来《星期一》杂志刊登了20多篇有关马克思的文章。如鲍里斯·波皮万诺夫的《基督教、社会主义: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宗教批判》《马克思又回来了》等。仅2012年和2013年《星期一》杂志就发表了几篇有分量的文章:《卡尔·马克思的复仇(或者阶级斗争怎么改变了世界)》《21世纪的马克思主义》《马克思的社会思想及其批评者》《最近四分之一世纪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的波折》《试论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和科学》等。

  2005年11月《新时代》杂志发表了鲍里斯·波皮万诺夫和奥格扬·卡萨波夫合写的长篇文章《马克思主义对公民社会的挑战》,2009年7—8月的《新时代》合刊上登出了鲍梁娜·安格洛娃的《马克思,法兰克福学派:一种思想的历史》等。

下一页
分享到:
(责编:宋煦冬)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