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9日
“钓鱼执法”内幕重重,有多少真相不能公开?

  10月17日,上海市政府对“钓鱼式执法”作出了回应:“对于采用非正常执法取证手段的行为,一经查实,将严肃查处。”随着越来越多司机“被钓”事件发生,这种“钓鱼式执法”逐渐演变成为公共话题。人们不禁要问:罚没指标是否于法有依?这种执法方式的驱动力何来?而更可怕的是,这种荒谬的执法形式,又在摧毁着人们向好行善的价值追求。[欢迎讨论]

新闻回顾:上海屡现“钓鱼执法”,市政府作出回应

上海市政府回应:将严肃查处

    10月14日发生在浦东闸航公路上的涉嫌非法营运交通行政执法一事,引起上海市政府的高度重视。上海市政府已于17日明确要求浦东新区政府迅速查明事实,并将调查结果及时公布于众。上海市政府强调,必须坚持依法行政、文明执法,依法维护正常的交通营运秩序,依法维护经营者、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对于采用非正常执法取证手段的行为,一经查实,将严肃查处。[详细阅读]

遭遇“钓鱼执法”司机提出诉讼并被受理

    10月18日,司机张军(化名)向记者讲述了自己的遭遇。目前,他已向上海市闵行区法院提出行政诉讼并被受理。同样认为遭遇“钓鱼式执法”的19岁司机孙中界,无法自证清白,愤而自伤手指……
        近日,上海陆续出现涉嫌“钓鱼”执法的争议或诉讼,而早在去年,此类执法已引发血案:上海市奉贤区的黑车司机雷庆文,在协助交通执法部门取证的“倒钩”陈女士拔自己车钥匙时,持刀捅刺致其死亡。雷在去年8月底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详细阅读]

讨论:“钓鱼执法”得以滥用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钓鱼执法”屏障:信息不向公众公开

    “钓鱼执法”案件当事人律师郝劲松看到了问题的关键。10月18日,他用19封邮政特快专递从北京寄往上海18个区县的建设和交通委员会,以及上海市交通行政执法总队,申请信息公开:全部罚没款上交财政的金额有多少?财政返还金额有多少?有多少位“有正义感的社会人士”假扮乘客配合查获非法运营的“黑车”……然而,郝劲松最终未必能拿到这样“绝密”的信息。[详细阅读]

“钓鱼执法”护身符:法律规定不完善

    责任制度的缺失实则成了“钓鱼执法”的一道护身符。相关责任制度的完善包括两个方面,一是以相应的程序规定,凡“钓鱼执法”得来的证据材料不能作为处罚的根据;二是以相应的罚责明确,凡进行“钓鱼执法”的“鱼钩”和执法者都应根据其行为而分别处以刑事的、行政的或经济上的处罚。[详细阅读]

“钓鱼执法”根本动力:利益驱使

    说到底,与罚款执法的变异有关,或者说与钓鱼执法背后的利益有关。罚款作为一种行政处罚手段,本意是为了纠正错误,但现在却变异为完成指标而罚款,甚至是为了部门创收而罚款。《上海市闵行区交通行政执法大队2007-2008年度创建文明单位工作总结》中提到,在两年时间里,该大队“查处非法营运车辆5000多辆”,“罚没款达到5000多万元”,“超额完成市总队和区建管局下达的预定指标任务”。[详细阅读]

 
人民时评
    钓鱼式执法,危害猛于虎
      遗憾的是,有关部门对此以“不说话就是最好的表态”来回应——直至14日发生的浦东一位涉嫌非法营运司机自断手指、以证清白的事件。它使人们担心:百姓对维护自身权益的诉求,难道只有通过“开胸验肺”、“自断手指”,才引得起“高度重视”吗?
        作为一个现代的、法治的、民本的政府,及时回应公众质疑,并从质疑中查找工作漏洞和缺陷,往小里说,是其自身义务和工作制度;往大里说,是一种维护和加强政府形象建设的重要方式。更重要的是,如果对一些非法行为——尤其是政府部门的非法行为,以一种不痛不痒、置若罔闻的态度,任其滋生泛滥,长此以往,政府的公信力、法治的尊严、社会的公德意识都将大受损失。
小编总结:"钓鱼执法"七宗罪
        第一宗:诱导犯罪 执法部门不能诱导公民违法,对其可疑行径可以进行客观调查,但不能设个圈套,诱使公民做出违法之举。
        第二宗:个性当共性 在未弄清事实之前,执法部门不能因司机偶尔一次的搭载乘客,就轻言“百分百认定驾驶黑车”。把个案上升为普遍性的经验式执法,显然有失公平公正。
        第三宗:执法不透明 拟定此类罚没指标,于法有据吗?是否有唆使或利诱下属荒谬执法之嫌?罚没款又是如何“分配”的?——能不能给百姓一个透明的交代?
        第四宗:让“好人不易做” “好心载了病人”被指为非法营运,让人产生“好人做不得”的寒心。如果连普通人的善举都被“定罪”,那么,即使“非法营运”现象不再,这样的代价,岂不更为巨大?
        第五宗:滥用“公权力” 此事最令人发指的,是以公权力的堂皇名义,行龌龊之举,将人们心中尚存的善念与信任粗暴扼杀——公权力,竟成社会公德的公敌。
        第六宗:以罚代管 黑车要整治,违法行为要惩罚,但不能以罚代管,更不能以“钓鱼执法”先诱导公民违法,再对其进行罚款执法。
        第七宗:利欲熏心 “钓鱼式执法”,“钓翁”之意不在执法,在乎“鱼”。既然如此,只要“钓”到的“鱼”(比如扣车、罚款)多多益善即达目的,而不管黑车是否少了、群众反应怎样。
 责任编辑 贾玥           电话 65368370
人 民 网 版 权 所 有 ,未 经 书 面 授 权 禁 止 使 用
Copyright © 1997-2009 by www.people.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浏览本网主页,建议将电脑显示屏的分辨率调为1024*768